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双赢背后:贾跃亭续命,许家印未败,但造车机遇在流逝

“双赢”并不是结局,只是大战前夕的预热。FF内部人士告诉笔者,“解除之前的协议是下一步仲裁的诉求,出结果估计得半年以上。”

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恒大健康前期提供的8亿美元在今年7月已基本用完,FF不得不用裁员、降薪的方式来维持核心研发与生产项目的推进。仅剩的资金能否撑到5亿美金到账未知,长袖善舞的贾跃亭要和时间赛跑。

但恒大不可能让8亿美元打水漂,许家印对于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野心勃勃。如今正是FF虚弱之时,为了让世界最领先的新能源车技术在恒大手中落地中国,许家印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势必会在后续真正的仲裁大戏中与贾跃亭死磕到底。

“双赢”的假象

25日晚间出现了神奇一幕: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交仲裁的Faraday Future和恒大健康都发布公告称自己获得了“胜利”,在零和博弈中取得了“双赢”的结果,其实是双方进行了一场文字游戏。

FF表示,针对恒大健康的紧急救济申请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渠道获取资金。

恒大健康则发布公告称,仲裁员驳回SmartKing彻底剥夺时颖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于较早驳回Smart King突然提出的接触Season Smart资产抵押权申请。

推敲之下不难发现,FF拿到了他们想要的融资权利,开放全球融资。恒大健康的后半部分也证实了这个结果,同意Smart King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估值不得低于上轮,对外融资额不超过5亿美元。

为了便于大家理解,需要厘清这些出现在公告中的公司。Smart King是香港时颖公司与FF以合资模式设立的一家新公司,前者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而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占33%股权,而剩余22%股权将作为股权激励预留给公司员工。2018年6月,恒大健康全资收购香港时颖公司,正式入主FF。

“这次紧急救济只有一个诉求,就是开放5亿美元的融资权,所以我们才说获得全面胜利。”FF内部人士告诉笔者,恒大的公告将紧急救济与其他仲裁诉求混淆,解除与恒大的合作协议,以及获取更大的融资权,仍需要等待仲裁的结果。

笔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FF是同时申请的紧急救济和解除协议等仲裁,“在某种程度上,你可以将其理解为紧急救济只是针对恒大仲裁的一部分。后续仲裁,估计还得半年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恒大健康控股的时颖仍“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也就是说,即使贾跃亭依然长袖善舞,为FF拉来了5亿美元融资,许家印这头“大灰狼”仍旧可以一口吃下,掌握着一定的主动权。

因此抛开后续解除协议等内容的仲裁,FF谈全面胜利为时尚早,双方仍处于僵持阶段。双方均未达到自己真正的目的,“双赢”表面下,更多是双输之实。只是在这个阶段性的战役中,贾跃亭又“续命”了一回,拿到了5亿美金的融资权,可以再拼一把,去保住自己对FF的控制权。

求钱若渴,时不贾待

当下,钱,真是FF最缺的。

去年年末,在FF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恒大伸出了援手。2017年11月30日,在一系列子公司、合资公司的安排下,恒大健康就与FF达成协议以20亿美元获得后者45%的股权。根据用业内知情人士的话来说,这笔钱就是救命钱,否则FF可能破产。

不过,FF烧钱实在是太快了。根据双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5月25日,恒大提前支付8亿美金投资款,但到了7月份,这笔钱已经基本用完了。之后双方签订补充修订协议,约定在2018年内提前支付5亿美元。

双方分歧由此产生。瞄准了FF新能源汽车技术的恒大以未达成补充协议付款条款为由,拒绝提供FF的“救命钱”。但FF方面认为公司已达成要求,恒大拒绝支付就是违约,因此在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

时间在等待中流逝,贾跃亭没有傻等,而是四处求援。知情人士告诉笔者,贾跃亭早已接触新的投资人,但是并不顺利。

但FF现在可以通过什么进行融资呢?

就贾跃亭本人来说,曾经,长江商学院的“中国好同学”曾宣布向乐视汽车投资6亿美元,比如今贾跃亭需要的5亿美金还多1亿。但在现在的中国,他多家公司被列入“老赖”的名单,很多人用“信用破产”这个词来形容他。靠自己刷脸,这条路走不通。

剩下的只有FF本身,它的技术以及产品未来的前景,而这些恰恰是吸引许家印投资的关键,恒大6月的公告中,罗列了FF一些成就:在中美提交申请专利近1500件,已有专利超380件,加之百公里加速、续航里程以及无人驾驶技术等。

FF某离职高管对笔者表示,“FF的车是好的,贾跃亭找了不错的团队操盘。”不过多位业内专家对此表达不同意见,他们认为,专利无法准确衡量一个造车企业的真正实力,很多企业都不会申请专利,而是以商业秘密的方式对技术进行保密,“专利数量的说服力不够强”,他们对于FF的技术还是持怀疑态度。

这些技术对于急于进军新能源汽车的许家印来说是无价之宝,明眼人都能看出恒大对于FF不只是做一个投资人那么简单,而是需要有控制权。

留给贾跃亭的时间不多了。

FF内部人士对笔者坦言,由于恒大健康的问题,FF的项目确实受到了影响,“正在通过裁员和降薪的方式自救,维持核心研发和生产项目的推进。”10月22日,FF以内部信宣布被迫降薪20%,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只领取一美元年薪。

若在年底仍旧找不到新金主,FF的资金还能撑多久?贾跃亭还能拿住FF这枚最后的翻盘筹码吗?答案并不乐观。

许家印仍有后手

前FF员工告诉笔者,“贾对FF的控制欲很强。”而且失去了乐视之后,FF就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贾不会轻易交出控制权。但许家印看上的就是FF的新能源汽车技术,觊觎FF的控制权。或许,许老板原计划是让贾主动放弃或者逐步蚕食,但他低估了FF对后者的重要性,如今谈判破裂,许家印也不会留手。

如前文所说,在昨晚与FF的文字较量和实际结果来看,贾跃亭拿到了他想要的,但由于融资权利受到约束,恒大显然不是真正的输家。

现在融资额度就5亿美金,最多不超过11.25%的股权比例,如果是单纯的财务投资,FF的未来并不明朗,投资人需要知道究竟还需要投入多少钱,而不是“再多一些钱就可以量产”的空话。现在正是经济下滑、资金紧张的时刻,财务投资者更是谨慎。至于战略投资,获取技术的话,又过于鸡肋,贾跃亭是一个强势的人,新投资人并没有那么好找。

另外,恒大继续“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也就是说,如果FF稀释原有股权来发行新股的话,恒大可以行使优先购买权,进一步巩固其在公司的股权地位。这样一来,贾跃亭虽获亟需的5亿美金,但无异于饮鸩止渴,自己对于公司的控制权被逐渐蚕食,很可能最后是给别人作嫁衣裳。

在投票权设计上,Smart King采用AB股方式,恒大的投票权是1股1票,而贾跃亭等老股东有1股抵10票的投票权,股权激励没有投票权。计算可得,恒大目前的投票权是12%,贾跃亭是88%。如果贾跃亭愿意将手中不超过11.25%的股票以最高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他对公司的控制力也会降低。

许家印等得起,老贾等不起。对于贾跃亭来说,一分一秒的时间流逝是逐渐走向彻底失败的倒数计时。现在的经济环境并不理想,如果贾跃亭找不到合作伙伴,恒大还能少花钱,何乐不为?拖住贾跃亭,并不是坏事。

当然行使优先权或者花钱直接拿下FF的控制权,许老板还是愿意的,毕竟他进军汽车的野心早已显露无疑。

入股FF之后,FF中国已成为恒大法拉第未来,并在南沙建立汽车生产制造的基地。9月,恒大集团以近145亿元的价格入股广汇集团,后者拥有遍布全国的汽车经销商网络。本月16日,恒大没有被仲裁影响进度,5000万人民币成立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是技术推广、销售汽车。

最后一步就是拿到FF的控制权,获取关键技术为其所用,加速其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因此,许家印不会轻易放手FF,双方必然会死磕到底。

但许老板有更多选择,最终的后手或许就是放弃掌控FF,另起炉灶。

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选择,如今人才已经被各家新造车势力挖的七七八八,再打造一个团队,需要花费更多的财力和精力,不过他赌得起。但贾跃亭可能就此失去了进军中国的机会,哪怕最后成功量产,新品牌很难在美国市场立足,没有中国这个巨大的新能源车消费市场,贾跃亭基本也就失去了未来。

(来源: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