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一代土豪地产商

核心提示: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 ID:hstl8888作者丨李延磊2010年,是王永红、王继红哥俩的高光时刻。那一年,中弘股份借壳ST科苑在A股上市,兄弟俩以52.23亿元跻身当年A股富豪榜前100名。那个时候的他们,或许没想到,八年后的今天,这只满载他们荣耀的股票,竟然会创下A股的一个纪录: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这已经触及证监会、深交所的退市条件。这意味...

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 ID:hstl8888

作者丨李延磊

2010年,是王永红、王继红哥俩的高光时刻。那一年,中弘股份借壳ST科苑在A股上市,兄弟俩以52.23亿元跻身当年A股富豪榜前100名


那个时候的他们,或许没想到,八年后的今天,这只满载他们荣耀的股票,竟然会创下A股的一个纪录: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


这已经触及证监会、深交所的退市条件。这意味着,中弘股份将尴尬地成为A股历史上首只“一元退市”股。



1992年冬天,王永红只身一人闯北京,在一位做汽车保洁和加油站生意的老板手下打工。那一年,他20岁。


仅三年后,这个不甘心给别人打工的年轻人就决定自己当老板。在江西工作的哥哥王继红出了部分资金,两人合伙开了“北京永顺发汽车保洁公司”。


赚了些钱后,王永红不满于现状,于是在1997年开起了更赚钱的加油站。


两年后,赶上中石油、中石化收购社会加油站,王氏兄弟开的几个加油站被逐一收购,两人由此赚到了创业的第一大桶金。


当时正值国内房地产市场爆发前夜,嗅觉敏锐、喜欢新事物的王永红对此充满了期待。


2000年,哥哥王继红从江西赶到北京,兄弟俩用赚到的第一桶金,在北京五环周边买下600亩还种着玉米、高粱等农作物的土地。


很多人都觉得这两人疯了。而一开始,在汽车保洁和加油站做得顺风顺水的王永红,也确实在自己不懂的房地产业务上栽了跟头。


2002年,王永红创建了北京中弘兴业房地产公司。一年后,他拿出近200亩地准备建中弘国际商务花园,也就是后来闻名北京的商住房小区——北京像素。


但十多年前的东五环外,还是一片待开发的处女地,王永红的项目从一开卖,就因为地理位置不佳而遇冷,甚至建了一部分,还停掉一部分。


首战失利后,王永红又在2004年筹建位于望京地区的六佰本商业中心。结果,这个项目给他带来了不错的收益,这也让雄心勃勃的王永红打起了上市的算盘。


当时的大环境,房地产企业要直接IPO比较难,脑子活络的王永红想到了借壳上市。


2008年,王永红以股权对价的方式从建银国际借得4亿,之后如愿收购了连年亏损、面临摘牌退市的*ST科苑,迈出上市之路的第一步。


这之后,王永红一方面把六佰本等地产项目整合注入,另一方面剥离该公司的负债,为上市做准备。


而就在此时,北京CBD东扩,给王永红送来一份大礼。原本销售清淡的北京像素,突然之间火爆京城,让王永红体验了一把绝处逢生的畅快。


2010年2月8日,ST科苑更名为中弘股份,王永红多年的上市夙愿终于变成现实。他和哥哥王继红的财富也直接飙升至52.23亿元,一举跻身当年A股富豪榜前100名。


18年时间,只身北漂的王永红完成了从打工仔到上市公司老总的华丽转身。



上市之后,王永红和他的中弘股份迎来一段幸福时光。


2012年的房地产市场十分火爆,中弘股份房地产业务的毛利率一度高达60.2%,净利润更是突破10亿大关。


但此时的王永红,却清醒地认识到,在政策调控的高压下,住宅开发的空间被限制,商业地产面临激烈竞争,而旅游地产尚未形成竞争态势。谁能够先进军旅游地产市场,谁就能抢占优质资源。


于是,他果断将发展方向转向旅游地产,带领中弘股份在旅游地产市场一路狂奔。


2012年4月,王永红投资280亿元,分别在云南西双版纳、山东济宁、山东微山拿下三块地。


同年,中弘股份还制定了公司未来五年战略规划,提出“五年内成为中国旅游地产开发的一流品牌”。


而此时的王永红,在成功的激励下,雄心开始不断膨胀。


在资本的助力下,王永红大搞多元化,除了旅游地产,还向众多领域拓展,哪个市场热度高,就迅速将触角伸向哪个领域。


2013年,进军手游行业,投资设立杭州威震江湖网络有限公司。


2014年,又联合上影集团,投资170亿打造浙江安吉影视产业园。



就这样,王永红还觉得不过瘾,甚至将目光瞄向境外上市公司,接连收购了H股中玺国际100%股权、开易控股75%股权,以及在新加坡上市的亚洲旅游。


2016年,还收购高端旅游服务公司A&K逾九成股权。甚至一度想豪掷200多亿元收购美国养老机构布鲁克代尔老年关怀公司。


一出手就是几十亿,甚至几百亿,光靠王永红自己,当然没那么多钱。没钱,还去做,是因为他相信自己能借到钱,别人也相信他能借到钱。


而事实上,王永红也一直在借钱,不断借钱,一块钱,敢做10块钱的生意,还敢用这生意当招牌,再借钱……


因为这些激进的跨界并购,王永红赚足了眼球,房地产大佬云集的北京,王永红却被称为“京城最土豪地产商”。


而这些疯狂的并购扩展之举,也遭到一些人的质疑。


盛富资本创始人黄立冲就曾直言:“中弘股份现在大多数的项目都是以5年为周期,有的甚至高达10年,现今融资渠道收窄,房企面临的最大风险是资金不能有效流动,甚至资金链断裂。若后续开发资金不到位,则易出现蛇吞象风险,拖累公司整体运营。”


不幸的是,黄立冲的话一语成谶。


靠借钱收购来的这些公司,不仅未能给中弘股份输血,还成了中弘的包袱。


而就在此时,主业房地产受政策调控等因素影响,业绩开始下滑。2016年,中弘的房地产营收41.35亿,到了2017年锐减至10.55亿。


更致命的是,之前大肆扩张带来了一连串的恶果。


一件极具代表性的事情是,2017年王永红以1.24亿港元拍下一个雍正粉青双龙尊,只为博女星韩熙庭一笑。可笑的是,因为交不上尾款,王永红和该女星被双双告上法庭。


而在资本市场上,胆大、爱冒险的王永红更是卷入2016年轰动一时的徐翔案,被媒体曝光通过抬升股价、抛售获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