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股票赚的钱太多,他自己砸盘!结果被证监会罚款100万

核心提示:股票低买高卖才赚钱,这是从南山敬老院到北海幼儿园都知道的常识,可是有人偏要反其道而行,原因竟然是——嫌自己...

股票低买高卖才赚钱,这是从南山敬老院到北海幼儿园都知道的常识,可是有人偏要反其道而行,原因竟然是——

嫌自己赚得太多了!!!

近日,证监会官网放出了一份处罚通知书,里面的内容着实让人震惊了一把。

通知书显示,时任国泰君安场外市场部总经理助理、做市业务部的负责人王仕宏,怕赚钱太多了,一心想着亏损,故意砸盘压低股价!

看到这你是不是一脸黑人问号——这世界居然有人嫌自己赚钱太多???

16只股票盘尾异常波动,牵出“奇葩人”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先来带大家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

在2015年12月31日,当全国人民都沉浸在新年即将来临的欢乐中时,圆融科技、凌志软件、福昕软件、中兴通科、卡联科技、搜才人力、智通建设、许继智能、梓橦宫、粤林股份、青雨传媒、首都在线、伊赛牛肉、中喜生态、ST复娱、蓝天环保等16只股票的股东不淡定了,伴随着新年的烟火,这些股票在盘尾开始急速下挫......

最后收盘时,圆融科技、凌志软件等13只股票当日收盘价跌幅超过10%,青雨传媒跌幅最大,达 19.93%。

1月4日开盘后,以上股票迅速恢复12月31日盘中价格,圆融科技、凌志软件、ST复娱当日涨幅达18.18%、17.58%、14.83%,出现明显异动。

面对这种异常波动,各方调查很快启动,最后的结果却让人啼笑皆非.....

据新浪财经,事件源于券商国泰君安内部的“作死”行为。2015年12月31日14点50分,国泰君安做市业务部为执行本部门“卖出做市股票、减少做市业务当年浮盈”的交易策略,上述16只股票以明显低于最近成交价的价格进行主动卖出申报,导致上述股票尾盘价格大幅波动。

作为券商的做市部门,居然要减少当年浮盈,这究竟是谁的主意?

说到这,就不得不说一下导演出这部“奇葩剧”的奇人

证监会的处罚通知书显示,本次主要对两名主要责任人做出处罚:

一是王仕宏,男,1977年1月出生,台湾居民,时任国泰君安场外市场部总经理助理、做市业务部负责人。

二是陈杰,男,1979年5月出生,时任深圳小乘登陆新三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小乘登陆新三板)总裁。

这两人关系密切,据证监会公告,王仕宏与陈杰自2014年相识,二人通过手机通话、微信联系频繁,在北京、上海经常会面。其中,2015年12月,二人通话联系45次,有16个自然日每日均有多条微信联系,并见面多次。2016年1月3日、5日二人在上海、北京会面。

在2015年底,王仕宏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自己的部门居然已经超额完成了当年的业绩考核,面对这样的好成绩,他没有膨胀,而是冷静的思考了“我2015年超额完成业绩,那2016年业绩考核起点会不会就高了?”

随后他为了不被提高业绩考核起点,就联系了他的“好(猪)哥(队)们(友)”陈杰,二人合谋一起操纵压低股价。

据中国基金报报道,王仕宏在未向公司领导和部门领导请示并得到批准的情况下,同意做市交易总监李某凯对国泰君安重仓的30只股票执行“不低于前一日收盘价20%就可以卖”的交易策略,并将拟低价卖出股票清单告知陈杰。

2015年12月31日,陈杰控制操作三个账户在当天14:10以后委托买入32只国泰君安做市股票,与王仕宏掌握的30只重点减仓股票清单的重合度高达28只,重合率高达93.33%。

且28只股票委托下单买入顺序与重点减仓清单的排序完全一致。每只股票均委托1笔,委托买入股数均为1000股,均以低于12月30日收盘价的15.25%-21.13%的价格申报。

随后就出现了文章开始的一幕......

被罚100万,两人仍想申辩

证监会处罚通知书披露了操作手法:

国泰君安做市户利用做市商地位,在做市交易过程中采用在收盘前10分钟以主动低价申报卖出成交的方式打压或锁定股价,在收盘前1-3分钟内单笔低价申报卖出与陈杰的三个账户的低价申报买入成交锁定收盘价。或者在收盘前10分钟内先低价申报卖出与陈杰的三个账户的低价申报买入成交,而后通过持续低价申报卖出吸引投资者低价申报买入并成交。

而对于处罚,王仕宏则提出申辩意见,请求免予或减轻处罚:

其与陈杰之间不存在密切的关系,没有将交易策略故意泄露给陈杰。

主观方面没有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的故意,做低14只股票价格的动机实质是对做市业务部门所拥有的股票价格真实性做一次压力测试。

本案属于公司行为,其只是执行者,无权利更无办法控制做市专用证券账户。

而陈杰则提出如下申辩意见:

没有操纵市场的主观故意,也没有合谋操纵行为。

预先下单是根据市场经验,预判交易对手行为后进行的验证行为,不构成操纵行为。

而证监会则给出了回应:

在涉案行为发生的2015年12月,二人通话、微信联系十分频繁、多次会面。涉案当日两人存在微信联系。且王仕宏还把一些“内部资料”泄露给陈杰,说明了两人的密切关系。

关于操纵行为,主观方面,王仕宏具有打压或锁定相关股票交易价格的意图,而故意实施涉案交易行为;王仕宏与陈杰两人操纵前后及操纵当日通讯、联络情况及两人控制账户交易情况足以证明王仕宏与陈杰事前存在意思联络,希望打压或锁定相关股价,操纵意图明显。

客观方面,王仕宏利用国泰君安做市商地位,通过日内连续买卖,并在交易日尾盘以大幅低于投资者买入申报的价格卖出。陈杰控制的账户在特殊时点对国泰君安做市户低价卖出的股票进行买入,买入股票情况与国泰君安做市账户重点减仓股票清单高度重合,买入顺序与重点减仓清单的排序完全一致。

关于违法主体,对于买入股票的仓位,需在做市决策会议上讨论决定,并有不低于6人的书面签字;对于做市专用账户资金调动,需要由王仕宏发起,并经风控、场外市场部总经理、公司分管领导、计划财务部审批后划拨。

但是做市交易日常卖出股票,并不需要类似流程审批和签字。具体做市交易买卖股票,王仕宏有权根据季度检视会、做市决策会议的决策授权,根据市场情况进行一些调整,不超出授权范围即可。

根据国泰君安做市业务部季度仓位检视会议纪要,一是季度检视会并未提出“不低于前一日收盘价20%就可以卖”的交易策略;二是会议讨论的27只股票名单与涉案当天的30只股票清单相比,仅有两只股票相同。

面对一系列的证据,最后这两人被分别处以100万元的罚款,这下就更不用担心自己赚太多怎么办了。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编辑:梁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