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明哲10年科技棋局的初心

核心提示:中国平安孵化科技平台进入了收获期,四家独角兽已经有一家上市,还有多家“准独角兽”处于处孵化期。走到今天这一步

中国平安孵化科技平台进入了收获期,四家独角兽已经有一家上市,还有多家“准独角兽”处于处孵化期。

走到今天这一步并不容易,因为在最开始,马明哲决心投资科技领域的时候,就有很多人问:“平安的金融做得好好的,怎么搞科技了?”当时BAT如日中天,小米、京东还处于追赶者的角色,传统金融机构被视为“大象”,而大象跳舞被认为只有IBM才能做得成,保险、银行被视为即将被替代的角色。

在平安做科技是幸福的。平安每年都拿出1%的收入做科技研发,这一“1%”直到去年才成为中国金融机构效仿的风潮。而过去10年,平安已累计投入500多亿元用于创新科技的研发与应用,未来十年预计还将要拿出超过1000亿投入科技。

而今,这一投入收获满满。仅数年时间,平安集团母体已孵化出四家独角兽,估值总计已超400亿美元。5月4日,平安好医生在香港敲响上市的锣声,正式开始上市交易。这是平安集团旗下首家成功登陆港股的“独角兽”,IPO时市值75亿美元。此前,金融壹账通、平安医保科技在今年年初完成融资,加上平安好医生,3家独角兽的估值水平总计达216亿美元。

看似“高大上”的估值,其实初心只是为了提升服务,让科技的力量将金融服务以更普惠的方式触达到每个客户。

5月27日,在中国平安成立30周年之际,马明哲说,“近十年来,我们充分应用现代科技,推出了智能闪赔,小额、简单案件,客户足不出户,用手机即可完成理赔。我们车险的‘510工程’,当事故发生时,在大多数的场景下,查勘员赶到主城区只要5分钟,郊外及三四线城市仅10分钟,这个时效比交警和救护车还快,刷新了全球纪录。”

近两年,平安还研发出国际领先的智能医疗读片技术、智能问诊技术,应用于保险客户体检、诊断,帮助医生更快速、及时、准确地把握客户病情,降低误诊率……

这些所有的“科技成果”,都可以理解为马明哲科技梦想绽放出的枝叶。而马明哲科技棋局的本质用意,可能并不在于此。

  走一步,看三步  

中国的金融机构是最早一批将计算机、互联网等科技应用在系统生产和服务上的,甚至早于目前早已闻名于世的互联网巨头。

马明哲一向是很有危机感的人。1988年,平安刚成立不久,主流电脑还是286配置的时代,马明哲在央行来考察时就说要让平安所有人都用上电脑,这在当时已属破天荒的先觉。上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大举进入中国,门户网站也才刚具雏形。1999年,平安成立了P18网站。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平安正式发力金融科技,初期目的主要是为强化自己传统金融业务的竞争力,跟上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新形势。

当时,互联网对传统金融机构的冲击尚未完全显现。支付宝仍是淘宝网的一个支付工具,央行尚未开始颁发第三方支付牌照,给银行带来巨大冲击的余额宝等货币基金还要在三年后才开始浮现。马明哲已经开始敏锐的察觉到,互联网技术即将给传统金融机构带来巨大冲击。

企业战略布局要看10年,即使初期多数人看不明白,平安孵化独角兽的成功,验证了马明哲早期下决心投入独角兽的决断力。

科技让人类社会发展加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更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造所有的行业,抓住这一机遇者即可实现弯道超车。传统金融行业本过去是坐商,老百姓要存钱、贷款、买保险要去营业网点。但在互联网年代,APP移动终端的广泛普及之下,服务场景、交易支付、产品购买,短短数年被科技公司如水坝般被“截流”或“绕道”。金融行业若不作出反应,则将沦为互联网的通道,遑论“基业长青”。

转型先打造团队,马明哲打造了一只有国际化背景的科技管理团队。2012年,马明哲挖来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在麦肯锡担任全球合伙人的的陈心颖,出任中国平安首席运营官兼首席信息执行官,负责IT、后援等重要运营及技术部门。2011年,邀请会讲一口地道中文的美国人计葵生担任陆金所联席董事长兼CEO。此外,聘请高管团队负责平安健康险团队向互联网化转型、打造孵化互联网创新业务平台、推出电子钱包“壹钱包”等。

经过数年发展,平安不仅在互联网转型浪潮下站稳了脚跟,甚至设立科技研究院,将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反向输出,赋能中小金融机构。

  独角兽四步炼成术  

经过数年发展,平安集团的科技业务成果逐步显现,已不仅仅是一家传统金融巨头,而是逐步向一家金融科技公司靠近。

此前,科技类独角兽一直由BATJ等互联网巨头孵化,传统金融巨头在这一领域尽皆“失语”,平安四家独角兽的成功孵化和上市,打破了传统金融巨头在这一领域的沉默局面。

目前,平安好医生已成功上市,陆金所实现全年首次整体盈利。平安医保科技和金融壹账通于2018年初分别完成规模为11.5亿美元和6.5亿美元的首次融资。实际上,平安旗下有10余家科技类公司,上述四家独角兽是首先孵化出来的一批。

独角兽的炼成包括四个阶段。陈心颖曾表示,科技公司的成长过程包括四个阶段,即建平台、聚集流量、提升收入、盈利。每一个公司都是按这四个阶段成长,因此每家公司对用户、收入重视程度不太一样。

成立于2011年9月的陆金所已进入盈利期。作为全球互联网财富管理平台之一,陆金所的架构为“三所一惠”,直到2016年1月,陆金所完成了12亿美元融资,当时估值185亿美元。根据平安集团财报,2017年,陆金所控股首次实现整体盈利,这是由于在财富管理、消费金融、机构间交易等领域快速发展。截至2017年末,陆金所平台注册用户数突破3300万,较年初增长19.2%;资产管理规模4616.99亿元,较年初增长5.3%。在消费金融领域,截至2017年末,累计贷款量6158.33亿元,其中无抵押贷款量3987.64亿元,有抵押贷款量2170.69亿元;管理贷款余额2884.34亿元,较年初增长96.7%。在金融机构间资产转让交易领域,全年交易规模5.38万亿元,同比增长28.1%。

刚刚上市的平安好医生收入快速增长。2015-2017年,平安好医生分别收入2.79亿元、6.02亿元和18.68亿元,营收保持快速增长势头。截至2017年末,平安好医生累计注册用户约1.9亿,同比增加46.6%;自有医疗团队888名医生,外部医生2100名。

对平安集团来说,“独角兽”是长期“孵化”的结果,具体来说,是迁徙转化和交叉销售,提高客户在平安产品上的留存率的结果。前者包括互联网用户与客户之间的相互“转化”;公司的客户购买另一公司的金融产品,从而成为另一公司的客户的“迁徙”。

截至2017年底,平安集团同时是互联网用户的客户1.36亿人,较年初增长37.6%,在整体客户中占比82.0%;同时是APP用户的客户1.27亿人,较年初增长78.0%,在整体客户中占比76.9%。

  建立生态圈闭环 

平安的最新目标是成为国际领先的科技型个人金融生活服务集团。平安1.6亿金融客户中,每一个客户使用2.33个产品,60%以上客户为中产。

这一成绩的取得,是在用金融科技改造的后果。平安的金融科技已经超越“金融+科技”阶段,接下来十年,平安要走“金融+生态”新发展模式。通过建立各大生态圈,再将金融业务注入其中。

“金融+生态”的思路是:第一,用科技强化主营业务,强化核心竞争力;第二,用科技建立生态,生态圈里面包含平安好医生、平安医保科技、金融壹账通等平台;第三,通过生态建立起来后,把金融注入生态。由此可见,马明哲的科技转型棋局,落脚点仍是金融,这是马明哲和平安的初心。

实际上,平安的生态圈,包括金融生态、医疗生态、住房生态、汽车生态和智慧城市生态五大生态圈。与其他机构不同,平安创造科技平台,背景是拥有庞大资源的集团,这使得平安有实力、有耐心支持科技公司的发展。

如,平安好医生成立只有10年,已完成场景阶段,步入获取流量阶段。房生态中,平安已覆盖一手房、二手房、行业供应链,满足按揭、保理、信用贷款等场景。汽车生态中,将线上的汽车之家与线下4万家4S店链接起来,将汽车保险、个人汽车租赁、信用卡等场景植入其中。

马明哲在2017年股东大会上表示,“科技转型不是简单的建立一个网上保险、网上银行,这种还是传统的方法。把生态建立好了,再把金融业务注入其中,这种金融服务让客户感觉更舒服,更加容易去满足客户的需求。这种发展才是可持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