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券商分类评价要来了!哪家会下调?41家券商遭55项处罚,项项扣分,这家被扣14.5分,要罚哭了

核心提示:又到券商分类评价揭晓的敏感时点,罚单所带来的扣分项,是最能对分类评价带来影响的。一年来各券商的丢分项有哪些...

又到券商分类评价揭晓的敏感时点,罚单所带来的扣分项,是最能对分类评价带来影响的。一年来各券商的丢分项有哪些?

券商中国记者统计,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在2017年5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期间,累计发布了55张“罚单”,被点名处罚的证券公司达41家,内控合规问题是各家券商被处罚的重灾区。

评价期内,另有44名证券公司高管及从业人员被证监会及派出机构处罚,违规买卖股票这条“红线”多次被踩踏。

去年的评价期内,中小企业股转系统对主办券商所开罚单成为新增扣分项,共50家券商领79张罚单,今年评价期内,股转系统给券商开出的罚单数量则大幅减少,14家券商领17张罚单。

经券商中国记者不完全统计,共有13家券商本年度分类评价期内被扣分数超过5分,包括西南证券、东北证券、国联证券、新时代证券等。

投行业务内控违规、券商员工私下接受客户委托买卖证券、从业人员非法持有股票是上述券商被罚的“三大重灾区”,这也将直接牵累券商分类评级结果。中小券商处于寒冬期经营压力巨大,再遭遇分类评价降级,无疑是“雪上加霜”。

各大券商已经于6月20日之前将自评结果报送监管部门,结果呼之欲出!监管部门发送给各券商的通知显示,2018年证券公司分类评价A、B、C三大类别公司的比例原则上分别为40%、50%、10%,这与去年一致。

41家券商遭罚,内控合规问题为重灾区

券商中国记者梳理,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在2017年5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期间,累计发布了55张“罚单”,被点名处罚的证券公司达41家。

其中,为证券公司及其子公司下达了38张罚单,为分支机构下达的罚单有17张。

投行最严内控新规7月1日实施,券商中国记者梳理去年券商的扣分项,因内控管理不合规的处罚占绝大多数。

西南证券遭罚最重,该证券公司分别在2017年5月12日和5月16日收到证监会的两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在担任大有能源2012年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保荐人和鞍重股份重大资产重组财务顾问期间存在未勤勉尽职和虚假记载、重大遗漏等问题,累计被罚没3600万。

依据《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2017修订)》第九条“公司被实施没收违法所得行政处罚,或者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因对公司违法违规行为负有责任被实施没收违法所得行政处罚的,每次扣6分”等规定,西南证券这两次内控不合规的问题需要被扣除12分。

另外,今年初证监会通报证券行业“自查自纠、规整规范”专项活动现场检查情况时,因投行内控违规点名包括西南证券在内的6家券商,西南证券被采取公开谴责并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其相关人员被采取公开谴责或监管谈话的监督管理措施。根据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相关条款,西南证券再扣2.5分。

上述相加,西南证券一共要被扣14.5分,相当惨重。在过去的三年中,西南证券分类评级成绩不断跳水。2015年评为AA级,2016年评级为A,2017年分类评级中,连跌6级,从A级跌到了C。

新时代证券也因投行内控问题被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没收业务费收入1676.96万元,并处以1676.96万元罚款。依据上述规定,要被扣掉6分。

东北证券因内控不完善,经营管理混乱,除限期整改外,被吉林证监局责令暂停开展代销金融产品业务6个月,并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

根据“公司被实施暂停业务许可行政处罚,或者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因对公司违法违规行为负有责任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的,每次扣8分”的规定,东北证券要被扣掉8分。

44名从业者遭罚,违规交易证券凸显

证券从业人员买卖股票是从业“红线”,但屡禁不止。券商中国记者统计发现,员工违规私下接受他人委托或借他人名义持有、买卖股票,是券商从业人员被罚的主要原因。

评价期内,一共有44名证券公司高管及从业人员被证监会及派出机构处罚,其中安信证券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蒋政、民族证券的机构销售部总经理助理姚丽、华泰联合证券投资银行部副总监广宏毅因借他人名义或接受他人委托持有、买卖股票,分别被没收违法所得,处以罚款,并处3到5年证券市场进入。

时任华泰联合证券投资银行部副总监广宏毅,私下接受他人委托,使用“孙某峰”证券账户买卖证券,共获得违法所得145.25万元,被证监会做出责令改正,给予警告,累计罚没581万元,并对其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的措施,直接影响职业生涯。

时任民族证券机构销售部副总姚丽,控制使用堂弟、叔叔的证券账户买卖股票,累计成交金额5.13亿元,获利约30万元。2018年4月13日,证监会对姚丽作出“没一罚三”处罚,累计罚没120余万元,并对姚丽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根据《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2017修订)规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因对公司违法违规行为负有责任被采取一定期限内市场禁入的,每次扣7分”以及“证券公司控股子公司纳入母公司合并评价的,子公司被采取上述措施的,按以上原则减半扣分”等规定,安信证券因此要被扣7分,民族证券的母公司方正证券以及华泰联合证券的母公司华泰证券分别被扣3.5分。

此外,太平洋证券、中金公司子公司、中投证券等16家券商存在高管或从业人员违规持有、买卖股票的行为,分别被处以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分别被扣掉1.5分到6分不等。

因西南证券、新时代证券的投行业务违规问题,相关8名员工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罚款。

自律监管罚单锐减

去年,实行自律监管的股转系统对主办券商所开罚单成为新增扣分项,2016年5月1日至2017年4月30日期间,股转系统一共给券商开了79张罚单,50家券商“领罚”。

而今年股转系统给券商开出的罚单数量则大幅减少。券商中国记者统计,从2017年5月1日至2018年4月30日,股转系统一共给券商开了17张罚单,涉及14家券商。

其中,华林证券在担任族兴新材主办券商期间,因未能督导公司正确办理股票暂停转让及未能督导公司及时披露重大信息,被股转系统下达暂停从事部分推荐业务三个月的纪律处分,并记入诚信档案。

根据《证券公司分类监管规定》(2017修订)“证券公司被证券期货行业自律组织采取书面自律监管措施的,每次扣0.25分;被采取纪律处分的,每次扣0.5分”的规定,华林证券要被扣掉0.5分。

东兴证券、华龙证券、申万宏源证券因未勤勉尽责、未能尽职履行持续督导义务等原因,均被采取了2次“自律监管措施”。按每次扣0.25分计算,分别应被扣除0.5分。

另外,方正证券因信披违规被上海证券交易所做出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扣掉0.5分。

分类评级对券商展现六大威力

高考夺魁,一般用“鱼跃龙门”来形容其影响,分类评级结果如此牵动各证券公司的神经,也正因为其带来的影响。

证券公司分类评级结果直接挂钩监管的态度和尺度,挂钩既有业务展业和新业务申请,还挂钩券商的投保基金上交额和银行贷款授信。

就拿近期大热的CDR来讲,证监会明确的创新企业十大保荐机构全部是2017年被评出的AA类券商,这十家券商可以做独角兽主保荐机构,其他证券公司可按规定与这些券商进行联合保荐或联合主承销。

此前的报道中,券商中国已梳理过分类评级带来的六大影响,如下:

一、直接钩挂监管态度和监管尺度

中国证监会按照分类监管原则,对不同类别证券公司规定不同的风险控制指标标准和风险资本准备计算比例,并在监管资源分配、现场检查和非现场检查频率等方面区别对待。

二、直接挂钩既有业务展业

证券公司分类结果将作为证券公司申请增加业务种类、新设营业网点、发行上市等事项的审慎性条件。

例如最严股票质押新规要求,按照分类监管原则对证券公司自有资金参与股票质押回购交易业务融资规模进行控制:

分类评价结果为A,自有资金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公司净资本的150%;

分类评价结果为B,自有资金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公司净资本的100%;

分类评价结果为C,自有资金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公司净资本的50%。

再看证券公司场外期权业务,场外期权新规明确将对交易商实行分层管理,证券公司被分为一级交易商和二级交易商,两者之间交易权限差距巨大。具体如下:

1.证券公司开展场外期权业务,分为一级交易商和二级交易商。

2.最近一年分类评级在A类AA级以上的证券公司,经中国证监会认可,可以成为一级交易商;最近一年分类评级在A类A级以上的证券公司,经中国证券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备案,可以成为二级交易商。未能成为交易商的证券公司不得与客户开展场外期权业务。

3.一级交易商可以在沪深证券交易所开立场内个股对冲交易专用账户,直接开展对冲交易。

一级交易商应当根据自身合约设计要求及标的范围确定是否接受二级交易商的个股对冲交易。

一级交易商应当建立公平、公正的个股期权报价机制,不得利用交易优势地位等进行不正当竞争。

4.二级交易商仅能与一级交易商进行个股对冲交易,不得自行或与一级交易商之外的交易对手开展场内个股对冲交易。

二级交易商应确保其与对手方和一级交易商分别达成的个股期权合约挂钩标的、合约期限、合约规模、收益结构等交易要素基本保持一致。

三、直接钩挂新业务申请

证券公司分类结果将作为确定新业务、新产品试点范围和推广顺序的依据。

四、直接钩挂投保基金上交额

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公司根据证券公司分类结果,确定不同级别的证券公司缴纳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的具体比例。根据2013年证监会“证监会公告〔2013〕22号”通知,保护基金规模在200亿以上时,AAA、AA、A、BBB、BB、B、CCC、CC、C、D等10级证券公司,分别按照其营业收入的0.5%、0.75%、1%、1.5%、1.75%、2%、2.5%、2.75%、3%、3.5%的比例缴纳保护基金。

五、直接钩挂券商债券业务

当前,无论券商自身发债,还是作为投行给企业发债,都与证券公司自身的评级息息相关。自身评级低的,自身发债成本自然就高,作为投行在市场上承揽债券项目优势就不足。

六、银行贷款授信

券商信用业务无疑最为赚钱,但信用业务对现金流的要求也非常高,不少证券公司纷纷从银行获得一定额度的授信贷款,用以周转流动性。但如果券商分类评级不高,素以风险管理著称的银行,自然“三过你家门而不会入”了。

(来源:券商中国)

(编辑:张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