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款增速创39年新低,大家的钱到底去哪儿了?

“定期存款哪家强?XX银行帮你忙:1万起存,期限1天-2年,利率上浮30%最高年利率可达2.73%……”

“XX银行特为您推荐多款创新型存款类产品,大额存单利率上浮40%,特色储蓄上浮30%以及预期最高年化收益可达5.3%的理财产品……”

“【XX银行】尊敬的客户您好!我行现发行保本结构性存款,1年期,预期年化收益率4.58%……”

上面这样的短信,想必很多人已屡见不鲜。实际上,近年来几乎所有的银行都感受到了吸收存款的艰难,不少银行甚至大打出手开展吸储大战。

更有数据显示,今年6月,我国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同比增长8.4%。往回看,这一数据可谓是最近40年“谷底”。记者统计发现,自1979年至2018年这39年间,我国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同比增速从未跌破9%。而2018年2月以来,存款余额增速均在9%以下。

钱到底去哪了?是中国人“没钱”了吗?

金融机构存款增速创1979年以来新低

Wind数据显示,1978年12月,我国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同比增长为6.9%;1979年12月,同比增长18.00%,增速大幅上涨。此后,1979~2014年间,我国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同比增速均保持在10%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进入1979年以后,我国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增速出现了两次高峰。

其中,1994年~1996年我国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的增速明显提高,并在1996年4月,同比增速达51.90%,这是我国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增速的第一个高峰。

而2000年后,我国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同比增速出现了第二次高峰,即在2009年6月,各项存款余额同比增长达29.02%。但在此之后,我国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同比增速一直处于整体放缓趋势,甚至在2014年9月,各项存款余额增速首次跌破10%,之后增速一直保持在9%~14%间波动。2017年末,各项存款余额增速降为9%。

进入2018年,记者发现,1月份这一指标刚反弹至10.5%,2月便又开始下滑,并出现自1979年以来首次跌破9%的情况。自此直至7月,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同比增速均低于9%,甚至在2018年6月出现自1979年以来的最低增速,仅为8.4%。

换句话说,2018年2月以后,我国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同比增速已经逼近40年来的最低水平。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1月至7月各项存款余额分别为167.97万亿元、167.67万亿元、169.18万亿元、169.72万亿元、171.02万亿元、173.12万亿元、174.15万亿元,各项存款余额同比增速分别为10.50%、8.60%、8.70%、8.90%、8.90%、8.40%、8.50%。

这不禁让人心生疑惑,钱到底去哪了?

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近年来,存款增速放缓已成为银行业内较为普遍的现象。短短三年间,各项存款余额的同比增速已从13%以上降至今年的不足9%,这是197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他表示,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近几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有所放缓,是导致居民存款增速放缓的根本原因;

第二,房地产市场持续火爆;

第三,随着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追求,居民的消费观念和消费行为也在发生变化,这突出表现在,消费升级成为时代潮流,各种欲望满足的即时性提高,超前消费、攀比消费和借贷消费增加,文化娱乐消费增长较快,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储蓄率下降等;

第四,金融脱媒与利率市场化进程加快,使得金融业乃至泛金融业的竞争更加激烈,货币基金、理财产品、保险产品、以各类宝宝理财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等,因为金融市场发展带来的多样化投资产品备受客户追捧,都在抢夺着客户的存款,居民财富多元化的趋势非常明显。”

这样看来,并不是中国人没钱了。而是中国城镇居民收入放缓的同时,钱跑向了楼市、消费市场和理财市场。

结构性存款高增长态势可能放缓

不难发现,近年来,存款有向理财产品转化的趋势。而银行也投其所好,将理财产品作为揽储的重要渠道。但在资管新规落地后,理财产品打破刚性兑付,同时收益率有所下跌。

同时,在监管要求表外回归表内的背景下,存款对于银行显得更加重要。而结构性存款正好属于表内存款。虽然结构性存款属于高成本负债,银行却不惜高息揽储。记者注意到,目前金融机构各项存款增速放缓,但是各大银行结构性存款对存款增速贡献占比却一直增加。

比如,华夏银行在半年报中指出,截至2018年6月末,结构性存款为770.66亿元,占客户存款的5.27%,较2017年末增长123.37%。

根据民生证券的统计数据,自2017年3月至2018年5月,银行结构性存款对存款增速的贡献度占比在整体上呈现持续增长态势。2017年3月,大行和中小行结构性存款贡献度占比为5%以下,而到了2018年5月,大行结构存款贡献度占比接近20%,中小行约为35%。不过,6月大行和中小行结构性存款贡献度占比均有所下滑。

民生证券分析认为,7月结构性存款月度增量大幅反弹,大行、中小行分别新增580亿元、4427亿元。在新型理财产品尚未规模化推广以前,企业与居民客观上存在较强的理财需求,银行的结构性存款较好地平衡了安全性与收益性,成为理财的替代品。

考虑到7月银保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结构性存款纳入存款管理,要求银行须具备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且有真实的交易对手和交易行为,这对于前期在负债压力下使用假结构性存款进行揽储的银行会有冲击;同时还新增了结构性存款销售的相关要求。因此中长期看,银行结构性存款膨胀的局面或将减弱。

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资金运营中心主任张铭富指出,结构性存款实际上是一种替代理财的方式。虽然资管新规出台后,要求银行理财产品打破固定利率,但投资人对理财还是抱有刚性需求的,那么结构性存款就是一个很好的替代。同时,在存款增速放缓,银行间存款竞争激烈的情况下,结构性存款也能够弥补存款的不足。

王军也指出,作为理财产品的替代,上半年结构性存款的贡献确实是在快速上升,但近期又出现一些新的变化——结构性存款的增速正悄悄放慢。这既有货币政策变化的因素,也有监管趋严的因素。

从货币政策层面看,央行定向降准与扩大MLF的资金投放,使得银行间流动性近期得到大幅改善,极大缓解了银行负债端的资金压力,客观上使得结构性存款供给减少、增速放缓。

从监管政策层面看,银行理财新规要求,发行结构性存款的商业银行应当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这一严监管的规定事实上打击了那些不符合规范,只是作为高息揽储工具发行的假结构性存款。

同时,王军表示,预计未来随着资管新规的逐步落地,商业银行对结构性存款的高度依赖将进一步减轻,未来结构性存款的发行还将进一步放缓,此前的高增长态势可能将难以为继。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