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局批复西藏信托资产证券化业务:要求严控通道 审慎开展pre-ABS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西藏银监局对西藏信托正拓展的消费金融、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给予了监管意见,借此或可管窥监管态度。

就西藏信托《关于就开展信托个人贷款业务变更部分要素的请示》,西藏银监局同意适当调整信托贷款额度,但拒绝调整融资主体范围。一位华北地区信托人士称,信托个人贷款业务可以通俗理解为消费金融业务。

2015年9月,北京银监局发布了《关于加强信托公司个人信托贷款业务风险防范的通知》。分析人士称,通知主旨很简单,就是个贷的事信托也能干,但必须懂个贷技术,有个贷系统,加强主动管理,防止个贷风险。

银监局同意西藏信托在满足监管要求的前提下,结合融资人所在企业经营发展情况及实际融资需求,在抵押率不超过70%的前提下,按需适当提高贷款额度(不得超额放款),并做实抵押担保及贷后管理,有效强化信托贷款贷后管理力度,确保贷款资金有的放矢,避免贷款资金被挪用现象发生。

前述人士称,其所在公司做个人信用贷比较多,额度较小,一般不涉及超额放贷,如果涉及超额可能是有质押物的个人贷款,比如房抵贷。此前,有部分地区发布的《关于加强个人消费贷款管理防范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的通知》规定,原则上不发放金额超过100万元或者期限超过10年的个人综合消费贷款。

当地银监局还认为,将未在工商登记中列示,但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情况(如“代持”或“暗股”)纳入融资主体范畴,仅通过企业出具的相关证明文件,难以合法有效证明其股东有效身份,借款人挪用贷款用于非经营用途的可能性较大,存在违规发放个人经营性贷款的风险。

因此,按照审慎监管原则,银监局不同意西藏信托关于变更融资主体范围的申请。

10月11日,银监局还公示了西藏信托《关于开展企业资产证券化相关业务的请示》,并批复同意其在合规经营前提下,按照信托部年初工作会议中有关“引导信托公司深度开展标准的信贷资产证券化和企业资产支持票据业务”精神,短期内适当参与开展企业资产证券化相关业务,切实做好前期业务储备,为下一步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奠定坚实基础,并按照一事一议原则逐笔上报审核后有序开展。

不过银监局同时提示,由于该类业务多为“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委托方以银行居多,且单笔业务规模较大、期限较长。

因此,要求西藏信托一要严控整体“通道类”业务规模;二要控制此类业务新增的笔数和单笔规模,避免过度扩张;三要审慎开展pre-ABS业务,优先选择委托人资质实力强、资产质量好、流动性好的项目,不得变相为银行等金融机构规避监管充当通道,一经发现将采取严厉监管措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7年时西藏信托曾指出,虽然制定了以消费金融业务、资产支持证券业务、并购信托业务为重要发展方向的业务规划,但一方面新业务的培育尚需时间,对弥补原有业务的萎缩仍有一定难度,另一方面业务创新亦面临较大挑战,稍有不慎也可能造成新的风险点。

资料显示,西藏信托注册资本为10亿元,西藏自治区财政厅持股80%。截至2017年底,管理信托资产规模为4244.58亿元,其中近七成投向金融机构和工商企业。

银行间市场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西藏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23亿元,同比下滑52.6%;净利润5893.84万元,同比下滑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