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被儿子骂死…”杭州大批老人积蓄被掏空,观察三四年出手仍被骗!涉及数亿元

核心提示:杭州56岁的陈阿姨生活全乱套了,她在一个叫爱福家的养老服务机构购买了50多万元的养老产品,上个月中旬传来消息,公...

杭州56岁的陈阿姨生活全乱套了,她在一个叫爱福家的养老服务机构购买了50多万元的养老产品,上个月中旬传来消息,公司董事长涉嫌跑路,陈阿姨的钱泡汤了。

这家机构,在杭州有16家门店,据估计,仅陈阿姨所在的门店,就有会员三四百人,多以老年人为主,他们最多的投入了上百万元,像陈阿姨这样投入五六十万元的,大有人在。

来自杭州警方的消息,截至6月中旬,西湖公安分局共接爱福家报案人员2500多人,涉及金额数亿元。

图片来源 / 新华社

免费住养老院

还能拿利息

陈阿姨是爱福家紫荆花路联合大厦门店的会员,这个门店是爱福家在杭州的多个分部之一。

日前,钱报记者来到联合大厦门店时,店内已经没有工作人员,杂物满地,一片狼藉,门口还贴着宣传海报。

图片来源 / 钱江晚报

办公室很大,办公区还摆着10多台电脑,后面像是活动区,有麻将机、乒乓球台。

陈阿姨是在2014年通过广告宣传接触到爱福家项目的。

“一开始,并没有买产品,它这里提供了场所,老年人可以打牌、聊天、喝茶,我们就来这里聚会解闷。”渐渐来得多了,在业务员的推销下,陈阿姨开始投钱,“我们看中它是养老产品,觉得以后年纪大了,用得上。”

图片来源 / 钱江晚报

根据店内的宣传海报,爱福家是一个叫华晚集团的下属品牌之一。华晚集团声称是领先的老龄产业整合运营平台。公司成立于2013年,总部在南京,全国近200家客服中心,会员总数近百万。

集团下属品牌中,满城芳是领先的养生服务社区,定位是养生养老综合体,全国有四个基地,分别在南京、青岛、杭州、海口。

“给我们许诺的是,投入40万,以后它集团下的这四个基地就可以免费住。”70多岁的江大伯从去年开始,陆续投入近50万元。

钱报记者从几位会员处了解到,这个“免费住”的标准,每个人从业务员处得到的说法是不一样的,有些是60万,有些是30万,这笔钱在合同中被称为保障金。

除此之外,钱投入之后,每个月还可以拿到一定比例的回报。回报率根据保障金的额度大小,最高的每年13.5%,最低的每年9%。

“还说这些保障金,以后老人去世了,能让子女继承。“江大伯说。

“我们还去他们南京那个养老基地考察过,确实不错,实实在在有房子,有院子。“实地看过后,陈阿姨吃了定心丸,”还有杭州那个,就在余杭,我也去过很多次,真是个养老的地方。“

因为接触比较早,陈阿姨算是爱福家的老会员,她说,出事之前,自己每个月都能拿到合同中许诺的回报,从未出过问题。

因为是分批买入产品,每购买一次都要签一份合同,到现在为止,陈阿姨手上已经有十多份合同,不过,这些合同最初是艺术品交易合同,去年开始,变更为居家服务合同。

董事长的最后一次会议

小张是爱福家紫荆花路的员工,2014年左右入职,她自称投入18万元购买了公司的产品,出事后钱都打了水漂。

据小张说,爱福家在杭州有16家门店,每个分部都是独立法人,陈阿姨合同上的杭州翰泽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就是紫荆花路店的法人。

她估计自己所在的门店有会员四五百人,基本都是老年人,像陈阿姨这样50多岁的算是年轻的,“在杭州,我们会员算少的。”

小张说,以往,南京总部每个月都会提前把款项打过来,用来支付给客户,“5月份的时候,说因为收购了上市公司,钱下来没那么快,到七八号的时候,说会打来两个亿,到了10日又通知,董事长曹斌铭要开语音会议,解释款子问题。”小张说,这个也很奇怪,以往都是开视频会议的,“第二天的会议开到晚上11点多,听完我整个人都瘫了。”

“强制客户和员工都签署股权协议,就是要求把所有到期款都兑换成股权,我们问两个亿什么时候来,说不会有了,以后也不要想了。“小张说,他们都不能接受这个说法,四处向集团求证无果后,到附近派出所备案,并通知各自的客户。

小张当时还不知道,这是董事长曹斌铭最后一次给他们开会,自此之后,曹斌铭失联。

5月12日,南京金基广场物业贴出一则告示:

江苏爱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租赁金基广场的部分办公场所,于2018年5月8日停止办公,该公司管理层领导目前无法联系。

近日不少当事人聚焦在广场,我们已上报有关部门。告示中提到,要求当事人到投资缴款所在地报案。

告示中的爱晚公司就是爱福家在南京的总部。

小张觉得事发太突然,但在钱报记者对受害老年人的走访中了解到,也并不是毫无迹象。很多老人大手笔购入爱福家项目是从今年开始的。

“原来它的合同期限都是一年,今年说可以三个月,短期就能拿出来,我想想很快就能把钱拿回来了,就放进去了30万元。”陈阿姨说。

不少人就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短期项目,加上之前积攒下来的对爱福家的信任,就大笔买入,最终被套牢。

余杭满城芳养老项目已停业

图片来源 / 钱江晚报

满城芳余杭项目位于临平世纪公园附近,这是一幢独栋大楼,大楼顶上挂着满城芳几个红色大字。

根据满城芳官网介绍,满城芳星海大厦(杭州基地)占地面积8473平方米,共21层,四至七层为老人康复医院,八层以上为老人公寓。

陈阿姨等人就是被带到这里来参观,里面是公寓式装修,他们被告知这幢大楼是华晚集团买下做养老的。

日前,钱报记者赶到这里时,还未进门就被一位中年男子拦住。

“这里是不是养老公寓?”记者问。

男子说,已经没有了,这幢大楼是属于杭州超越公司的,2014年买下来,然后租给爱福家,“也不是全部租,只是3楼,以及8到19楼,根据他们的装修方案装修,合同本来到今年6月份到期。”

男子表示,他们是房东,超越是杭州本土公司,和江苏华晚没有任何关系,“如果是他们的,法院公安会来查封的。”

钱报记者提出能不能上去看一下,被对方拒绝,“我们也被他们牵连了,警方要求我们配合调查。”

随后,记者在天眼查上查询到,江苏爱晚投资有限公司是杭州超越实业有限公司的参股公司。而此前也有媒体爆出,爱福家全资子公司以及控股的公司超过了百家,结构复杂。

钱报记者查到,2013年和2017年,杭州的两家爱福家机构曾两次被曝光,原因是卖理财产品却无金融许可资质,还被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查处过。

5月28日,浙江省消保委发布了和爱福家事件相关的消费警示,警示提到今年3月份,有消费者投诉,一年前,与杭州某公司(客服中心)签订了一份艺术品交易合同,如今合同到期,要求退还货款,遭拒绝。省消保委调查发现,该涉案项目是上述公司在杭州专门针对老年消费群体运作的艺术品投资理财项目。项目运行涉及多方主体,关系错综复杂。该杭州公司未按注册地址营业,法人代表注册信息为假,无法正常联系。

据了解,爱福家公司总部所在地江苏南京的公安机关也已对此事立案侦查。杭州西湖公安分局也表示,针对此事已全面开展接警登记及相关核查工作,投资人可以到户籍所在地或实际居住地经侦大队或派出所报案登记。

老人观察三四年才出手还是被骗

5元办个会员卡,就能来门店吃喝玩乐

投40万就能免费养老

不少老人是被爱福家今年的短期产品套牢

被骗后大多瞒着子女,不敢说,怕被骂

图片来源 / 钱江晚报

“我观望了三四年,做梦也没想到还是掉进坑里了。”68岁的陈大伯至今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觉得自己足够谨小慎微,投入前搜集了很多信息进行判断,但最终他还是没躲过陷阱,49万,他和老伴的全部家当,说没就没了。

出事后,陈大伯至今没跟儿子说过,老两口默默承担着这个噩耗,钱报记者采访到的涉事老人,几乎都选择瞒着子女,理由也都差不多:“不敢说,会被骂死的。”

多则四五十万,甚至上百万,少则三四万,这些老人,几乎倾其所有,把养老钱都投进这个项目。

观察了三四年

出手还是被骗

陈大伯是爱福家紫荆花路分部的会员,他是从去年开始购买爱福家的产品,“一开始投入1万,后来慢慢追加了10多万,今年又投了30多万,一共是49万。”

早在2013年左右,陈大伯就知道“爱福家”,当时身边有熟人购买了这个机构的产品,向他推荐,但被陈大伯拒绝,“我不相信啊,我什么理财产品都没买过,弄不懂,也不信。”

但这几年,陈大伯和老伴经常会去爱福家参加聚会。这里可以打牌、打乒乓球、喝茶聊天,有时还会组织大家短途旅游。

“5元办个会员卡就能来。我们就一个孩子,已经成家了,平时家里就我们俩,也没什么事,社区活动室很多都是更年轻的人,搓个麻将都嫌我们手脚慢,玩不到一起,来这里的是年纪差不多的,一起聚聚还挺热闹的。”

三四年下来,陈大伯一直秉承着“不懂理财,也不乱买”的原则,始终没出手,一直到去年。陈大伯因为生病做了两次大手术,两次手术期间,儿子总共也就在医院待了几个小时,都是来签字。“他经常出差,忙得不行,根本抽不出时间来陪我们。”那次之后,陈大伯有很强烈的感觉,“以后养老,肯定指望不上孩子,要自己想办法。”

而爱福家声称是一家养老平台,成为会员,可以优先享受旗下的养老产品,免费住养老院。

“可以长期住,也可以候鸟一样飞来飞去,还有医疗服务,有人做饭,本金到期了,想取就取出来。”业务员向陈大伯推荐的是,买的越多享受的服务就越多。

陈大伯说自己也没有盲目相信,去网上查了很多资料,“我看到很多新闻上都有关于它的报道,还有知名演员来代言。”

陈大伯说:“关键是,我都观察它三四年了,一直都很正常啊。所以去年先投了一万进去,看看没事,后来胆子就越来越大了。”

今年3月份,爱福家推出三个月短期的产品,陈大伯想想很快就能把钱拿回来,一下子就又投了30万进去,“做梦也没想到会出事。”

投入40万

就能免费住养老院

老人手里的合同

图片来源 / 钱江晚报

和陈大伯一样,觉得自己不是头脑发热的还有70多岁的蒋大伯。

“我南京去了两趟,看它那个养老院,庭院式的,有池塘,养的有鸡鸭,相当好,养老养生结合的,杭州那个我也去看过,像五星级宾馆,比一般的养老院好太多,看了后就动心了。”

蒋大伯还认真研究过爱福家的董事长曹斌铭。

“他是个大孝子的形象,时时刻刻提起他的父亲,我们这代人最重这个了,对了,他说父亲还是个老兵,我也是老兵,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蒋大伯拿出手机,里面有他今年和曹的合影,见过本人后,他更加相信这个公司,“我有三个小孩,都忙着工作,来照顾我不方便,我想着这个养老项目是个好事情。”

就这样,蒋大伯去年先投了一万,之后又陆续追加,一直到事发前,共投入了48万元。爱福家的工作人员给他的说法是,投入40万,集团下的养老院就可以免费住,本金以后还能让子女继承。

看起来,身材高大的蒋大伯是所有人中,情绪最为平静的,说话很慢,偶尔停下愣下神,眼睛盯着前方,又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就是一心养老,年纪大的人,最怕孤单,它的宣传真是抓住了我们老年人的心理,如果它这个不是养老的项目,我是肯定不参加的。”

架不住工作人员的热情

投了钱

图片来源 / 图虫创意

除了“养老“这个概念触到了老年人的痛点外,和经常见诸报端的、向老年人兜售保健品的产品套路一样,爱福家门店的工作人员对老人们极其热情。

“每次来,都很客气,泡上一杯茶,阿姨长阿姨短的。“陈大伯的老伴形容,真是比自己的孩子都热情,”我们老头子生病出院后,他们还带了水果到家里来看望,说实话,是挺感动的。“

60岁的刘阿姨是从外地来给女儿带孩子的,去年投了四万多元进来。

“外孙上学去,我一个人在家像哑巴一样,在这里,可以和其他人一起聊天,它这里场地大,有时候还组织大家包饺子,包馄饨,我说我没钱买产品,他们说没关系的,来玩就行。后来,实在不好意思,去年就投了。“

根据爱福家的宣传,依照投入金额多少,利息低的有近百分之十,高的则百分之十五,对于这个回报率,老人们都不觉得很高。

出事后被儿子骂作

老糊涂

爱福家曝出老板跑路的消息后,陈大伯等人都懵了。

“他就是太相信爱福家了,我不让他投那么多,他还骂我脑子不清楚,现在可怎么办。”陈大伯的老伴说着说着开始掉眼泪,“这些钱都是孩子以及亲戚朋友凑给我们,给他看病的,这下可怎么说?”

出事后,陈大伯没敢告诉儿子儿媳,老两口整宿整宿睡不着觉,默默消化这个噩耗,“不敢说啊,我儿子以为我在这里就买了一两万,还提醒过我说,小心点,别把棺材本都赔进去了。让他们知道,家里要乱套了。”

“我也不敢给我女儿说,她知道了,非吃了我不可。“56岁的陈阿姨是投钱最早的,2014年开始到今年,陆续投入了50多万,其中30多万是女儿的钱,放在她这里代为保管。

出事后,她一直瞒着女儿,直到上个星期,女儿要用钱,陈阿姨拿不出来了,才不得不说出来。

“她知道后就不理我了,我那天在她家等她到10点多,她也不愿意回来见我。“陈阿姨开始掉眼泪,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里面是她一段段带着哭腔的语音。

而出了事情后,第一时间告诉儿子的蒋大伯则被儿子骂了,“说我们两个老糊涂,败家子。”

卖的是养老产品,这是老人们不惜倾自己所有购买爱福家产品的原因之一,就像蒋大伯所说,这个主打击中了老人们的痛点,因为参与其中的老年人几乎都遭遇了养老之痛:子女太忙,无暇顾及。

除此之外,保本、回报率不高也不低,这些都让老人们吃了定心丸。

另一方面,以前,我们听到老人被骗的新闻,总认为他们是因为太无知,太盲目,没有预估风险的意识,但这次采访,我发现,被牵涉其中的老年人并非是盲目相信,在巨额投入前也尽自己所能做“功课”:比如观望三四年才出手,比如先小投入一点,比如搜集这个公司和老总曹斌铭的信息,比如了解国家的产业政策……他们觉得已经慎之又慎,只是现实的复杂性远超出他们的想象,所以最终还没躲过陷阱。

不过,和这些惨重的损失比,更让人唏嘘的是,出事后,大多数老人选择不告诉子女,而是独自默默承受,因为害怕被指责,害怕家庭失谐,害怕不被原谅,这种心理担忧和损失巨额财产的心理伤痛一样沉重。

上面这则新闻,令人唏嘘,但为人子女,小编想到的是,是否我们平时给予父母的关心和陪伴太少?人到老年,强烈的孤独感以及对于养老的担忧无处不在,而这些诈骗的公司正式抓住了老人的这一软肋进行逐一击破。

评论丨养老陷阱避之不及,需要监管斩断黑手

免费住养老院,还能拿利息,近年来“爱福家”以此为宣传噱头在全国吸纳着庞大的中老年群体加入其中。然而,前不久,这个号称有着强大背景支撑的公司却突然关停,消息一出波及全国百万会员,杭州一群大妈大伯也不慎落入其养老陷阱中。

以前说起老人被骗,总是认为老人太无知,太盲目,没有预估风险的意识。在这起案件中,是老人没有风险意识吗?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的老人观望三四年才出手,比如先小投入一点,比如搜集这个公司和老总曹斌铭的信息,比如了解国家的产业政策……他们觉得已经慎之又慎,只是现实的复杂性远超出他们的想象,所以最终还是没躲过陷阱。提高个人的辨识能力是一方面,但靠个人对抗集团化的骗局显然是无招架之力。

每一位老人心中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桃花源——可在风景秀美的地方安度晚年。而这样的养老服务陷阱能让老人屡屡中招,皆因参与其中的老年人几乎都遭遇了养老之痛:子女太忙,无暇顾及。

随着中国“4∶2∶1”家庭结构数量的飞速增长,家庭养老难题正日益凸显。“十三五”规划提出,“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通过购买服务、股权合作等方式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增加养老服务和产品供给。”养老产业作为“蓝海”产业,释放出巨大的投资机会。养老必然要走向市场化的道路,但是养老产业不同于其他任何产业,需要更稳重的市场化探索。

而现实中,一些民营养老机构存在“拿地难、融资难、补贴难”等瓶颈,一些养老机构又依靠民间融资驱动突飞猛进,容易引发资金风险。近年来,全国多地发生此类养老服务诈骗案件,而且涉及金额都很巨大。

行话说,老人的钱好骗不好赚,养老机构等涉嫌非法集资无非以下几种:

一是打着提供养老服务的幌子,以收取会员费、“保证金”,并承诺还本付息或给付回报等方式非法吸收公众资金。

二是以投资养老公寓或投资其他相关养老项目为名,承诺给予高额回报、或以提供养老服务为诱饵,引诱老年群众“加盟投资”。

三是打着销售保健、医疗等养老相关产品的幌子,以商品回购、寄存代售、消费返利等方式吸引老年人投入资金。不法分子往往通过举办所谓的养生讲座、免费体检、免费旅游、发放小礼品、亲情关爱方式骗取老年人信任,吸引老年人投资。无论是从养老、回报还是情感需求方面,这些陷阱能越挖越大因为个个都击中老人痛点。

此类平台频频出现负责人携款“跑路”的情况,究其原因,也大都因为这些企业从成立到破产的各个环节都没能被纳入到严格的金融监管之内,从而导致乱象滋生。有关部门能否及时跟进并落实监管显得尤为重要。去年4月,在14部委处置非法集资联席会上,民政部相关负责人提出,严控严查养老服务领域非法集资风险。养老服务是一个系统工程,完善养老服务需要形成制度合力。用制度激活民间资本对养老机构的投资热情,让正规养老机构能够顺利落地,同时更需要监管将伸向老人的黑手斩断。

小伙伴们,作为子女,我们也要常回家看看!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综合自钱江晚报(qianjiangwanbao;记者/摄影:吴朝香)、浙江新闻客户端(评论员 陈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