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一剑,航天宏图科创板展宏图

能够入选首批科创板的企业,没有一家是简单的,航天宏图也不例外。

过去十年里,我国共发射30颗民用遥感卫星,而航天宏图则参与了23颗卫星地面系统或应用系统的设计开发工作,将其称为该细分行业中的绝对龙头,毫不夸张。

7月22日,首批25家科创板公司在上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航天宏图便是其中一员。此次,公司将募集资金总额7.16亿元,分别投向PIE基础平台升级项目、北斗综合应用平台建设项目和大气海洋应用服务平台项目。

需要指出的是,遥感图像处理基础软件平台PIE已于2017年入选中央国家机关软件协议供货清单,是遥感类唯一入选的产品。未来,随着上述募投项目的逐步落地,无疑将为公司带来更多业绩增量。

10个员工,8个技术员

“公司始终坚持自主创新,研发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卫星遥感处理软件平台(PIE),整体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可以替代美国、加拿大等国外同类软件产品。”7月11日路演现场,航天宏图董事长王宇翔自信表态。

此言不虚。来自中国测绘学会的鉴定结果认为,航天宏图研发的国产自主高分遥感处理系统研制与应用技术上整体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在基于相位一致性的异源影像匹配、区域网平差匀色技术方面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这得益于公司创始团队的专业背景。

公司创始人王宇翔博士,是一名典型的技术人员。从中科院毕业后,便曾入选国家“万人计划”。2002年至2008年,曾先后在芬兰诺瓦集团、北京方正两家公司任技术总监。同时,他还是中国遥感应用协会理事、国家重点研发项目“天空地协同遥感监测精准应急服务体系构建与示范项目”专家组成员。

这无疑为航天宏图确立“研发驱动经营、技术是竞争之本”的发展模式,奠定了技术。截至2018年底,公司技术人员共913人,占公司员工总数的比例为80.37%。八成以上员工是技术人员,这一数字放在其他行业是难以想象的。

更重要的是,公司技术人员中有博士61人、硕士324人,包括百人计划在内的归国留学人才11名以及军转科技人才66名。

另据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公司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0.32亿元、0.38亿元和0.5亿元,均占营收的比例超过10%。

通过上述数据不难看出,航天宏图的科创含金量无疑成色十足,这或许也是公司能给入选首批25家科创板上市企业名单的关键之一。

据了解,目前公司已经形成了自有软件销售、系统设计开发和数据分析应用三大业务。其中,自有软件销售产品主要为公司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遥感图像处理基础软件平台PIE,以及北斗地图导航基础软件平台PIE-Map。

数据显示,2016-2018年,公司的自有软件销售业务收入分别为2160.74 万元、483.68 万元、1990.57 万元。2018年自有软件销售业务收入占比仅为4.79%,但是毛利率却达到惊人的98%。

需要指出的是,与美国Harris公司的ENVI、美国ESRI公司的ArcGIS等竞品相比,航天宏图的PIE平台具备性价比、自主数据源和本土化服务等多重优势。

系统设计开发业务,则受益于航天宏图的先发优势,在国内上百家遥感行业企事业单位中脱颖而出。

据了解,航天宏图连续参与陆地观测卫星、海洋卫星、风云气象卫星等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建设,并承担资源三号卫星、资源一号02C星和风云四号试验星等卫星的地面应用系统核心任务研制。

“我们认为,在未来十年里,遥感行业应用与服务市场竞争格局将逐步集中化……公司在民用遥感应用领域经验丰富,业界口碑较好。”华泰证券军工团队指出。

这对于率先登陆资本市场,并积累一定品牌优势的航天宏图而言,无疑提供了一次迅速占领市场和扩大规模的良好机会。

此外,航天宏图还对上述两项业务进一步延伸,通过PIE平台将遥感影像、航摄影像、基础地理等信息进行提取、加工、解译、分析,为客户提供影像产品、监测分析报告和精准信息。

这一模式,在国家生态红线监管工程、第三次国土资源调查过程中,已经得到实际应用。

值得关注的是,数据分析业务目前占航天宏图整体收入仅有9.31%,加上其相对灵活的模式和可重复使用的特点,未来有望提供更多业态的产品,这为航天宏图的持续增长提供了不小的想象空间。

王宇翔的四个“药方”

在航天宏图冲刺科创板时,其客户集中度、应收款的双高问题曾经引起质疑。但是,从行业现状来看,这些问题都是难以规避的,只能依靠未来应用的普及,以及行业规模的不断提升来解决。

对此,航天宏图并不避讳。近期公司路演现场中,王宇翔便直言,“随着公司行业应用的增加及数据服务的推广,公司客户集中度将会呈现下降趋势。”

另外,目前公司客户主要面向政府、军队、大型国企,虽然受到财政预算、内部付款审批程序等的影响,付款周期较长等影响,但是考虑到上述客户信誉状况良好,航天宏图应收款风险相对可控。

王宇翔显然也认识了到扩大收入来源,降低企业经营风险的重要性。对于未来公司的发展,他便开出了四个不同的解决方案,直指重点……

首先,明确加大基础软件平台及核心技术的研发力度,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这是航天宏图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其次,积极开拓以“智慧海洋”、“北斗全球组网应用”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引领行业应用。

不难看出,这与公司此次募投的PIE基础平台升级项目、大气海洋应用服务平台项目相吻合,公司显然已经进入到了实操阶段。

仅以大气海洋应用服务平台项目为例,建设期为3年,预计可新增销售收入1.93亿元(不含建设期),新增年均利润4874.74万元。

王宇翔开出的第三个“药方”是,建立卫星应用SaaS服务平台通过创新服务功能和商业模式。

SaaS服务平台,是指SaaS提供商为企业搭建信息化所需要的所有网络基础设施及软件、硬件运作平台,并负责所有前期的实施、后期的维护等一系列服务,企业无需购买软硬件、建设机房、招聘IT人员,即可通过互联网使用信息系统。

目前,航天宏图主要是依托华为云对现有的PIE平台进行改造,在融合遥感、气象等信息后,为客户提供大气污染监测、种植规划、病虫害防治指导等数据支持和管理服务,以此实现从单纯软件产品销售向SaaS模式转变。

2019年4月,航天宏图已经将火情监测等在线服务迁移到华为云严选商城,并陆续将公司的其他在线服务产品迁移到主流的云设施上,为用户提供在线云服务。

“由于SaaS具有可重复使用、成本较低、灵活定价的优点,未来发展可期。”华泰证券军工团队指出。

走出国门、参与世界竞争是必然,这也是王宇翔最后给出的解决方案,“为国外客户提供遥感和北斗导航卫星应用产品和服务。”在拓展前述产品应用的基础上,通过海外市场拓展进一步丰富公司收入来源。

此时PIE平台的竞争优势将一览无遗。虽然美国Harris公司的ENVI、加拿大PCI公司的PCI Geomatica销售价格不够公开,但是美国ESRI公司ArcGIS的桌面端软件、服务器端软件售价分别达12.19万元和50.16万元。

反观航天宏图的PIE平台,桌面端软件价格为6.8万元,服务器端软件则为10.8万元,价格优势十分明显。

正如王宇翔早前所言,“中国的PIE,世界的PIE,这是航天宏图致力于打造民族品牌的价值追求。”

仅有的劣势在于,PIE平台推出时间比国外同类产品晚15-20年,所以用户使用数量、品牌影响力的竞争力存在不足,如PIE平台目前用户以2万个国内用户为主,而ArcGIS用户则覆盖全球,数量超过20万。

不过,换一个角度来看,海外市场确实为航天宏图提供了不小的空间,这都将成为公司持续成长的动力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