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捞上市,身价600亿的张勇用人潜规则:谈钱,才是对员工最好的尊重

核心提示:图/图虫作者 l 粥左罗 来源 l 粥左罗(ID:fangdushe520)转载请联系授权(微信ID:MFshow)2018年9月26日上午9:30,海底捞创始人张勇、首席运营官杨利娟敲响了港交所的铜锣。从1994年创立到今天,历时24年,海底捞终于被我们吃上市了。海底捞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7.8港元,开盘价报18.8港元,较发行价大涨5.6%,随后继续冲高,最高涨幅达10.11%,市值...

图/图虫

作者 l 粥左罗   

来源 l 粥左罗(ID:fangdushe520)

转载请联系授权(微信ID:MFshow)

2018年9月26日上午9:30,海底捞创始人张勇、首席运营官杨利娟敲响了港交所的铜锣。


从1994年创立到今天,历时24年,海底捞终于被我们吃上市了。


海底捞上市发行价为每股17.8港元,开盘价报18.8港元,较发行价大涨5.6%,随后继续冲高,最高涨幅达10.11%,市值一举冲破千亿港元,超越121亿美元的达美乐比萨,成为全球第五大餐饮企业。 


海底捞创始人张勇、舒萍夫妇,2017年以50亿元的财富排名胡润富豪榜第825位。如今,持有海底捞62.7%股份的张勇、舒萍夫妇以身价647.69亿港元(约合568.95亿元人民币),直接蹿升至中国富豪榜第35位。 

01

三次创业,三次流产

 从技校毕业到百亿富豪是怎样一条路?



海底捞创始人张勇,1971年出生于四川简阳,父亲是农机厂的厨师,母亲是小学教员,张勇是典型的三无人员:没背景、没学历、没钱。


不能拼爹的人,只能拼命,所以他信奉双手改变命运。


1988年7月,17岁的张勇从技校毕业,进入四川拖拉机厂。那个年代,有份稳定的工作已经很不错了,事实上张勇也确实在拖拉机厂稳稳当当的工作了6年。


但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在这待一辈子,这6年,是他蓄力的6年,他常常利用休假和节假日时间,遍访祖国的大江南北,考察市场,寻找商机。


1990年,张勇住的大杂院里,出现了当时中国第一批富人——个体户。


张勇隔壁是詹婆婆一家人,詹婆婆的丈夫有一手祖传做熏鹅的手艺,因此他们一家人就做起了熏鹅的生意。


张勇一边闻着熏鹅的香味和洗鹅的恶臭,一边惊讶的发现詹婆婆家竟靠熏鹅成了当地少有的万元户。当时的一万元什么概念?张勇一个月工资90元,不吃不喝也要攒近10年!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张勇看到了希望,他更加努力的去寻找生意机会。



他去成都的时候,看到很多人玩一种“押大小”的扑克机游戏。眼睁睁的看着一大堆人围着一台机器,争先恐后的网上押钱,张勇兴奋极了,“搞一台机器,放在简阳,钱就哗哗的进来!”


去哪买呢?赌博用户不公开销售。张勇灵机一动,开始翻报纸,终于,他在《参考消息》报的接缝处,发现了扑克机的广告,他在成都走街串巷,顺藤摸瓜,找到非法卖扑克机的福建人。


结果一问价格,6000元!对张勇来说,真的是天价!


张勇工作两年多,省吃俭用穿着补丁裤,也就攒了2000元。


福建人见他犹豫,说了句让张勇记了20多年的话:小伙子,我觉得你将来一定能成大事!因此,我卖你5000元!


张勇激动的说:你等着,我回去给你借钱!


回到简阳,张勇取出自己的2000元存款,再加上家里的1600元,张勇的同学听了他的商业计划后从家里偷了600元给他,张勇又跟詹婆婆借了800元,凑齐了5000元。


为了保护张勇的5000元,更是为了避免自己600元风险投资打水漂,张勇的同学和他一起坐上了去成都的长途汽车。


结果,一个骗子的出现,让张勇没能进入四川博彩业。


长途汽车上开开停停,中间上来一个人,戴了块那个年代少见的金表,引来车上乘客的惊奇和讨论,于是有人问:这块表值多少钱?


有人说2000,有人说3000... 然后这个人开口了,这块表我2400元买的,我老婆在成都住院,我走得急,钱没带够,谁能出1200元,我就把表给他了!


这个世界上,最容易上当的人就是想占便宜、想发财、手里还有点钱的人,张勇这三样全占了!


张勇读书多,知道黄金很值钱,于是跟他的投资人同学商量要不要拿下。正当车上的人激烈的讨价还价时,投资人同学把表拿出来看了看,又咬了一口,然后告诉张勇:这表是真的!


结果如你所料,张勇做了人生中第一个大的商业决策,拿下这快金表。当然,顺理成章的,带着一块假表和3800元的两个人,进军博彩业的商业计划流产了。



张勇很快从出师不利的沮丧中走出来,开始琢磨其它生意。那个年代,汽油在中国还是计划控制的物资,加油必须有油票,而油票只发给政府和国营企业单位的司机,私人加油只有通过关系找到公家要油票才可以。


张勇又一次兴奋了,“如果能从公家司机中收到油票,再倒卖给私人司机不就可以赚钱了吗?”


张勇开始矿班去做生意,他找了一块纸板,正面写上“收油”,反面写上“卖油”,在简阳至成都的公路边撮合生意。


每当有汽车过来时,他就赶紧迎上去,举高“收油”的牌子,可惜在太阳底下耗了两天,一单都没有拿下,来往的车辆连停都不停。


第二傍晚,正准备收工时,机会来了,一辆崭新的解放车看到张勇的牌子后居然停了下来,张勇开心的迎上去,一个跟他差不多年龄的司机摇下车船。


结果张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方“呸”的一口唾沫吐在了张勇脸上,然后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张勇擦了擦脸,失望的回家了,第三天没有再来,第二个商业计划也流产了。



经历两次商业计划流产的张勇,变得踏实了,他把目光又投向了詹婆婆,开始明白:詹婆婆这种做满足人们口腹的生意,虽然辛苦,但是稳当,做好了也是能赚到钱的。


之前去找扑克机时,张勇没少在成都的大街小巷转悠,当时他就发现,成都有一种小火锅很受欢迎,所谓小火锅就是当时流行于成都的介乎于麻辣烫和火锅之间的一种吃法,餐馆把麻辣烫一串一串串好,顾客自己动手在蜂窝煤的小火锅里边煮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