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未来十年,我们所认为的能力将荡然无存

核心提示:本文授权转载自:中大博研(ID:izddba)5月21日,由博研教育、吴晓波频道&企投会、罗浮宫家居集团联合主办的《下一个十年,你在哪里?——从企业家到企投家》峰会在佛山顺利举办,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老师进行了《水大鱼大与企投家时代的到来》主题分享。上千名来自全国的企业家齐聚于此,与吴晓波老师共同探讨如何把握未来十年中国的经济。以下为吴晓波老...

本文授权转载自:中大博研(ID:izddba)


5月21日,由博研教育、吴晓波频道&企投会、罗浮宫家居集团联合主办的《下一个十年,你在哪里?——从企业家到企投家》峰会在佛山顺利举办,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老师进行了《水大鱼大与企投家时代的到来》主题分享。上千名来自全国的企业家齐聚于此,与吴晓波老师共同探讨如何把握未来十年中国的经济。




以下为吴晓波老师演讲全文(有删减):


10年好像并不是很遥远,但是我们站在2018年的5月份回望2008年的5月份,你会发觉很多事情的变化是我们10年前根本难以想象的。


比如10年前没有智能手机,乔布斯还活着,当时全世界最大的手机公司是谁?诺基亚,今天它已经倒闭了,倒闭的时候全球总裁在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倒闭了,我们好像什么东西都没有做错,但是我们今天就倒闭了。”


10年前没有微信,甚至10年前没有微博,10年前没有天猫,10年前没有小米,10年前没有共享单车,10年前没有今日头条,没有滴滴打车,没有美团大众点评,10年前京东的销售额是10亿人民币,去年1000 亿,10年涨了100 倍,10年前这些东西都没有。


10年里面中国发生了特别多的数据变化

经济总量增长2.5倍

中国人民币规模总量增长3.25倍

外汇储备增长1.5倍

汽车销量增长3倍

电子商务在社会零售总额占比增长13倍

世界500强中国公司从33家增加到115家

高铁里程增长183倍

城市化率提高了12个百分点

北京十亿美元富豪数超过纽约

深圳房价涨了4.7倍

阿里和腾讯交替成为亚洲最大市值公司

……


我们看到的这些变化,有些是线性的,有些是非线性的。但是,每个企业在过去的10年、20年里面,没有一个企业跟这个国家是一帆风顺的。过去的10年里面,一些能够走到今天的伟大企业,比如阿里和腾讯,都是因为他们不断自我突破和变革。


中国制造黄金10年,1998年到2008年,2008中国外贸出去,08年跌了24%,09年跌了16%,然后开始稳定。所以阿里B2B部门上市的时候,刚刚是中国制造业由黄金10年走向衰落的拐点时刻,你就是一个天神你都没有办法逆转变革的趋势。


在过去的10年里,如果没有天猫,如果没有蚂蚁金服,如果没有余额宝,如果没有菜鸟网络,甚至没有现在马云提出的新零售,阿里会走到今天吗?每家企业都是一个死去活来的过程。


没有所谓的传统行业,也没有所谓的新兴行业,有的是你能不能跟上这个时代变革的步伐,不断进行自我革命。


马老师能够走到今天,除了长相没有变以外,其他都变了。所以他要做102年企业,你不知道他要翻多少次烧饼,要完成多少次自杀,他不可能用1999年的战略走到2008年,他也不能用2008年的战略走到2018年,所以他不可能用2018年的战略走到2028年,这就是人不断自我迭代的过程。



1

中国企业变革的四个周期


我是做企业研究的,我研究中国企业变革。如果长期来看,今天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人人都在纪念40年,今天在座的每个人都是这40年经济改革的获益者,或者中国绝大多数的公民都是这一轮改革的获益者。


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这40年中国的改革并不是一个政策逻辑所产生的结果,有几次巨大的迭代,长期性的迭代,而且政策周期是10年左右发生一次变化。


接下来的10年里面,站在2018年来看,我们所熟悉的环境和要素发生了什么重大变化?


第一,全球化的停滞,“中国制造黄金十年”终结。


1978年以后3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成了全球化最大的获益者。中国通过廉价的劳动力、低廉的优惠政策,形成制造业巨大的洼地优势,把全世界的产能吸引到了中国。我们用时间换空间,把生产出来最便宜的东西卖到各个国家。


但是现在,很多工厂搬到了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家,中国的成本优势结束了,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全球化的进程在全球范围内终结了。2008年到2016年全球贸易增长几乎为零,制造业需要重新想象。


第二,成本提高+电商冲击,传统产业大规模洗牌。


当全球环境发生变化的时候,天崩了,地也裂了,在本土市场里面,我们看到了电商对制造业巨大的冲击,渠道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制造业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被非常血腥地切掉了。


第三,中产崛起,“价廉物美”模式崩溃。


2009年,我们访问了当时20多位企业家,他们都在中国做企业至少二十年,从这次访问中,我们得出的一个结论是,本土企业家面对市场的创新不足。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那时候的消费者没有一个人愿意为你的创新买单。但是今天,随着新中产的崛起,人们开始愿意为创新、为好的产品买单了。


第四,移动互联网,制造业、服务业和金融业的结构性破坏。


我在2005年做过一个判断,未来十年内,中国传统制造业80%的企业都会被淘汰掉,今天我还坚定地认为,未来很大一部分的制造业企业会离开这个市场。就像当年的马云,如果不进行自我突破,走不到2008年。今天仍然是巨大变化的时代,制造业、服务业和金融业发生了结构性破坏。



2

中国产业变革进入下半场


在过去几年里到底是什么在发生变化?这些变化一定还没有结束,它是正在进行时。


第一,媒体突变,从单向传播到社交化传播。


1995年我就在南方都市报开专栏,当年每一篇稿子我都写得特别认真,收到了很多的读者来信。到了2014年我仍然非常勤奋地写每一篇稿子,但是我收到的信越来越少,我的读者都去哪里了呢?后来我发现他们都去朋友圈了。


所以在2014年的5月份,我对所有开专栏的媒体说,从5月8号开始我不能给你们写专栏了,我要给自己写专栏,后来就有了吴晓波频道。


英国历史学家柏林认为有两种传播模型,一种叫积极自由,你可以在广场上任意表达你的观点,另一种叫消极自由,你有表达的权利,也有离开的权利。


在互联网来之前,或者在微信来之前,中国市场没有消极自由的权利,但是今天你可以拒绝传播,哪怕在广场上天天对你洗脑,你也可以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拒绝接受。


第二,受众突变,大众消失、圈层出现。


今天,无论你卖什么产品,冰箱、空调、洗衣机……在中国都已经没有统一市场,每个人都活在不同的圈层中。这时候“市场”实际已经不存在了,每个人会根据自己的年龄、审美、收入、区域特征去选择不同的品牌。所以,几乎所有的行业品牌都在彻底细分化。


你只要找到喜欢你这个产品的人,你就能做出一家非常好的企业,商品创新的空间十分巨大,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仍然是一个创新的国家。


第三,渠道突变,金字塔的分销模式瓦解,社交、快递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