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PMI波动难撼广东制造业,基本面要这么看

作为制造业大省,广东制造业的任何细微变化都格外引人关注。

最近,一个经济数据的变化,就引发了人们对广东制造业的讨论。

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数据显示,8月广东省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49.3,较上月回落0.9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50.9)回落1.6个百分点,也是自2016年3月以来指数第一次落至荣枯线(50.0)下。

数据一出,担忧的声音便冒了出来,甚至网络上开始出现“广东制造业将入寒冬”的声音。如何辩证看待PMI跌破荣枯线?关于广东制造业,真相究竟如何?

综合今年以来的宏观经济数据表现和专家的分析,8月份广东制造业PMI首先是一个高基数基础上的波动,此前广东制造业PMI已经连续29个月呈扩张态势;其次,分具体行业来看,行情向下的主要是高污染高耗能传统行业,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增长强劲;此外,珠三角制造业的龙头城市先进制造业比重持续提升。这显示广东处在新旧动能接续转换,质量效益稳步提升阶段,即使受外部环境影响有所波动但稳中向好的大方向没有改变。

高基数区间波动

首先,仍从PMI数据看。广东省经信委给出的判断是,工业经济运行受外部环境出现明显变化影响,稳中有变的形势初步显现,但态势总体平稳。

所谓“外部环境出现明显变化”,更为具体地指向了国际经济政治因素急剧变化带来的消极因素,必须承认这对既是制造业大省又是外贸大省的广东产生了一定影响。自今年5月份以来的数据显示,出口订单、原材料库存和用工等指数曾连续数月居于荣枯线以下。

但需要指出的是,数据的波动也存在一定的技术性因素。在此次PMI回落至荣枯线下之前,广东制造业PMI已经连续29个月呈扩张态势。而以广东制造业如此庞大的体量来讲,长期维持和形成相对较高基数的难度较大。

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也指出,广东制造业本轮盘整是在一个较高基数区间出现的。

类似的盘整也曾出现在2015年。2015年9月开始,广东制造业PMI亦曾走低,但仅持续7个月后就迎来强劲反弹,并进入较长时间的持续扩张。

从今年1-7月广东省规模以上工业的指标看,虽然同比增长的速度仅为5.9%,但规模以上国有控股企业同比增长7.2%,规模以上民营工业企业增长8.1%,电子信息业、电气机械业和汽车制造业等三大支柱产业分别增长9.2%、8.1%和10.5%,增幅均高于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平均水平。

就业直观反映实体经济行情。据广东省人社厅数据,截至6月底,全省城镇新增就业、失业人员再就业、就业困难人员实现就业人员分别完成年度任务的66.1%、52.6%和74.3%。二季度末,全省城镇登记失业率2.41%,同比下降0.03个百分点,控制在3.5%的目标范围内。

总体上看,广东省制造业已经积聚了一定的扩张势能,正在适应稳中有变的新情况,走向更稳定的发展区间。

先进制造业产销两旺

分具体行业来看,虽然8月广东制造业PMI指数回落,但是部分行业的PMI数据呈现不错的扩张势头。其中,电子信息业和医药制造业PMI分别达到了55.7和55.6。

上半年广东制造业31个大类行业中,19个行业增加值增速高于全省规上工业平均增速,占比超过60%。这显示,广东制造业基本盘依然稳健。

同时,广东制造业在结构优化和新动能孕育形成上已有起色,这种趋势尤其在广东制造业上半年的数据对比中十分明显。

从上半年的数据看,广东制造业结构和工业投资结构均属“稳中向好”,尤其表现在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快速增长,制造业产业结构持续优化。数据显示,广东上半年在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投资方面同比分别增长12.3%、21.1%,分别拉动全省工业投资5.1个、3.9个百分点。上半年广东全省先进制造业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55.7%,相比一季度提高了0.6个百分点,而其上半年增加值增长8.4%,对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的贡献率高达74.4%。高技术制造业上半年增加值增长8.8%,比全省平均增速高2.6个百分点;占全省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为30.1%,比一季度提高0.2个百分点。

以符合产业升级的产品产量、增速为例,4K电视产量达到844万台,增长29.8%,4K机顶盒用户数累计1197.45万户,较2017年底增加217.45万户;工业机器人产品产量增长51.8%;新能源汽车实现增长76.3%;集成电路产量实现增长12.9%。

而另一方面,上半年增加值出现负增长的“低迷”行业,则集中在有色金属、黑色金属、金属制品、木材加工等8个行业,多为不被鼓励的高载能、高污染传统产业。

不同行业有进有退正显示了广东工业投资结构的持续优化。

核心城市“压舱”制造业

作为广东省制造业和支柱产业的“压舱石”,珠三角几大核心城市的数据也能一定程度上反映广东制造业的景气度。

今年上半年,深圳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分别增长10.7%和9.9%,分别快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3.3个和2.5个百分点;广州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提升占比分别为61.0%和12.8%,同比分别提高3.7个和0.7个百分点。珠海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分别同比增长11.8%和14.9%,分别占规上工业增加值的55.2%、29.8%,比重分别提高2.3和0.6个百分点;东莞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工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0.3%和12.5%,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比重分别达到52.9%和39.1%,比重分别比一季度提高2.0个和2.1个百分点。

从数据看,无论是广州、深圳,还是珠海、东莞,其上半年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在增加值上均实现接近或超过两位数的增速。深圳、珠海两市甚至在固定资产投资方面也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速。

珠三角制造业发展起步早遭遇转型阵痛也早,加速转型升级早已成为广东制造业的核心焦点。广东已明确,2018年内力争新建5家省级制造业创新中心;争取在粤东、粤西沿海经济带各创建一家省级创新中心;继续促进智能制造项目建设,建设第二批省智能制造公共技术支撑平台,启动2018年智能制造骨干(培育)企业建设,继续实施机器人产业发展专项行动等。

经过多年高速发展的积累,广东经济综合实力基础扎实,经济总量连续29年稳居全国第一。在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转型期,经济数据有阶段性波动应科学理性看待。应看到,广东在新动能培育、结构调整上布局及时,为应对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打下了基础和积累了后劲,制造业结构、营商环境和对外开放层次正在向更高质量阶段迈进,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势能正在积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