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深港金融“任督二脉” 安全、效率缺一不可

深圳喜提“大礼包”。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强调了深圳的战略定位,并指出了深圳的发展目标,到2025年,深圳经济实力、发展质量跻身全球城市前列,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2035年,深圳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创业创意之都,成为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

《意见》内容超过4000多字, 金融方面着墨不少。其中,“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的内容最受市场关注。据悉,目前市场上已经有互联互通的金融产品,但是数量不多。不过,随着金融“任督二脉”逐步被打通,互认基金产品的范围会进一步扩大,包括增加更多互联互认标的,投资范围从二级市场扩大到一级市场,增加更多基金类型和品种,如战略新兴产业基金、货币基金等。

跨境监管的目标需要兼顾效率和安全

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教授张光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意见》对深圳的产业结构进一步的升级会有重要的支持作用。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既包括市场环境、营商环境的优化提升,也包括了政府管制、社会管理以及产业的结构等方面的互相融合、互相协调,兼顾管制的优越性和市场经济的效率两方面。

“《意见》对深圳的定位提到一个更高的高度,对深圳的产业转型和升级有很大的推动,包括逐步转向依靠科技创新来提高劳动生产率,增加经济的附加值,对高附加值、高科技产业支持力度更大,对深圳的产业转型影响明显。并且《意见》的影响不仅仅是局限于深圳,因为深圳是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城市之一,所以深圳的政策和发展肯定会辐射到大湾区其他的一些城市。”前海开源基金首席分析师杨德龙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金融方面,《意见》提出要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研究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创造条件推动注册制改革。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

杨德龙表示,互通基金其实早已存在,但是此前的产品多局限于二级市场,而且数量不多,主要原因在于两地投资者对对方市场了解不够,投资积极性不高;存在汇率波动风险;以及两地投资者投资习惯不一样,对风险和收益的认知存在差异。

不过,若未来金融的任督二脉打通,那么互认基金产品的范围会扩大,包括增加更多互联互认标的,从二级市场扩大到一级市场,增加更多基金类型和品种如战略新兴产业基金、货币基金等。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后续的跨境金融产品实际上可以围绕服务于小微企业为立脚点,特别是对于一些高新企业,一方面使得一些确实优质的企业能够有较低的融资成本;另一方面,创新型企业的对外服务市场也进一步打开。

杨德龙认为,金融市场互联互通,首先要做的是:跨境金融监管要跟上,因为跨境金融流动存在风险,比如通过贸易手段来实现逃脱资本管制,外管局无法监管到那一部分资金。通过跨境金融监管捕捉漏洞,让资本流动更加合法合规。

王琨也表示,跨境金融监管的目标需要兼顾效率和安全两个方面,这对监管的专业性和有效性提出更高的要求。可以从三个方面着手:一是增强资本监管的有效性,即相关的业务需满足基本的跨境资本流动的规范和要求;二是严格对主体的监管,跨境监管的难点在于跨境的主体,需要加强跨境主体的制度建设和经营的规范性;三是提高制度监管的科学性,在具体的业务合作层面,需要探索出切实可落地的业务,并对应出台监管措施,有的放矢。

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深圳位列第14

《意见》表示,将进一步扩大深圳的金融业开放程度,吸引外资。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推进,深圳或将成为世界金融中心。

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公布的2019年深圳金融业的“半年报”。2019年上半年,在经济金融内外部发展环境总体承压的情况下,深圳金融业仍实现增加值1663.16亿元,同比增长7.0%,比一季度高3.6个百分点,充分显示了金融业稳中向好的态势。金融业增加值占同期GDP的比重为13.7%,仅次于北京、上海,居全国第三。

在今年3月最新一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中,深圳列第14位,国内仅次于香港(第3)、上海(第5)和北京(第9)。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人民币汇率是否会面临更大的波动?

张光南表示,未来的汇率风险应该是更加可控的。相比传统的市场经济或者管制的市场,汇率曲线会更加平滑。一方面是因为有市场的参与,交易机制将更加地完善,另外一方面则是政府管制的能力也会进一步地优化,从而集中发挥两方面的优势。目前这两点恰好在深圳都已经有比较好的基础和成熟的条件。

“目前内外资金交易确实方便了很多,但是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间。比如,我们的企业有9成业务都是做出口,因此会交易大量的外汇,但是现金进来出去都非常麻烦,所以此前在香港设立了一个贸易公司。如果深圳金融未来可以更加国际化,那我们完全不用舍近求远。”广州一家化妆品公司的董事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