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银行与一个时代:用“招行实践”讲好中国故事

招商银行的开端,始于春天里的故事。

1987年,作为中国第一家由企业创办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招商银行在蛇口一隅悄然起航。

经过32年的耕耘,招行从一家区域性银行,一跃而成在上海、香港两地上市的世界500强企业,在内地股份制银行中净利润、总市值排行第一。截至2019年6月末,招商银行资产总额71931.81亿元,较上年末增长6.63%;实现营业收入1383.01亿元,同比增长9.64%;实现归属于本行股东的净利润506.12亿元,同比增长13.08%;总市值达8800亿元。

招行的发展与时代同步,从金融改革的探索者发展,招行深度参与、亲身引领了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实践。

金融改革的探索者

已经32岁的招商银行,是中国第一家由企业自主创办、自主经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股份制商业银行,改革的基因承继自喊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石破天惊口号的蛇口工业区。

改革开放后,与之相匹配的,金融业改革的大幕也在拉开。1983年6月起,中国人民银行专门行使中央银行职能,工、农、中、建四大国有专业银行陆续组建。

招商局也在深圳一隅的蛇口半岛设立工业区,领全国风气之先。为了满足需求,蛇口工业区先是在1984年4月成立了全国第一家“企业内部结算中心”,1985年5月正式成立了“蛇口财务公司”,目标是“发展为一个有经济实力,资金雄厚的经营集团银行”。

1986年初,已经69岁的招商局常务副董事长袁庚,向时任央行行长陈慕华打报告,提出“要继承‘蛇口基因’,彰显创新意识,为中国贡献一家真正的商业银行”。1987年4月8日,招商银行正式开业,时任香港招商局副总经理的王世桢走马上任招行首任行长。

不过,王世桢当年已经54岁,却一天金融业务也没做过,成为行长的原因是袁庚认为他在香港负责买轮船,与国内外银行打交道较多。

创业维艰,王世桢曾形容当时的招行是“三无银行”:无政府部门直接投资、无行政级别、无行政主管部门。没人兜底,必须“自求平衡、自担风险、自负盈亏”。

在成立之初,招商银行的口号是:“以促进中国民族经济发展和探索中国金融改革道路为己任。”在企业性质上,招行成立之初即确定为股份制企业;在公司治理上,尽管当时只有招商局一家股东,招行仍然建立了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明确了“董事会领导下的行长负责制”,实行真正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

招行在3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专家治行”的传统。比如,在用人机制上,招行打破铁饭碗,提出了“六能机制”:干部能上能下、员工能进能出、收入能高能低,这些为中国银行业的市场化改革提供了有益的实践经验。

现代企业治理架构、专家治行,为招行发展奠定了发展之基。

服务创新的引领者

“因您而变”——在招行不仅是一种口号。招行用30余年的实践印证了一种观点:服务不仅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能力。

典型的案例是,1994年招行以“牛奶咖啡”为标志的“沈阳模式”,让其在以工业为主的东北地区打开了零售空间,招行沈阳分行在4年时间发卡120多万张,吸储80.3亿元。

“服务好”是客户对招行品牌的普遍认知。理财收入可能不是业内最高,信用卡额度也没有那么“随心所欲”,但招行的理财、信用卡、App、网点、客服等,让人如沐春风的同时总能在第一时间解决客户的任何“麻烦”。

这背后是服务的能力。

招行成立之初,仅是偏居深圳一隅的区域性银行,即使到了1994年末,全行储蓄存款也仅有约15.7亿元,甚至赶不上大行的一个储蓄所。在走向全国展业的过程中,如何把“后发者劣势”变成“后发者优势”?招行的做法是电子化、信息化,用今天耳熟能详的名词解释,就是所谓的“金融科技”。

1994年招行召开第一次电脑工作会议后,吸取其他银行软硬件五花八门、不同地区甚至很难互通的教训,奠定了全行信息化的基础。从1995年开始,招行在科技领域,引领银行业创新之先,直到今天,招行仍是业内“大零售”转型的对标银行。

1995年,招行推出“一卡通”,集多储种、多币种于一身,引领银行业从存折时代迈入银行卡时代;1997年,招行推出“一网通”,是中国第一家网上银行,并以此为基础逐步构筑起包括自助银行、远程银行、网络银行等在内的网络服务体系。这一时期,国内第一轮互联网创业风起云涌,2001年1月的一份统计显示,国内95%以上的电子商务网站都采用了招行的网上银行“一网通”为支付工具,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等许多国家机关成为招行网上“企业银行”用户。

当田惠宇于2013年出任招行第三任行长时,他的行长首秀讲话仍是围绕“服务升级”这个主题,向全行发出“为谁服务、在哪服务、服务什么、怎样服务”的经典四问。

居民财富的创造者

招行是谁?业内的第一反应是“零售之王”。

而今,招行以近9000亿元的总市值,位列股份制银行第一,仅次于四大国有银行。这背后代表了资本市场对招行“零售金融3.0”模式的深度认可。

招行发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经过2005年、2009年先后“两次转型”走出危机,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田惠宇有了进一步论述:当银行业1.0模式取胜阶段见顶,2.0结构和质量取胜阶段红利边际递减时,招商银行必须寻找新的发展模式。

从2017年下半年起,招行正式提出战略转型进入下半场,打造金融科技银行,2018年又进一步提出以金融科技为核动力打造最佳客户体验银行,正式开启了向3.0阶段的迈进,招行图谋摆脱传统银行业的经营模式和增长曲线,继续实现“跑赢大势、优于同业”的目标。

招行以零售金融为特色,多次获得“中国最佳零售银行”殊荣,其本质是什么?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作出与时俱进的新表述,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而解决这一矛盾,也是招行三次“零售战略”的核心精神所在。2004年11月,招行率先推出了国内第一个面向个人财富管理的金融产品——财富账户;2005年3月,推出第一张白金信用卡,大力拓展金葵花高端客户群和金卡中端客户群;2007年,瞄准中国高净值人士和富豪阶层构建服务体系,首推私人银行业务。

步入21世纪,中国经济高速增长近20年,居民财富随之增长。根据招行与贝恩咨询发布的《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2018年中国个人持有的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190万亿元,2016-2018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

这其中,既要以商业银行作为居民财富配置的“供给侧”,满足老百姓日益增长的财富配置需求,商业银行作为中国金融体系的主力,自身也要建立与之匹配的架构能力。

招行的选择是“一体两翼”,即零售金融为“一体”,公司金融和同业金融为“两翼”。

零售业务为“体”,既符合居民财富配置需求增加的趋势,业务本身受经济周期波动的影响也相对较小。“一体两翼”中的财富管理、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是一个相互强化循环的有机整体,投资银行、资产管理把优质资产转化为产品,通过零售端强大的销售能力销售给客户,一条贯穿的价值链被打通,继而带动“一体两翼”三大客群和业务板块之间相互促进,实现整体最优解。

2018年,在宏观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战、金融去杠杆等不利因素叠加的背景下,招行却依然交出了一份“超市场预期”的成绩单,营业收入、净利润均保持两位数增长,不良也继续实现“双降”。

从银行业发展的维度,招行已经走出规模竞争阶段,赢得了轻型银行转型的红利。截至2018年底,招行净资产收益率(ROAE)、总资产收益率(ROAA)、加权风险资产收益率(RORWA)、净利润增幅、NIM、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均居业内第一。

对于未来,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最好的方式,就是继续讲好“春天的故事”。对招行与中国银行业而言,金融科技、数字化转型,将会是新时代的中国金融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