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顺长城黎海威:未来两年外资A股投资比重或接近公募

10月18日,在2018亚洲指数与量化投资洞见峰会上,景顺长城基金量化及指数投资总监黎海威指出,外资对A股的影响正在加大。未来A股纳入MSCI以及FTSE的比重可能较快上升。

目前外资在中国自由流动市值的占比有6%左右,如果加上外资在未来两年进入中国市场的总体资金可能在800亿美金左右,那么外资和公募在中国自由流动市值的占比将非常接近。

黎海威认为,MSCI以及富时的纳入是A股开放的标志性事件。MSCI和富时为代表的国际性大型公司把中国的A股纳入它的全球新兴市场指数,最大的变化会让外资机构,不管是被动的还是相对指数做主动,或者指数增强型都必须逐渐从0开始,增配中国的A股市场。基本是明年的5—8月有可能把纳入份额一次性通过两步提供到20%,同步把创业版也纳入考虑范围,把中盘指数逐渐的一部分以20%的权重纳入MSCI中国指数国际指数的范围里去。

从资金流向来看,如果中期看5年,可以对比台湾的情况,1997年台湾被纳入,初期外资机构的占比不到10%,大概是在6—7%,过了10年左右,稳定在25%,A股的速度可以参考,也许在早期时会更快。

黎海威指出,在未来两年,外资进入中国市场的总体资金可能在800亿美金左右,外资的影响在逐渐上升。

目前为止,外资在中国自由流动市值的占比有6%左右。外资即QFII加上陆港通,北上资金。

6%是什么概念?可以对比一下,中国的社保是5.4%,保险公司5.3%,公募基金9.4%。

说明外资已经变成了非常大的体量,如果再加800亿,它和公募的比重非常接近。

在每天的交易量里,北上资金的交易量占到3%,如果在某个月集体的进或者是集体的出,特别是在汇率上有一定的预期和波动时,这个市场上某些白马股有可能集中会被杀跌,一旦杀跌,如果是高质押,有些股票下来,可能会导致中小板有进一步的杀跌。

最近一两周,可以看到这个趋势,与中国汇率的最近预期的管理有关系,比如说现在6.9,今年的额度出来可能会变成7,或者是7点几,外资肯定短线会有规避的动作。

“如果它边际上的影响力在加大,我们可能就需要把外资作为一个类型的机构客户来重点研究一下它资金的配置风格。” 黎海威说。

黎海威表示,在新兴市场,比如说在韩国、台湾看到的例子是,当外资进来时,一般来说价值股或者是基本面比较好的白马股会跑赢,初期的这一两类风格可能会跑输。UBS做过相关分析,外资比较喜欢大盘股,低贝塔,低波动,高风控股票,价值型策略在过去一两年比较青睐。

不过,北上资金和价值风格的相关性最近有所降低。

“最近有些价值型失衡,可能价值型的策略逐渐在退出,往趋势性策略进行转移,并不是外资做短线或者做中线趋势,但有可能会考虑一个问题,因为价值型策略一般来说在去杠杆违约风险上升的时候有压力,结合到今年3月以后到7月,中国去杠杆做得比较迅速或者是激烈一点,价值股有一段时间有压力,因为5月上升的时候有可能会跑输,可能会有一定的调仓,但高质量的股票或者是高roe或者是现金流比较好的是一直持续在拉。” 黎海威说。

在外资加快进入中国股市时,A股量化投资进一步发展。中国开始做量化投资操作是2009年,A股的量化投资具有自身的特点。黎海威认为,A股和其他主要市场的相关性较低,波动大。选股空间大,市场有效性较低,量化投资有比较优势。

黎海威指出,“A股本身指数和全世界的相关性非常低,长线看它的相关性,大部分都是在0.3、0.4、0.5的范畴。从2005年到现在,虽然波动率非常高,最大回撤到了70%,发达国家的市场最大回撤是50%左右,它的年化收益率还可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阿尔法比较不错,但贝塔层面上,它的夏普比率显然不高。”

“我们讲到中国的贝塔情况还是比较痛苦的,阿尔法的情况看起来非常有空间。选股空间大,行业选股的空间非常大,由于整个指数波动非常大,可能你适当的要进行行业和指数贝塔方面的控制,这样的表现会相对比较好。主要的选股型策略,在A股的表现都比全世界包括全世界新兴市场要来得好。” 黎海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