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峰会年度大戏上演 马克龙会前宣布放弃公报

8月24日至26日,来自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和日本的七国领导人在法国比亚里茨召开G7峰会。分析认为,这是一场充满看点但又难有成果的大会。

一年之前,G7加拿大峰会不欢而散,各方的口水仗从会前打到会后,最后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撤回对联合公报的支持而尴尬收场,被媒体称为史上最分裂的一场G7峰会。

为了避免历史重演,法国总统马克龙干脆决定,本届G7峰会将放弃发表联合公报的传统。马克龙8月22日在巴黎的G7新闻发布会上说,“最近,阅读联合公报只是为了让人们发现其中的分歧。”马克龙还为自己辩解道,“我知道会在哪些问题上会与美国意见不一致。如果我们起草一份关于巴黎气候协议的协议,特朗普总统将不会同意。”

实际上,马克龙此举实属无奈。“马克龙很清楚欧美之间的分歧、欧洲内部的矛盾正越来越大,要强行推也是推不成的,”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8月23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所以,马克龙主动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

但另一方面,马克龙也不甘心轻易放过G7峰会的高光时刻。在峰会前,他主动邀请俄罗斯总统普京来法国做客,释放出欢迎俄罗斯重返G7的善意,还专门抽时间接待来访的伊朗外长扎里夫,并提出有关伊核协议的新主张。

王义桅指出,长期以来,马克龙都梦想提升法国的实力和影响力,领导欧洲重新回到世界舞台的中央,然而,由于G7内部的裂痕越来越大,马克龙的心愿将很难达成。“比如,在俄罗斯重返G7的问题上,欧盟会要求首先解决乌克兰问题;而在伊朗问题上,美国跟欧洲立场差异较大,也不会给马克龙面子。”

原中国常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副代表周小明8月23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他对本届G7峰会几乎不抱希望。“去年,G7峰会的公报虽然不被特朗普承认,但好歹是经过了各方讨论的;而今年,峰会还没开,就已经宣布放弃努力,说明很大程度上就是走个过场。”

法国希望为地缘政治冲突降温

随着G7峰会的临近,法国突然向俄罗斯抛出了橄榄枝。8月19日,马克龙邀请普京来到总统避暑官邸布雷冈松堡,并与其举行了会晤。据悉,在接待普京之前,马克龙同特朗普通话时,建议让俄罗斯明年重返G7。明年,美国将从法国手中接过G7轮值主席国的任务。

对于马克龙的提议,8月20日,特朗普在白宫向媒体表示,他不会反对俄罗斯的回归,相信G8的形式更加合理,因为“我们讨论的很多事情都与俄罗斯有关”。特朗普曾在2018年6月建议俄罗斯参加当年在加拿大举行的G7峰会,但遭到了俄方的拒绝。

实际上,直到最近,普京对西方抛出的橄榄枝都表现得相当冷淡。8月19日,普京在同马克龙会谈前向媒体回应道,“G8已经不存在,我如何能回到不存在的组织?”但在会谈之后,俄方的态度似乎有所动摇。8月21日,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表示,莫斯科正在等待有关邀请俄方出席明年G7峰会的具体提案,俄方需要就提案做出审议。

俄罗斯于1994年加入G7,使该组织变为G8。由于克里米亚事件,2014年,G7成员拒绝以G8形式举行会议,并自此之后一直举办G7峰会。

与俄罗斯明年能否“归队”相比,对法国来说,拯救命悬一线的伊核协议是更为紧迫的问题。8月21日,马克龙表示,希望本届G7峰会能为了避免海湾局势进一步恶化而制定更明确的战略。8月23日,马克龙将同来访的伊朗外长扎里夫举行会谈。

自2018年5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以来,欧洲国家同伊朗的正常商业往来也遭到了美国的威胁。为了表达不满,伊朗已暂停履行多项伊核协议内容,并威胁称,如果无法如约获得经济利益,将考虑彻底退出该协议。为了安抚伊朗,欧盟专门设立了一个“贸易往来支持工具(INSTEX)”,以绕过美国的金融封锁,但其成效并不能让伊朗满意。

“我们提出的建议是,要么软化制裁,要么提供补偿,让伊朗人民能更好地生活。”马克龙认为,作为回报,伊朗将会完全遵守伊核协议,也将参与涉及弹道导弹和区域活动内容的新谈判。

对于法国的积极斡旋,伊朗这次倒是给了些面子。8月22日,扎里夫表示,非常期待与马克龙的会谈,伊朗准备研究法国提出的方案,以拯救岌岌可危的伊核协议。“法国和伊朗方面都准备了方案,我们明天将着手研究这些方案。”

G7内部不确定性上升

在主张无协议也要脱欧的英国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上台后,英国硬脱欧的风险正越来越大。一旦“无协议脱欧”成真,这意味着英国正式“脱欧”后没有过渡期,欧盟法律将立即不适用于英国,英国经济将遭受冲击。

8月20日,欧盟拒绝了约翰逊提出的重启英国“脱欧”协议磋商的要求,称英国未能提出任何切实可行的替代方案,以取代双方商定的爱尔兰边境保障政策。这意味着,在距离“脱欧”最后截止期10月31日只有两个多月时间之际,双方完全陷入僵局。

周小明指出,随着10月31日“大限”的临近,围绕英国脱欧的政治博弈也越来越激烈,英国反对党不断抛出大选议题,而且有计划对约翰逊政府提出不信任动议。因此,接下来,英国政局的发展还有诸多悬念。

不过,周小明指出,可以肯定的是,英国对美国的依赖会与日俱增。当前,英国迫切希望可以在脱欧后迅速与美国签署一份“可观”的自由贸易协定。据悉,特朗普和约翰逊已计划在G7峰会期间举行两人的首次正式会晤。特朗普称约翰逊为“英国的特朗普”,说其“强硬而聪明”。

与英国不同的是,法国近期与美国在贸易问题上又起了冲突。8月22日,马克龙还在向特朗普喊话称,美国科技巨头缴纳了不公平的低税率,未能为公共利益做出贡献,并敦促华盛顿帮助改革全球企业税法。但美国一直认为法国的数字税不公平。

今年7月,法国征收数字服务税法案获批。全球数字业务年营业收入不低于7.5亿欧元和在法国境内年营业收入超过2500万欧元的企业将被征收3%的数字服务税。特朗普7月曾扬言报复,威胁对法国葡萄酒加征关税。目前,两国还在钢铝、汽车、飞机和农业等方面存在贸易争议。

除此之外,8月20日,意大利总理孔特正式向总统马塔雷拉辞职,这意味着由联盟党和五星运动组成的、执政近十五个月的联合政府走到了终点。接下来,意大利或重组执政联盟,或在秋天重新举行大选,政治危机的加深可能进一步拖累欧元区经济。

8月14日,欧洲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二季度GDP环比修正值为增长0.2%,与预期及前值持平,较一季度0.4%的增速有所放缓。欧洲中央银行8月22日公布的7月份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欧洲央行对欧元区增长和通胀前景评估较之前更为悲观。

法国就G7议程与中国沟通

“我们正经历着一场非常深刻的民主危机”,还有“资本主义危机”和“不平等危机”。对于这些“危机”,马克龙说,他的目标是,通过非正式的战略对话,加强多边主义和重拾对规则的支持。

为了增加代表性,除了G7成员,马克龙还邀请了澳大利亚、布基纳法索、智利、埃及、印度、塞内加尔、卢旺达和南非的领导人,以扩大关于不平衡的辩论。

马克龙表示,他希望各国领导人能够在本届峰会期间进行“亲密”和富有成效的讨论,而不是通过一场通宵会议来达成一个平淡无奇的公报。

与此同时,马克龙表示,仍然可能会有“临时”公报和“行动联盟”,以使政府对妇女权利或环境等问题的承诺具有约束力。

马克龙这个主动放弃公报的举动说明,西方大国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多,而且远远不止马克龙提到的气候问题。在周小明看来,“支持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也是特朗普难以接受的字眼。

去年,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G7峰会上发表的联合公报称将共同致力于打击贸易保护主义,但特朗普随后发推指其发表了“虚假言论”,并拒绝承认这个公报。特朗普的这一惊人之举让全球震惊。

今年3月1日,当被问到法国起草的联合公报草案是否会有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措辞时,法国总统外事顾问埃蒂安在北京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应道,贸易争端是当前国际合作涉及的重要议题,“我们一定会做出贡献”,“(法国)总统强调需要有具体的成果”。

“作为G7轮值主席国,我们期待和G20等其他集团紧密合作。法国和欧盟的主张是,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支持一个可以营造更加平等竞争环境、可以改善世贸组织运行方式的改革方案。”埃蒂安说道。

7月11日,时任法国驻华大使黎想在北京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很高兴地看到,今年G20大阪峰会的联合声明重申了对开放和公平的国际贸易体系的支持。但他指出,也有一些方面有待各方达成共识,法国期待在G7峰会上就这些问题展开磋商。

黎想还表示,虽然中国不是G7的成员国,但法国也就G7议程与中方进行了沟通,而且会在会议后再与中国再次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