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资产证券化广州破局“二次专利许可”交易模式拓宽小微融资

“通过兴业圆融——广州开发区专利许可资金支持专项计划,我们通过抵押自己的专利,获得了2300万元的资金支持,填补了差不多小一半的资金缺口,对今年的融资有很大的帮助。”10月24日,广州华银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春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一直是个难解的课题,根据世界银行2018年发布的《中小微企业融资缺口:对新兴市场微型、小型和中型企业融资不足与机遇的评估》报告,我国中小微企业潜在融资需求达4.4万亿美元,融资供给仅2.5万亿美元(16.5万亿人民币),潜在融资缺口高达1.9万亿美元,缺口比重高达43.18%。如何破解这个难题,广州市开发区率先推出专利许可资金支持专项计划,属国内首单。

证券化破局试验过程

中小微企业之所以形成融资难、融资贵的局面,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小微企业经营风险大,生存周期短,抗冲击和抗风险能力弱。据统计,中国小微企业的生命周期只有3年左右;其次是小微企业拥有的金融机构认可的担保物和抵押物缺失;三是小微企业财务制度不完善,财务数据周期短,信用水平较低,增信能力不足。

不过虽然小微企业融资困难重重,但其在实体经济中却占据举足轻重的角色。从我国的实践看,小微企业贡献了全国80%的就业,70%左右的专利发明权,60%以上的GDP,和50%以上的税收。

如何破解这一难题,使金融服务好实体经济,满足实体经济有效融资需求,强化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也是时代给金融机构提出的一道新命题。

近期全国首个纯专利资产证券化产品——“兴业圆融-广州开发区专利许可资金支持专项计划”于9月11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发行,9月23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顺利完成备案。

对这一难题破局进行了尝试。

兴业证券大湾区事业部总经理金玮表示,该项目由广州开发区管委会牵头、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及下属广州凯得融资租赁公司(下称凯得租赁)作为原始权益人和增信机构,在全市场无先例的情况下,围绕广州开发区打造“知识产权运营发展先行区”的目标,大胆创新的知识产权证券化的产品。

本产品的底层资产是11家科技型中小民营企业的140件核心专利构建纯专利资产池,其中包含103件发明专利、37件实用新型专利。知识产权交易价值不低于评估价值的70%,不高于评估价值的130%。资产池涵盖计算机、通讯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7个行业。 据悉该纯专利证券化产品总融资规模3.01亿元。

10月24日,由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与广州开发区管委会共同主办的专利资产证券化专题研讨会上,广州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聂林坤表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开展知识产权证券化试点”。广州市委、黄埔区委高度重视知识产权证券化试点工作,积极争取证券监管部门的指导支持,部署推进知识产权证券化试点工作。各级知识产权主管部门与地方金融主管部门密切沟通协作,形成推进知识产权证券化工作的合力。

黄春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这个项目,其融资成本降低了近3个百分点。“在参与本项目之前,公司负债将近3000万元,银行信用的贷款只占了一半,且期限仅为一年。银行借款规模一旦收缩,将极大程度影响公司项目研发进程。公司下游销售客户为各地方公立医院,结算周期较长,资金占用周期长,虽然收款有保证,但企业资金一直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

“二次专利许可”交易模式详解

凯得融资租赁董事长谢育能表示,本次资产证券化产品在国内首次采用知识产权“二次专利许可”交易模式。首先,凯得融资租赁根据第一次专利许可方式取得的特定专利的约定权益及再许可权利,一次性向企业支付五年期的专利许可费用;然后,再以第二次专利许可方式,将专利转授予原专利企业,专利客户相应取得使用特定专利生产销售商品的权利,按季度向凯得融资租赁支付二次专利许可使用费。通过上述专利许可交易,将所形成的稳定、可预期的现金流进行打包,进行资产证券化操作。在整个交易模式中,知识产权的权属未发生改变,对于专利权人而言,在实现中长期融资的同时,还可以对专利进行进一步的改良或迭代,推动创新向更高层次发展,提升专利的价值,极大的调动了参与企业的积极性。

为了提高资产的安全性,该产品实施了五层增信。第一层针对第二次专利许可,企业将专利质押给凯得租赁、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或关联方提供担保,以提高基础资产的信用等级。第二层该证券化产品分为优先级和次级证券,比例分别为95%、5%,次级证券由凯得租赁认购。第三层企业向凯得租赁支付融资额的5%作为风险金,若企业未能按时支付专利许可费,风险金可用于抵扣专利许可费。第四层基础资产未来产生的现金流,是优先级证券应付利息和本金之和的近1.2倍。第五层开发区金控作为差额支付承诺人,若基础资产产生的现金流不足以支付优先级证券应付利息和本金之和,将补足差额部分,并提供流动性支持。不过对于该产品,广州国际金融研究院金融学院副院长邓宏图表示也有一些需要改进之处。

首先,产品比较单一, 覆盖面不广;其次模式的弹性与变化区间有待扩展;三是平台的准入门槛、开放性与标准有待厘定与完善。

尽管创新是市场取向的,但仍是政府主导型的,如果离开政府政策的特惠性,纯专利知识产权证券化的走向会受到何种影响?其次宜研究不同行业、不同性质的纯专利知识产权证券化的特殊性,从诸多特殊性中归纳出一般性,弄清楚产品的技术标准、产品标准、行业标准与市场定价之间的具体关系,寻找多主体风控机制,专利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