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秀波“桃色事件”牵出资本迷局,惊动深交所!

核心提示:众所周知,资本市场的利益关系向来错综复杂。眼下,痞雅大叔吴秀波 “桃色事件”的不断发酵,就把一家和其有着千丝

众所周知,资本市场的利益关系向来错综复杂。


眼下,痞雅大叔吴秀波 “桃色事件”的不断发酵,就把一家和其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上市影视公司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10月9日,深交所向当代东方(000673)下发了关注函。


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


当代东方子公司盟将威与中视传媒围绕《赵氏孤儿案》的纠纷事项是否属实;


盟将威出让《大军师司马懿》项目投资份额、收益权转让的情况是否属实;


并要求当代东方说明因投资两部作品历年确认收入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赵氏孤儿案》和《大军师司马懿》正是吴秀波的心血之作。


而围绕这两部剧的利益纠葛虽早就有之,但此前并没有引起广泛的关注。


直到吴秀波被曝出轨门后,其资本版图顺势被媒体扒了个底朝天,


随之,围绕当代东方的是是非非也开始被热议,以至于“惊动”了深交所……


(一)


吴秀波和当代东方究竟有着什么关系?


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从当代东方的前世今生说起。


当代东方原本的主营业务是水泥制造,本名“大同水泥”,于1997年1月成功登陆A股。


后因款合同纠纷,原控股股东大同水泥集团所持有的股份被厦门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拍得。


2015年,当代东方斥资11亿收购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简称“盟将威影视”)100%股权。


并借此从水泥行业跨界到了影视行业,现其经营范围包括影视、电视专题、电视综艺、动画故事节目的策划、制作、发行。



而盟将威影视的掌门人徐佳暄,和吴秀波正是密友关系,也是多年的合作伙伴。


因为此,吴秀波在当代东方收购盟将威之前就已经参与了当代东方的定向增发计划。


当时吴秀波的认购价格为10.8元/股,共认购了138万股,持股总成本为1490.4万元,股票限售期为36个月,预计可上市流通时间为2018年6月12日。


本来突击完成入股,意味着吴秀波能够在资本市场上大赚一笔。



“不凑巧”的是, 2018年5月23日,当代东方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直到8月2日才复牌。


更“不凑巧”的,由于受影视行业被整肃的影响,复牌后的当代东方连续一字跌停,每天成交金额极少,吴秀波在此期间“出逃”的可能性极小。


而待到8月15日当代东方打开跌停板时,其盘中最高价为7.47元/股,已远低于吴秀波认购的价格10.8元/股。


此后股价又继续下跌,截止今日(10月9日)收盘,其收报于6.34元/股。


也就是说,吴秀波在这笔投资上不仅没赚到钱,反而亏了不少。


这正是“起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啥都没买着,还把钱丢了”!


(二)


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事实上,在吴秀波成了当代东方的股东后,其和盟将威影视的合作的确更为密切了。


吴秀波出演的知名影视剧《温柔背后》、《精忠岳飞》和《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背后,都由盟将威影视的身影。


而此次被深交所点名的《赵氏孤儿案》和《大军师司马懿》亦有盟将威影视参与其中。


《赵氏孤儿案》首播于2013年3月17日。


本来热度早就过去,结果颇具戏剧性的是,就在今年8月24日,中视传媒才因此剧中的纠纷,正式将盟将威影视给告了,并称应赔偿中视传媒保底收益损失9850万元及相应的利息费、律师费和仲裁费。



至于围绕《大军师司马懿》的官司,则可以追溯到2017年10月。


彼时,《大军师司马懿》联合制作方江苏华利将另一大投资方当代东方子公司盟将威和吴秀波全资公司不二传媒告上法庭。


《大军师司马懿》是一部很火的电视剧。据“网易清流工作室”在9月27日的报道显示,《大军师司马懿》系列的总发行收入高达近10亿元。


然而,在最早的协议中,约定江苏华利、盟将威影视是《大军师司马懿》各占50%的投资方。


结果通过多方资本挪腾(这其中,盟将威公司将其在该项目上的所有投资份额和收益权转让给了不二公司),吴秀波的不二公司摇身一变,从承制方成为持95%份额的最大投资方及发行方。


随之,因当事人相互“不承认”相关协议,导致在该剧的收益分配问题上出现了纠纷,并延伸出一起又一起诉讼案件。


看着昔日并肩作战的伙伴因为利益先后闹掰,果然,资本市场是个只用利益说话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