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发布自贸区方案周年记: 发展模式走差异化 正制定自贸港法

海南自贸区总体方案发布一周年,作为唯一一个全域自贸区的省份,这里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数据显示,在全国服务贸易逆差较大的背景下,海南上半年服务进出口97.5亿元,同比增长8.5%,顺差5.5亿元。其中,出口51.5亿元,同比增长高达34%。

海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李世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从《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下称《方案》)发布近一年的状况看,海南服务贸易成绩颇丰,秘诀无他,全赖以制度创新为核心,持续不断地深化改革。

诚如李世杰所言,同样的服务贸易、同样的海岛,其服务贸易的发展环境相比《方案》发布前已大不一样。

自去年以来,海南积极开展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工作,确定并抓紧落实107项试点任务。截至目前,107项任务已完成45项,如设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系学校国际中心,依托互联网开展跨境远程医疗,探索知识产权证券化等,有效推动了服务贸易的发展。

要差异化创新服务贸易

对于制度创新带来的巨大效益,海航技术副总裁王继华感受颇深。他所在的海航技术是海南最大的本土航空维修企业,其维修区域中心从3个发展到9个,站点从几十个发展到200余个,客户从十几家发展到100多家,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制度创新。

王继华介绍称,作为现代高端服务业,航空维修产业具有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特点。据预测,2019年全球航空维修产值为819亿美元,2029年将达到1160亿美元。

“作为航空运输产业链的支撑产业,航空维修产业势必将成为海南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目前,海南全省航空维修产业年产值为35亿元,年均增速约为12%。”王继华介绍,这项产业的发展却需要依赖海关监管模式的创新。

例如,航空维修产业需要依托“境内关外”的海关特殊监管区,方便开展全球的飞机维修业务。早在2016年,海南就创新性地推出了“保税仓库+维修”的海关监管模式,海航技术通过该创新模式开展了境外飞机到海南维修的业务,实现了数千万美元的营业额。

对于通过制度创新倒逼产业发展壮大的模式,海南省人民政府研究室副主任熊安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完全是由海南当地的实际情况决定的。海南经济基础薄弱、产业结构单一、制度性交易成本高,在管理体制与制度方面存在诸多短板。唯有通过制度创新来倒逼改革,促进产业发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国研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赵晋平对此也颇为认同。他认为,海南的实际情况决定了发展模式必须不同于上海、广东等自贸试验区。

“海南在发展条件上是存在局限的,因此发展中转贸易和加工制造业并不适合海南。”赵晋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央也从国家整体战略布局方面对海南提出了明确的发展要求,就是要围绕医疗健康、教育文化、旅游度假等现代服务业发展。未来海南的发展一定是要靠差异化模式,创新服务贸易。

正在制定海南自贸港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方案》发布近一年以来,海南在服务贸易创新方面取得了诸多创新案例。

自2018年10月开始,李世杰所在的海南大学经济学院参与了海南服务贸易创新发展案例课题组,通过对海南服务贸易创新试点以来的成果进行深度挖掘和提炼总结出一批典型案例,海航技术便是其中之一。

李世杰从这批典型创新案例中总结出,不断创新服务贸易是根本,尤其是在探索建设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方面,完全没有经验可以参考,海南必须敢闯敢试、先行先试。

在赵晋平看来,尽管海南在总体上具有不少创新举措,即便在中央赋予其相关试点权力的基础上,岛内有些干部仍然在先行先试上存在“不敢”的现象。

“因此,要实现全面高水平开放、要实现制度创新改革,解放思想永远是第一位的。”赵晋平认为,这就需要一部上位法来厘清中央部门与自贸区之间的权力界限。

赵晋平所谓的上位法,即海南自贸港法。有了海南自贸港法做顶层方案,才能有效支撑海南的各项改革创新工作。

这项顶层方案何时出台?实际上,海南省委书记刘赐贵在9月16日于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发布会上就透露,海南将对照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开放形态,加快探索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进程,相关政策制度体系正在制定之中。

而就在刘赐贵召开新闻发布会后的第二天,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就赶赴海南就海南自由贸易港法进行立法调研。

王晨在调研时指出,要扎实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法立法工作,为推动海南建设成为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新标杆、形成更高层次改革开放新格局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期间,海南代表团提出的关于启动海南自贸港法立法工作的议案被大会采纳,开展立法调研起草工作被列入了201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计划。

赵晋平表示,按照中央部署,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

“2018-2020年是海南打基础的阶段,需要完成关于自由贸易港目标模式和制度、政策体系的顶层设计方案。2020-2025年,则是海南建制度阶段,需要完成初步建立自由贸易港制度、形成较完整的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实施方案、全国人大完成‘海南自由贸易港法’立法程序等多项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