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LPR面世带火利率互换交易: 银行积极推介外贸企业参与意愿高

新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面世,迅速带火了利率互换交易市场(IRS)。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数据显示,仅8月21日就有13家机构开展LPR利率互换交易,包括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兴业银行、民生银行、中信银行、广发银行、浙商银行、上海银行、中信证券等。当日,挂钩LPR的利率互换交易共成交17笔、名义本金达到18.6亿元。

8月23日,上海国际货币经纪成功撮合首笔以1年期LPR为基准的Q/M交易,交易对手方为民生银行与交通银行,交易金额为4亿元,由此实现LPR交易按月重置,改变以往按季调整的市场惯例,更快反映市场利率波动与风险对冲定价变化。

“我们正计划开展两笔基于LPR的利率互换交易,一笔是将民营企业的存量1年期固定利率贷款换成基于LPR的浮动利率贷款,一笔是银行在发放基于LPR的新贷款同时,通过利率互换交易锁定未来的贷款利率波动风险。”一家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交易员向记者透露。之所以选择这两笔业务作为试水LPR利率互换交易的突破口,一方面它能有效降低企业存量贷款融资成本,另一方面随着LPR贷款日益流行,银行也可以从中探索新的利率风险对冲策略。

“不过,这两笔业务最终能产生多大的效果,还需要市场检验。”他告诉记者。目前他们遇到的最大挑战,就是基于LPR的利率互换市场交易活跃度与流动性不够高,一旦LPR利率因年底银行头寸紧张或央行意外放宽(收紧)资金流动性而出现异动,他们无法对“判断错误”的LPR利率互换头寸进行“反向操作”,只能蒙受相应的利率异动风险。

在多位银行对公部门人士看来,LPR利率互换市场的交投活跃,还需要企业与银行共同扩大LPR贷款规模,从而提升各参与者对利率风险管控的意识,带动相关交易业务量快速增加与风险对冲交易策略多元化。

“新机制以来,我们已向不少民企推介LPR利率互换业务,希望他们将现有固定利率贷款换成LPR浮动利率贷款,但令我们意外的是,尽管不少企业财务总监知道这有助于减少企业贷款利息财务支出,但由于企业高层更习惯固定利率贷款,因此他们宁愿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上述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交易员无奈表示。

互换交易降低企业贷款融资成本?

“从8月20日起,我们就开始向不少民企推荐通过利率互换交易,将企业固定利率贷款转化成基于LPR的浮动贷款利率。因为这能令企业贷款实际年化利率较以往下降15-20个基点。”一家国有银行华东地区分行对公业务部门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在他看来,目前对此比较感兴趣的,主要是外贸类民企。究其原因,他们外贸业务的利润率不到5%,近期汇率下跌又令他们利润率缩水约40%,因此贷款实际利率下降15-20个基点,对他们业务利润回升起着“不小”的推动作用。

“事实上,我们近期即将达成的数笔利率互换交易,主要以贸易融资业务为主。一方面是外贸企业将原先的固定利率贷款换成基于LPR的浮动利率贷款,另一方面我们向他们发放基于LPR的新贷款时,借助利率互换交易对冲未来的贷款利率波动风险。”他指出。此外,负债率偏高的传统制造业民企也对此颇感兴趣。一位大型机械制造业民企财务总监给他算了一笔账,若贷款实际利率通过利率互换交易下降15-20个基点,他们每年将节省约400万元贷款利息支出,企业高层就能用这笔钱多招聘约百名工人扩大产能。

这位国有银行华东地区分行对公业务部门负责人坦言,这些民企之所以对上述利率互换交易颇感兴趣,另一个原因是他们都预期LPR利率报价将会持续走低,令企业所节省的利息支出财务成本大幅超过预期。

8月20日,新LPR首次报价里,1年期贷款利率报4.25%,5年期贷款利率报4.85%,较原先1年期与5年期贷款基准利率分别小幅下降10个基点与5个基点。

“不过,市场此前预期1年期LPR利率理应在4.21%-4.25%左右。”一位国有银行利率交易员向记者透露。之所以1年期LPR利率略高于市场预期,一方面是新增的民营银行与城商行报价行存款获取成本较高,因此适度抬高LPR利率以确保自身利差收益稳定,另一方面新LPR首次报价也不应过度“偏离”现行的贷款基准利率,以免贷款市场出现较大的波动。

在他看来,这无形间给未来LPR利率下降预留了空间,尤其是8月下旬一批中期借贷便利(MLF)到期后,若央行选择展期并降低利率,那么9月20日LPR报价利率将随之回落,令挂钩LPR的贷款实际利率与企业利息财务支出进一步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市场普遍预期LPR报价利率趋降,但利率互换市场不缺乏“用固定利率置换LPR浮动利率”的交易对手。

上述国有银行利率交易员指出,这可能与部分银行的存款资金获取成本有关,比如大型银行本身存款获取成本较低,且比较容易从银行拿到利率较低的MLF资金,因此他们愿意“牺牲”部分利率浮动收益以获取固定利率,进而锁定自己的利差收益。

记者多方了解到,部分银行之所以愿成为LPR互换交易(企业将固定贷款利率换成LPR浮动利率)的交易对手,还在于他们认为新LPR挂钩MLF利率未必是一成不变,由此带来新的超额利差回报机会。

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表示,MLF作为新LPR锚定的基准利率,短期能引导贷款利率下行,但作为定价基准,MLF自身仍存在一些问题,这或只是短期权衡而非长期选择。具体而言,一是MLF本身存在机制扭曲,我国法定存款准备金利率为1.62%,而银行获取MLF利率为3.3%,间接提高了银行经营成本。从长期趋势看,央行仍然要通过降准置换MLF以降低银行融资成本,进而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二是MLF交易对手方主要是国有大行和股份制银行,不在名单的中小银行很难参考MLF利率,为定价带来难度,未来是否需要进一步扩大交易商范围值得探讨;三是当前MLF最长期限只有1年,即使TMLF也仅3年,与5年期LPR存在一定期限错配,如何定价还需继续考量。

“目前,有银行完成5年期LPR利率互换交易,既推动LPR互换期限向长端延伸,又让自身通过锁定5年期固定贷款利率,对冲中长期LPR利率波动风险。”上述国有银行利率交易员表示。

部分企业“观望”探因

尽管不少银行积极推介LPR利率互换交易以降低企业存量信贷融资成本,但不少企业对此宁愿选择“观望”。

一家华东地区大型民企财务总监向记者坦言,近日已有三家银行向他们推介上述LPR利率互换交易(将企业固定贷款利率换成LPR浮动贷款利率),都遭到他们婉拒。究其原因,这导致企业工作压力反而“骤增”——以往在固定贷款利率环境下,企业能很快核算出未来一年的贷款利息财务支出,一旦改成LPR浮动贷款利率,企业每个月都需根据LPR利率变化重新核算当月贷款利率实际支出,工作量增加不小。

“更糟糕的是,若LPR利率跳涨导致连续数月企业利息财务开支超过固定贷款利率所对应的利息支出额,我们就会被问责。与其冒风险,不如延续固定贷款利率模式比较稳妥。”她向记者坦言,其间银行也表示未来LPR利率趋降能令企业实际利息财务开支较以往下降15-20个基点,但一想到企业高层对“忽上忽下”的LPR利率波动与利息财务开支相当烦恼,她还是决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多位银行对公部门人士向记者坦言,这背后,是多数企业习惯固定贷款利率,要转变他们这个观念尚需时日。

在他们看来,这也造成当前基于LPR的利率互换交易市场蹒跚起步——整个交投活跃度与流动性尚未被激发,不少LPR利率互换交易更像是一对一式的场外撮合交易,未能形成价格发现的作用。

“其实我们也担心,一旦LPR利率异动导致相关利率互换交易遭遇市场风险,我们可能找不到交易对手,对已经出错的交易方向进行及时纠正。”一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业务主管直言。在他看来,部分民企之所以不愿开展LPR利率互换交易,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在银行积极向民企小微企业放贷的大环境下,这些企业已经拿到银行最优惠的4%-4.25%年化贷款利率(低于当前1年期LPR利率),因此他们对利率互换的积极性相应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