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孩子,未来20年将面临怎样的阶层分化?

核心提示:作者:书单君来源:书单(ID:BookSelection)今天,书单君想给大家推荐一本最近给了我很大触动的书——《我们的孩子》。在这本书里,哈佛大学教授罗伯特·帕特南通过大量的采访和数据例证,生动展现了美国的教育现状,以及美国社会半个世纪来日益拉大的阶级鸿沟。也许你会问:美国的教育和社会状况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书单君想提醒你,如果说中美存在几十...

作者:书单君

来源:书单(ID:BookSelection


今天,书单君想给大家推荐一本最近给了我很大触动的书——《我们的孩子》。


在这本书里,哈佛大学教授罗伯特·帕特南通过大量的采访和数据例证,生动展现了美国的教育现状,以及美国社会半个世纪来日益拉大的阶级鸿沟。


也许你会问:美国的教育和社会状况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书单君想提醒你,如果说中美存在几十年的发展时间差,那么帕特南笔下的美国现状,有可能就是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即将面对的明天。


所以,对我们中国家长来说,这可能是一本“泄露天机”的书:


在一个发展成熟的社会里,真的寒门难再出贵子吗?


未来我们的孩子,将要面临怎样的阶层状况?


如果真的有所谓的阶层固化,我们现在该怎么教育孩子?留给我们的时间还有多少?


答案,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残酷。


1、在美国,穷人已无法翻身


在和团队采访了107个家庭、翻遍近几十年美国社会的各种统计资料后,帕特南得出了一个残酷的结论:在美国,阶层流动几近停顿,穷人再努力,也是出头无望。


情形有多严重呢?我们可以从一个侧面感受下。


帕特南团队曾约访过一位贫穷的消防员。没想到,这位消防员不仅是自己赴约,还几乎把一大家子人都带来了。他不好意思地说,“我想让孩子们看一看真正大学毕业、还有着正经工作的女士长什么样。”


是不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在中国,对绝大多数家庭来说,只要分数够,读个大学并不是特别难的事,高考依然是普通人改变命运的有效途径。可在美国,好的大学还真不是你想上就能上。


光是学费,就能把绝大多数穷人划出界外。


在美留学8年的知乎网友@Angela喵 就科普过美国的教育花费:


美国宿舍一个月税前1400刀(dollar),宿舍自助餐早餐11刀,午餐15刀,晚餐18刀,最便宜的二手课本要80刀,贵的是200以上;而每年学费6万刀,折合超过40万人民币。而美国人平均年薪是多少呢?5万!10万以上就算高的了。


好的大学学费一般工薪阶层根本付不起。而且好的高中初中和小学可不像国内那样考试成绩好就能上,基本上是用钱砸出来的,私立学校一年3—6万美金很稀松平常。你在美国是工薪阶层?对不起你的孩子只能上公立,你连有钱人的后代都见不到。想上好大学?对不起,你们来自“义务教育”高中的申请好大学基本看不到,就算被录取也读不起。


极为有限的经济水平制约着个人的发展,而更为可怕的是,穷人之所以难以通过教育改命,还在于他们身上背负的无形负担。


《智识分子》的作者万维钢曾说过,在美国,那些穷人只需要做三件事就能摆脱贫困:第一,先结婚再生孩子;第二,高中毕业;第三,找份全职工作。


可就这简单的三件事,穷人做不到。


因为他甚至根本不追求脱贫。他所在的社区,他身边的朋友,过的日子都和他一样。大家认为,每天开party饮酒作乐不是挺好的,干吗非要变得跟那些中产人士一样努力向上,把自己搞那么累?


在穷人身上,普遍缺乏自控力。他们早早地怀孕,早早地退学,为了一点小事就把老板炒掉,任何工作都做不长。


可能连他们自己,也没意识到,限制他的不是运气,而是自己的思维方式。这些思维方式来自他的朋友、家庭、成长环境,并且把他们牢牢地锁死在目前的阶级水平。


这些问题,甚至很难通过教育解决。因为它跟美国社会的特征紧密相连。


2、为什么寒门再难出贵子?


在调研的过程中,帕特南发现了两所很神奇的中学(我们称它们为A校和B校吧)——


它们距离不远,政府投入相当,学生经费差不多,师资水平也难分上下,然而,A校的美国高考SAT成绩常年位于全国前列,B校却常年垫底。


学风更是天差地别:


A校有一个班,SAT考到2400分满分的学生达到了15个。而那些考了2200分的孩子,有一半都觉得面上无光,申请重考。


而B校,简直就是学渣的天堂:打架、霸凌,甚至吸毒、怀孕都是常事。


为什么资质相仿的两所学校差别这么大?


原因很简单:两校虽然距离不远,但A校位于富人区,而B校位于穷人区。


在美国,有一个严峻的社会现象——阶级隔离。


换句话说,富人只跟富人玩,穷人只能自己玩。大家住同一个城市,但是不在同样的街区,也不在同样的学校。


帕特南在书中说得一针见血:A校和B校差别如此之大的原因,根本不在于学校本身收到多少政府支持,有多少老师,而是校外资源的不同。


A校的老师能够明显感受到来自富人家庭的巨大压力。这些富爸爸们会把望子成龙的压力会传导给校方,督促老师悉心教导,因为对他们来说,孩子上大学从来不是可有而无,而是人生必选项。


而B校呢,家长缺位,老师不管,校纪松弛,孩子之间难以正面影响。


说白了,学校档次不同,源于家长的阶层不同。


因为这种差异,有志向的穷人为了下一代也会努力想挤进富人区。而留在穷人区的人,则挣扎在一个混乱的环境里。所以,表面上美国穷人也有车开,有肉吃,但他们其实是在阶层阶梯攀爬无望的人。



对这些家庭来讲,阶级隔离的过程,是个难以逃脱的恶性循环:首先是收入的不平等造成居住隔离(住不一样的社区),然后是教育隔离(上不一样的学校),而后扩展到到交友和婚姻上(只在本阶层内交友、寻找伴侣),孩子出生后就在和父辈一样的环境中成长,上同样层次的学校……


穷者恒穷,富者恒富。


当社会的马太效应日益显著,教育再也不是穷人改变命运的阶梯,而成了富人维护现有秩序的工具。

3、我们离阶级固化还有多远?


从奋斗即可成功的“美国梦”到阶层固化,其实并没用多久。


1959年,帕特南即将高中毕业,那时的美国还是一片机遇的乐土。


家乡小镇上,富人、律师、码头工人、餐厅服务员都住在同一条街。居民把所有孩子看作“我们的孩子”。孩子们上着同样的学校,一样得到大人们“去考大学”的鼓励。要是哪家孩子遇到困难,也能在社区内找到援手。


可现在呢?小镇的湖岸被开发为别墅,成了富人区,而穷人则慢慢聚集在另外的区域,“我们的孩子”变成了“你的孩子,我的孩子”,再也没了相亲相爱的氛围,两拨人交流渐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