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量采购助推“一票制”时代到来 药企加速剥离“药房托管”

9月24日,国家医保局主导的新一轮药品带量采购扩面正式开标结果显示,25个“4+7”试点药品扩围采购全部成功。此前“4+7”带量采购相关政策要求医疗机构及时向企业结算,因此为了缓解医疗机构的资金压力,医保会向医疗机构预付至少30%的采购金。

包括北京鼎臣医药管理中心负责人史立臣等多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在“4+7”带量采购的政策中医保基金通过采购金做担保,这种模式颠覆了以往商业公司垫付资金的做法,由生产企业选择配送企业,并直接鼓励医院与药品生产企业直接结算药品货款,药品生产企业与经营企业只结算配送费用,大大减少了中间环节,并进一步推动一票制的发展。

带量采购模式下的一票制对企业药房托管模式也带来了直接的冲击,除此之外,药房托管在操作过程中涉嫌垄断等多个弊端,目前全国已经有多个省市叫停药房托管模式。包括瑞康医药、国药控股、上海医药、步长制药等纷纷做出相关调整。

药房托管成“烫手山芋”

瑞康医药9月23日公告显示,本次拟终止的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为“医院供应链延伸服务项目”,该项目总投资为13.18亿元,拟投入募集资金12.06亿元。

对于相关原因,瑞康医药解释称,近年来国家卫健委和各省份卫健委先后发文明确指出“公立医院不得承包、出租药房,不得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目前对供应链延伸服务是否属于药房托管的具体表现形式尚不明确。所以在上述大背景下,公司继续使用募集资金进行大额固定资产投资,会提高募集资金投资风险。

药房托管是指医院药房在所有权不发生变化的前提下,医院通过契约的形式,将药房交给具有较强经营管理能力的医药企业进行有偿经营与管理,药房的所有权仍旧属于医院。

2001年起,药房托管形式在全国各地蔓延铺开,尤其在新医改、两票制推行的政策背景下发展迅速。据报道,截至2018年,全国范围内约有半数以上的二级及以下医院已实施或计划实施药房托管。康美药业、九州通、上海医药、步长药业等都曾在该领域布局,业内人士根据商务部发布相关报告估算,药房托管市场规模已经超过8000亿元。

但在实际运营中,药房托管不但涉嫌垄断,而且助长行业腐败,从为了解决“以药养医”“医药补医”弊端逐渐演化为“借医药分开之名,行以药养医之实”。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巡视员廖新波多次公开表示,药房托管名义上打着“医药分开”的旗号,实质是“科室承包”,是药企给医院输送利益。

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就有20余名代表、委员联合建议规范药房托管,防止其衍变为变相的“以药补医”。2015年3月,湖北省内就曾有超过300家中小医药生产和配送企业联名上书,表达反对意见。随后,多地卫计委叫停药房托管。

在此背景下,2018年6月国药控股、上海医药、步长制药等都表示,药房托管与国家医改方向不符,都在做出调整。如国药控股相关负责人坦言,药房托管业务不赚钱,而且还存在政策风险,已经不做了;上海医药则表示要以服务换市场;步长制药则调整为专业药房业务模式。

此前拥有100多家托管药房的康美药业相关工作人员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康美药业在几年前就开始转变销售模式,现在的销售模式是“医药物流延伸服务”。

2018年11月,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关于加快药学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明确,公立医院不得承包、出租药房,不得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截至目前,河北、宁夏、北京、山东、江苏等多省份已出台了相关政策,杜绝公立医院药房的承包出租、托管。

“一票制”加速推进

“国家在政策方向上阻断了药房托管存在的基础,而两票制甚至一票制度的到来,直接加速药房托管退出历史舞台的进程。”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随着“两票制”改革的落地实施,中国药品流通领域已经历过一轮洗牌。而现如今,“4+7”带量采购在全国铺开,正实现了与生产企业签约,由生产企业选择配送企业,并鼓励与生产企业直接结算货款,这已经具备了一票制的部分必要条件。

2019年2月,广东省卫健委发布通知,要求坚持公立医院药房的公益性,公立医院不得承包、出租药房,不得向营利性企业托管药房。2019年8月,广东省药品交易中心又发布通知称,联邦制药、阿斯利康、北京嘉林、华润紫竹、华润赛科、悦康药业等379家生产企业及其视同生产企业的商业公司通过审核,拟认定其为一票情形。

这也就意味着,有接近400家生产企业以及视同生产企业的商业公司将正式成为广东省第一批审核通过的一票情形的企业名单。

据不完全统计,从国家颁布相关文件鼓励实施“一票制”后,已有福建、浙江、湖北、山西、陕西、天津、山东等11个省市,明确鼓励实行“一票制”。

安永咨询指出,“两票制”实施后,原有的市场格局被打破,大批小规模流通企业将被淘汰,行业集中度将大幅提升。

在史立臣看来,“一票制”的推行对大企业来说是利好。但对于绝大部分中小医药生产企业来说,脱离了原有的经分销模式,它们并没有物流运输能力和市场运营能力。由于服务还是需要合作商业模式,这就为商业转型提供了方向,即去提供专业化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