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天宜上佳: 26名研发人员撑起的高毛利

“科创”种子探营

科创板过会后,天宜上佳新的发展阶段也吸引着相关人员的目光。“员工私底下也都有讨论,还是比较激动。也有话题甚至聊到了股权激励。”谈及此事,一位工作人员不无憧憬。

距离中关村约30公里,在海淀区上庄镇西辛力屯村,北京市第一家过会的科创板公司天宜上佳的总部坐落在此。厂区周围围绕着农田,距离西辛力屯村村委会大约1公里的路程。

与这家科创企业在资本市场的风头相比,公司所在地显得荒凉。

连日来,本报记者实地探访了天宜上佳在西辛力屯村的厂区。

天宜上佳主营业务是高铁动车组用粉末冶金闸片及机车、城轨车辆闸片、闸瓦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6月13日,天宜上佳作为科创板第三批上会企业顺利过会。自4月12日被受理科创板申请后,天宜上佳先后在5月8日、5月28日、6月2日回复了一轮、二轮及三轮问询。

经历两个月,天宜上佳正式过会。

“科创板是大消息,公司内部都很激动。”6月19日,天宜上佳一位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生产基地探秘

在西辛力屯村的厂区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除了办公楼、公寓楼和多功能厅之外,厂区里还有两个生产车间,共5栋建筑。公司总体规模不大,生产车间约占据一半位置。

从招股书披露的情况来看,天宜上佳使用的位于上庄镇西辛力屯村南的经营用房及其他设施为目前该公司主要的生产经营场所。

事实上,由于该地块性质本为农用地,相关建筑物为违法建设,此前有关部门曾对其作出处罚,没收非法占用的土地上新建建筑物和其他设施。

在此前的问询中,上交所也对天宜上佳主要生产经营用房被没收的情况提出问询。

目前,天宜上佳也正在建设其房山生产基地(粉末冶金闸片生产基地)和武清生产基地(合成闸片/闸瓦生产基地),并且已经制定了相应的产能转移计划。

一位员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了这个消息。“公司后面会向房山和武清两个生产基地扩展,这两个基地是全自动化生产线,需要的员工应该比海淀这边少一些。”该人士表示。

天宜上佳方面则表示,将海淀生产基地产能转移至房山生产基地和武清生产基地的费用约800万元。除转移费用之外,产能转移期间预计不会对公司主要产品研发、生产及销售造成不利影响。

本报记者了解到,天宜上佳的主要生产产品是轨交车辆用粉末冶金闸片,通过自主研发在行业内也取得一定地位。

“公司自设立以来,依靠自主研发,在高铁动车组用粉末冶金闸片的材料配方、工艺路线、生产装备等方面陆续取得重大突破,2013年成功实现进口替代,有力推动了我国高铁动车组核心零部件的国产化进程。”国泰君安证券研究认为。

事实上,本报记者走访中发现,高铁元素也是天宜上佳厂区难以割舍的“情结”。

比如,本报记者注意到,在公司的厂房建筑侧面,除了高铁图案之外,还写有“中国梦,从这里开始……天宜上佳,承载着高速列车制动安全,伴随着中国高铁,从梦升起的地方,驶向一带一路”的标语。

“公司对产品要求很高,要达到标准,否则都不行。”前述天宜上佳一位生产员工闲谈中说道。

根据招股书披露,天宜上佳是时速350公里“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粉末冶金闸片的核心供货商,其自主研发、生产的高铁动车组用粉末冶金闸片已经覆盖铁路总公司下属的全部18个地方铁路局。

从公司方面释放的消息来看,“复兴号”或是未来一段时间内其发展的重要抓手。

“公司持续地进行研发投入及技术创新,紧跟中国高铁动车组制动技术的发展。根据铁路总公司 2018 年度工作会议,铁路总公司将深入实施‘复兴号’品牌战略,未来将持续扩大‘复兴号’开行规模和覆盖范围。”天宜上佳在招股书中提到。

“公司这几年发展一直都不错,从员工的待遇就可以看出来,工资水平也算同行业区域里比较高的,在住房方面,由于较为偏远,公司也在附近给员工安排公租房,对优秀员工还有配车等奖励措施。”一位在天宜上佳工作了7年的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而在科创板过会后,天宜上佳新的发展阶段也吸引着相关人员的目光。“员工私底下也都有讨论,还是比较激动。也有话题甚至聊到了股权激励。”谈及此事,前述工作人员不无憧憬。

毛利率惹关注

与光环伴随而来的也还有质疑。

就如公司虽然是国内领先的高铁动车组用粉末冶金闸片供应商,但行业特点也决定了其客户依赖性风险。

据招股书披露,天宜上佳主要客户为铁路总公司下属地方铁路局及其附属企业、铁路总公司下属制动系统集成商以及中国中车下属车辆制造企业。

数据显示,2016年度至2018年度,天宜上佳按单一口径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0.59%、71.85%、75.70%,按同一控制合并口径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97%、99.85%、99.96%。

这也说明,如果未来轨道交通装备市场对天宜上佳主营产品的需求发生重大变化,将会对其业绩产生较大的影响。

除此之外,高毛利率也是一个关注重点。数据显示,天宜上佳2016年至2018年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74.32%、73.12%和75.11%。

在对天宜上佳的问询中,上交所也针对天宜上佳的毛利率问题提出问询,要求公司补充披露维持高毛利的关键因素等。

不过在前述券商看来,“毛利率、净利率较高主要由于公司产品为动车组、机车、城轨车辆制动系统关键部件,产品的安全性及稳定性要求高,行业具有较高的技术、资质和客户壁垒。较高的门槛使得行业内竞争相对有序,竞争格局能够在一定时期内保持稳定,整体毛利率较高。”

6月21日,本报记者致电同行业的一家公司,一位销售人士显然对天宜上佳这个“竞争对手”十分熟悉,在推荐产品时,该人士则有意强调两家公司“差不多”,并未过多对比两家公司情况。

“对他们的产品不是很了解,但公司在圈里也比较熟悉。”该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另一方面,在以研发为关键要素的科创板企业中,天宜上佳的技术中心人员却数量较少,仅26人。根据招股书披露,其核心技术人员有6位,占总员工比例为2.62%。

“科创板企业最重要的是行业定位、发展方向和发展潜力。”6月21日,北京某券商投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简单说就是看故事能讲多大,而研发是故事的基础。”

“以前基本只是在财务部分从费用的角度去简写,现在对科创板企业来说,研发就是绝对的重点。要结合行业、公司发展战略、募投、预算、投入、阶段、成果等各种角度去描述。”前述投行人士表示。

从实地走访情况来看,公司方面针对研发也下了功夫。6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天宜上佳厂区大门处发现,大门两侧挂有“北京天宜上佳-西南交通大学联合研究中心”以及“北京天宜上佳-北京理工大学新型复合材料研究中心”的牌子。

从招股书披露情况来看,天宜上佳与北京科技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均签订了《产学研合作协议》,建立了联合研究中心。

本报记者查询发现,在西南交通大学材料先进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2017年承担的项目中,就有“北京天宜上佳新材料有限公司-西南交通大学产学研合作协议(2016H01688),北京天宜上佳新材料有限公司,横向,朱旻昊,2016.04-2021.10,200万元”的记录。

事实上,天宜上佳的实控人吴佩芳亦与北京科技大学关系密切。公开信息显示,今年四月,吴佩芳被聘为北京科技大学兼职教授。

“与高校的合作具体含金量如何也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不过一般来说,有合作的肯定比没合作的有吸引力。”前述投行人士表示。

曾借壳上市未果

6月20日,本报记者就前述问题向天宜上佳方面求证,不过一位负责人士表示,“公司现在处于静默期,目前不方便回应,以公开披露的信息为准。”

谈及这段时间科创板的筹备工作,该人士则表示,“虽然公司在第一梯队里,但也不是排头兵。科创板很多事项我们也不确定,就是按部就班地在走,看着前面几家的情况做自己的事情。后续就是继续配合这个节奏按阶段进行,大家都付出了努力和辛苦,结果也很快了。”

事实上,2017年,上市公司新宏泰(603016.SH)曾计划以约42.22亿元收购天宜上佳97.675%的股份,但最终未获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审核通过。天宜上佳的“曲线上市”梦碎。

当时证监会并购重组委给出的审核意见为,标的资产生产经营用房被没收及未办理环评报批手续对标的资产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披露不充分,不符合《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十一条的规定。

如今两年时间,天宜上佳则转道科创板“卷土重来”。

“驱动这些企业短时间内谋求上市的原因较大一部分都是投资机构的退出需求。”6月21日,北京某产业基金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从天宜上佳的股东情况来看,天宜上佳在2018年5月、6月、8月完成了多笔股权转让。此外,借壳前天宜上佳最后一次股权变动时股东数为21名,到申报科创板前最后一次股权变动,天宜上佳的股东人数已经扩大至30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