评论丨美方压制抖音是一场闹剧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沈逸

2019年10月,“抖音”再度成为美方所谓“国家安全”名义下小动作的牺牲品:有利益竞争关系的脸谱公司以莫须有的罪名指责抖音,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要溯源审查抖音在美国的正常商业并购活动;以无底线政治投机著称的共和党籍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向美国财政部“打小报告”,要求对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两年前的一宗收购进行审查。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闹剧,其背景是中美两国实力整体对比变迁日趋显著所导致的体系变化。这种体系变化,从根本上说,是中美两国政府的治理能力,以及中美两国的治理体系所决定的;说穿了,中国政府顺应和把握技术发展的要求,准确地站在了当下历史前进的潮头,美国一些力量则努力尝试用各种方式,用阻断技术发展势头,扭曲历史前行方向的方法,来保持自身所谓的霸主地位。根源是美方不愿意触及国内的既得利益分配结构,而更希望用“自己生病、中国吃药”的方式来谋求实现某种投机性的所谓“解决问题”。这注定是要失败的,但因为美国自身实力的相对优势,所以会出现反复在不同地方用不同方式,尝试同样的解决方案,来试图获得不同的结果,从中兴到华为,从大疆到抖音,莫不如此,其本质也在于此:

首先,一度占据先发优势又获取垄断地位的美国企业,更倾向于通过非市场手段,来打击来自中国的挑战者,而不是努力作出调整,适应技术迭代和商业应用模式的创新。此次对抖音的发难,脸谱是关键的发起方之一。毫无疑问,在2010年之前的市场上,脸谱是塑造全球社交媒体平台的王者,现在,则是典型的超级平台,是社交媒体事实上的垄断寡头之一。但是,正如2009年美国摩根士丹斯坦利公司的研究报告指出的那样,信息技术的发展,存在着典型的“跃迁式”特征:不是连续的,而是跳跃式的,抓住机会的后发者,能够在市场形成对先发者的显著优势。苹果超越诺基亚,就是典型。抖音利用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优势,在音视频领域的异军突起,也是经典案例。脸谱作为一个垄断企业,作出的选择是,用美国政府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担心,对抖音发起“国家安全”威胁指控,以非经济的方式,谋求对创新的压制。这是垄断者的必然选择,脸谱公司失去了用于面对创新挑战的勇气。

其次,非理性的国家安全焦虑支配了华盛顿的决策圈,导致美方的一些决策总体上呈现某种扭曲的特点。从马克斯·韦伯写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发展的关系开始,非西方国家容易忽视的一点,就是欧美发达国家战略精英虔诚的宗教信仰,往往带来一个至关重要的后果:国家间实力的转换,通常在不自觉间被解读成为失去了上帝的护佑。从现实层面来看,欧美精英非常清楚的知道,导致美国霸权面对中国处于相对颓势的核心与关键,从来都来自美国内部,就是金融资本过度的膨胀,但这是资本主义的必然,也就是说,注定只能找一种不能治本的方法和战略,来回应所谓战略威胁。这种普遍性的焦虑,正弥散在整个华盛顿的决策圈,无论是此时的抖音,还是之前的华为。

第三,源于其作秀型竞选政治制度催生的特定政治文化。用比较学理论的话来说,为了确保持续获得剩余价值,并保证金融资本可以安全的维持压倒性的优势地位,美国的上层建筑形成了一种结构性的维稳机制,与政治过程有关的知识,以及客观的政治实践,被系统性引导向碎片化、娱乐化、符号化和形式化的方向。

卢比奥就是一个典型:他是那种可以为了赢得选举,在自己出生日期和父母关键信息上造假的投机性政客;而且,还是那种习惯于撕咬其他国家来表演自己热爱美国的表演性政客;至于说,美国中长期国家利益中所不可或缺的声望和形象,相比于卢比奥本人的政治前途和当选,都是可以随意牺牲的东西。这种为了赢得选举就可以不顾洪水滔天的政客,在此次攻击抖音,以及围剿各种高科技企业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对抖音,以及后续各种注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中国企业而言,一如此前的中兴、华为、大疆等,其所面临的挑战,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难得的质量鉴定和品质认证,也是中国持续发展的典型写照。走过这曲折的道路,必将迎来的,只会是更加美好的明天,以及不可阻挡的中国发展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