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财快评丨提振汽车消费依赖于消费整体走强

音频来源:股市广播

日前,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8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7.5%。今年前8个月,已有3个月的零售总额增速低于8%。前几年,消费的增长比较稳定,零售总额的增速在2017年之前一直维持在10%以上。因而,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越来越大,起到了“稳定器”的作用。但在去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到了9%。

影响零售总额增长的是汽车类消费。今年,国家统计局已经多次特别指出汽车类消费对零售总额增速的影响,例如,8月份,除汽车以外的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长9.3%。

那么,是不是提升了汽车销售,就能稳定消费增长呢?

汽车是金额最大的一类零售商品,与之相关的石油及制品是金额第二大的零售商品,这两类在商品零售中的占比近15%,对消费增长的影响显而易见。因此,汽车消费受到了广泛重视,有关部门今年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加大对汽车消费的支持力度。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其中就有“释放汽车消费潜力”,具体措施包括放宽限购、支持购置新能源汽车、促进二手车流通等。

备受关注的是放宽限购。在此之前,已有多个城市放宽了汽车限购,增加了车牌增量指标的数量。上述意见进一步要求,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9月10日,贵阳市第一个响应号召,作出了废止《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的决定,全面取消了购车摇号政策。目前,尚有7个城市和海南省还实施限购政策。

限购被认为是抑制汽车消费的重要原因。贵州取消限购后,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将刺激当地的汽车消费,对全国汽车市场也是利好。但近日有媒体报道,取消限购一个多星期来,贵阳车市反应平淡。贵阳本来就不是全面限购,其车牌分成两种——普通号牌和专段号牌,前者不需要摇号,但在高峰时间不能进入一环内;后者可以在任何时间进入一环内,需要摇号。据分析,贵阳市民被限购抑制的购车需求并不是太多。今年1-7月贵阳汽车销量同比下滑2.4%,限购只是一方面的原因,此外还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当地消费能力不足,二是交通拥堵比较严重。

客观地说,现在距离贵阳取消限购才十来天的时间,还不足以评判其效果。但通过记者对这个典型城市的调查,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取消限购对汽车消费的提振作用可能是有限的,因为当前抑制汽车消费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一二线城市,市民的消费能力强,但交通拥堵会削弱他们的购车意愿;在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地区,交通拥堵的情况不那么严重,但购买能力妨碍了人均汽车保有量的提升。消费能力与消费空间的错配,是汽车消费乃至其他消费增长乏力的关键原因。

我们还要看到,消费整体不够强也是抑制汽车消费的重要原因。表面看来,是汽车消费拉低了消费整体的增速。但实际上,整体也会制约部分的发展空间。零售总额增长减速,其实是由居民收入增长放缓决定的。近年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实际增长率仍有待提高,今年上半年为5.7%。受此影响,上半年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增长率为4.1%。

因此,提振汽车消费依赖于消费整体走强,这又需要提高居民的收入水平,以及消费能力与消费空间的匹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