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亟需完善科学决策制度和问责制

核心提示:6月20日,审计署审计长胡泽君受国务院委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2017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报告。 2...

  6月20日,审计署审计长胡泽君受国务院委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2017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报告。

  2017年,中央财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支出分别增长7.1%、5.3%,保障了重点领域发展需要。积极财政政策对民生领域投入明显加大,这包括医疗、教育、扶贫,加强就业和社会保障工作,推动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等。这些民生领域都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推手,也将是高质量发展的“试金石”,积极财政政策应该继续不断发力,让民众有更多的获得感。

  另一方面,老百姓普遍关注的“三公”支出也呈现减少的趋势,决算报告显示,2017年,中央本级因公出国(境)经费16.83亿元,减少1.99亿元;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23.17亿元,减少11.87亿元;公务接待费3.6亿元,减少4.01亿元。这得益于严格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国务院“约法三章”有关要求,以及近年来不断推进的公车制度改革。

  同时,审计发现的种种问题显示,加强项目绩效管理和问责制的建立仍然任重道远。现代公共决策理论认为,项目决策首先应该建立在科学决策基础之上,并且要进行事后的绩效评估。

  比如,有关地区少征或违规使用相关资金177.25亿元,62.79亿元专项资金闲置1年以上;206个污染防治和生态修复项目未按期开(完)工,43个项目建成后效果不佳。另外,发改委安排支持的18个项目无法按计划实施或超过1年未开工,地方未及时申请调整,导致中央基建投资2.55亿元闲置。

  资金闲置是导致财政资金效率低下的重要原因,是对公共财政的一种极大浪费。资金闲置说明立项并未建立在科学决策基础之上,对于项目执行过程中的职责划分不清晰,有些环节可操作性不强,这都提示地方政府,现代决策制度亟需建立与完善。现代决策制度也要求建立带有硬约束的问责制度。对浪费公共财政资金的现象进行严格的问责,才会倒逼科学决策的发生。

 

(编辑:欧阳觅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