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审合资券商股东起底:地方金控、房企等产业资本借势围猎

虽然经历2018年的行业萧条,但各路资本涌入证券业的节奏似乎在悄然提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证监会机构审批事项统计发现,今年已有6家拟设立券商的申报流程有所进展,其中联信证券、金圆统一证券、方圆证券、瀚华证券、华胜国际证券5家拟设立券商进入审查环节并获得了第一次反馈意见,而星展证券则作为一家新的拟设立券商获得证监会的材料接收。

事实上,上述审批流程上获得推动的拟设立券商大多为合资券商,其申报设立所适用机制仍是此前的CEPA框架【(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rrangement),《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

另据记者调查发现,上述拟设立券商大多含有内资股东,而出资来源各不相同。除地方金控平台外,包括装饰、物流、房地产在内的多个民营产业资本也在通过这一方式参与新券商的发起和设立。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框架的重启的确给了境内不同资本参与证券业投资的机会,但其股东资格认定以及拟设立券商的控制权合规性,仍然有待于金融控股公司和证券公司股权监管规定的进一步明晰。

审批回暖

6月17日,拉卡拉(300773.SZ)的一则联合投资公告,将处于证监会排队中的联信证券背后股东公之于众。

据拉卡拉公告,联想控股、香港券商鼎珮证券和拉卡拉分别以51%、25%和24%的股权比例发起联信证券。

这只是合资券商汹涌欲来的冰山一角。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证监会机构审批事项表中发现,今年5月17日,共有5家拟设立券商获得了第一次反馈意见,除联信证券外,还有金圆统一证券、方圆证券、瀚华证券、华胜国际证券机构。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合资券商加速审批的重要信号。记者发现,上述五家机构的申报材料补正日大多为2016年下半年,而直到去年底,上述5家拟设立券商才正式被证监会受理。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表示,上述拟设立合资券商所适用的制度规则仍是CEPA框架。

根据CEPA规定,允许符合设立外资参股证券公司条件的港资、澳资金融机构分别按照内地有关规定在上海市、广东省、深圳市各设立1家两地合资的全牌照证券公司,其中港资、澳资合并持股比例最高可达51%,内地股东不限于证券公司。

“2016年之后的金控监管等一系列问题,导致CEPA框架下的券商设立申报出现了一段时间的搁置,而从去年开始许多券商设立申请被受理,已经说明这个审核进度在重新提速。”上述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表示。

另记者统计发现,目前排队的合资券商共有不少于18家,其中仍有多达11家拟设立的合资券商处于申请材料补正阶段,而有7家券商均已收到了第一次反馈意见,其中粤海证券、阳光证券的设立申请反馈分别是在2016年至2017年获得的。

“一方面CEPA框架下的合资券商设立在提速,另一方面存量的外资机构控股比例限制也在逐渐放开。”上述接近监管层人士表示,“所以外资控股的持牌机构未来会越来越多。”

这种趋势显而易见,去年4月证监会通过《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允许外资持股比例最高可达51%后,野村东方、摩根大通中国、瑞银证券等一批外资控股券商也相继诞生。

幕后影子

合资券商设立审批的提速背后,借道参与的境内资本或许才是这场游戏的“主角”。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几乎所有排队待批的合资券商均具有境内资本的身影,且刚刚获得反馈意见的5家合资券商中,均有上市公司或关联方参与其中。

例如联信证券背后发起人就有联想控股(03396.HK)和拉卡拉。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地方金控、房地产、装饰、物流等多个领域的境内资本均在染指这一机会,并与多家上市公司相关。

其中,华胜国际证券的发起股东除香港资产有限公司外,其余三家股东惠州奥晨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奥晨投资)、中经汇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经汇通)、西藏宁算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均来自境内。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奥晨投资的控股股东系广州一家房地产公司——广州奥晨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其最终实际控制人系蔡东青,此人正是奥飞娱乐(002292.SZ)的实控人和董事长;中经汇通则是一家油品供应链企业,实控人为柯宗耀,其与蔡东青均为潮汕商人。

这并非是房地产类资本在CEPA窗口下的唯一样本,记者此前独家获悉,目前处于材料补正阶段的珠江证券其背后发起人为合生创展等地产公司组成的合生系。

方圆证券的港资股东为软库中华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而内资股东团队发起人由上市公司柯利达(603828.SH)、控股母公司柯利达集团、昆山当地多家国企和部分投资公司等共8家公司组成。

瀚华证券的外资股东为汇富金融,而内资股东则包括港股上市公司瀚华金控(03903.HK)、重庆惠微投资有限公司和重庆市江北嘴CBD的城投企业。

金圆统一证券背后的两家股东则有台海两岸“合资”的特征。其中厦门金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系厦门财政旗下企业,布局融资担保、当地开发区建设、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多项业务,并参与多只创投基金设立;境外股东则是来自台湾的统一综合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其他正在排队但尚未受理的拟设立合资券商中,不少背后股东也已明确,例如嘉实证券背后的嘉实基金、云峰证券背后的云峰基金等。

事实上,早在合资券商被密集接收申请材料的2016年,CEPA框架就被视为境内民营资本参与发起设立证券公司一种不可多得的机会,但后来审批事宜一度搁置。

如今审批节奏的重启,这一窗口重新引发业内重视,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上述申报中的券商能否落地仍然有待更多监管细则的明确。

“审核提速后,发起合资券商确实是一个机会。”上海一家上市券商中层人士表示,“但目前对于券商股权管理规定还没有最终落地,所以这些股东出的净资本、股东资格是否将来能符合监管要求,仍然是个未知数,更大维度上,券商的发起设立者有可能实现多元金融布局,导致金控化,这也需要满足金控企业的监管要求。”

(作者微信:lw8346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