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国会听证:否认售卖“脸书”用户信息给广告商

核心提示:事件背景Facebook数据门爆发至今已经将近一个月。从最初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涉嫌利用Facebook的5000万用户数据...

事件背景

Facebook数据门爆发至今已经将近一个月。从最初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涉嫌利用Facebook的5000万用户数据操纵美国大选,到如今涉事用户数量升至8700万,美国各界对于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就此事向国会作证的呼声从未停止。今天,美国参议院司法和商业委员会终于联合召开了第一场听证会。

这场由44位参议员和扎克伯格组成的“多对一”听证会早就有迹可循。Facebook数据门事发后,多位美国国会议员呼吁扎克伯格向立法机构作证。扎克伯格此前接受CNN专访时亦表示,“如果这样做是正确的,我非常愿意去国会作证”。

尽管如此,近一半参议员出席的高规格听证会仍可谓罕见。另一边,鲜少在公开发声的扎克伯格首次出席听证会,在会前分别与多位律师和参议员会面,向他们“取经”。

美国当地时间4月10日下午2:15,美国参议院司法和商业委员会联合召开了主题为“Facebook,社交媒体隐私,以及数据的使用和滥用”的听证会。据悉,共有44位参议员参会,几乎占美国参议员总人数的一半。扎克伯格是唯一的作证人,这也是他首次出席国会听证会。

听证会持续了5个多小时。扎克伯格在会上回应了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商业模式、等诸多方面的问题。他表示,此前没有及时告知8700万用户数据被滥用是个错误,Facebook有责任杜绝此类事件。尽管广告是Facebook的主要收入来源,但他强调,Facebook绝不会在任何情况下售卖用户数据。

1、为何不尽早阻止Facebook用户数据被滥用?

出现在听证会现场的扎克伯格身穿笔挺的深色西装,不常在公共场合发声的他看上去有些紧张。

简短的开场后,扎克伯格首先宣读了证词。他再次就Facebook用户数据被滥用一事道歉:“我们没有对自己的责任进行足够广泛的洞察”,他说,“这是我的错,我很抱歉。是我创办了Facebook,也是我在运营它,我应该对此负责。”

根据扎克伯格此前对剑桥分析公司不当使用Facebook数据的回应,他们2015年就监测到了这起事件,却在上个月被知情人员曝光后才对剑桥分析公司采取措施。是什么导致如此严重的延迟?

“在得知这一事件后,我也第一时间问了我们团队这个问题”,扎克伯格说,“就我们所知,剑桥分析并未在2015年使用Facebook的用户数据”。他透露,2015年发现剑桥大学教授Aleksandr Kogan将数据与剑桥分析公司共享时,后者既没有发布广告也没有运营Facebook页面,所以当时Facebook没有任何理由禁用它。

不过,在扎克伯格看来,当时没有通知涉事用户的决定是错误的,而且这个决定还建立在“泄露的用户信息已被删除”的错误信息之上。他承认,受到牵连的8700万用户是此次事件的受害者,“他们不希望自己的信息被卖给剑桥分析公司,但却在我们眼皮底下真实发生了。虽然事情不是我们做的,但我们有责任防止它再次发生,也理应更早地行动起来”。

2、Facebook收集安卓用户的短信?

不久前,有媒体曝出Facebook收集安卓手机用户的通话时长和短信等信息。针对这个问题,扎克伯格解释称,Facebook有个通讯工具叫Messenger,它的功能之一是同步用户的手机短信等信息,但是要完成同步“必须经过用户的明示同意”。

随后,他详细解释了Facebook收集的数据类型:

第一种是用户自愿分享的数据,占绝大多数,包括公开显示的姓名、照片等。用户可以随时修改、删除、改变公开范围,具有100%的掌控力;

另一种是Facebook为了优化用户的广告体验而收集的特定信息,比如用户是否点击了广告等操作行为,用于判断广告投放是否准确。这类数据会让显示的广告与用户更相关,体验更好。用户同样可以选择禁止Facebook收集这类数据,但可能因为无法根据用户行为精准投放,导致广告体验差的后果。

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多次强调,Facebook上的用户数据归用户本人所有,即便是Kogan在收集8700万用户的数据时,用户也会被明确告知哪些信息将被收集,并要求明示同意。

不少参议员显然并不这么认为。一位参议员说,Facebook每年利用用户数据获取大量利益,用户却没有因此挣到一分钱,因此这些数据更像是属于Facebook,否则一旦发生泄露事件,用户应该首先知道,而不是等到被曝光才后知后觉。

3、Facebook卖用户信息给广告商?

本场听证会上另一个被多次提到的问题是,Facebook是否会售卖用户信息给广告商?

扎克伯格坚决否认了这个言论。他解释说,如果广告商想在Facebook投放广告,会先告知Facebook受众的特点,由Facebook完成投放。“比如一个滑雪商店想向女性售卖滑雪装备,我们会通过数据分析找出符合类似特征的用户,向这群人精准投放广告”,扎克伯格强调,在整个过程中,数据绝不会“易手”。

事件发生以来,Facebook靠广告赚钱的商业模式遭到了不少诟病。面对多位参议员的质询,扎克伯格毫不掩饰的表示,广告是支撑Facebook的主要收入来源。但他同时否认了“以后用户为了不看到广告需要付费”的说法,“我们没有不看广告需要付费的选项,因为我们提供的是免费服务”。

扎克伯格强调,免费的Facebook将永远存在,因为Facebook的社会使命始终是“连接每个人、让世界联系得更加紧密”。

4、Facebook是否赞成制定行业规范?

谈及召开听证会的原因,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Chuck Grassley在会前表示,用户有权知道Facebook如何与第三方平台共享和保护他们的信息,听证会旨在鼓励创新的同时,探索符合用户期待的隐私策略。

听证会上,至少3位参议员提问扎克伯格是否赞成制定行业规范,均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扎克伯格指出,他的立场不是无需规范,而是在网络变得越来越重要的当下,他愿意和参议员一起制定“正确的”规范。

不过,如果规范制定或实施不当,往往会对行业巨头更有利,扼杀“第二个Facebook”成长的可能性。因此,扎克伯格建议,制定行业规范应该从最终达到的效果出发来考虑,“如果规范过于严格,像Facebook这样的大企业可能会有更多资源能够达到要求,反而是小企业难以遵守”。

“我们(美国)也适用欧洲的GDPR(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吗?”一位参议员继续向扎克伯格发问。

扎克伯格认为,GDPR适用于欧洲,但是美国应该采用不同的规范。他提到,Facebook致力于摆脱势力控制和取得用户的明示同意,对敏感个人信息建立了特殊的同意原则,比如人脸识别。“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值得最好的隐私保护”,他话锋一转,“但是无论行业规范如何,Facebook仍然会坚持推进人脸识别等最先进的技术”。

5、未来将采取哪些措施防止数据滥用?

当地时间4月11日,扎克伯格还将出席美国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召开的听证会,主题为“Facebook:用户数据的透明度和使用”。南都记者注意到,扎克伯格将在会上发表的证词已经被提前公开,本次听证会上扎克伯格陈述的是简略版。

扎克伯格在证词中指出,Facebook要做的不仅是连接每个人,还要确保这些连接是积极的;不仅要允许人们发声,还要确保这些声音不会被用来伤害他人或散布谣言;不仅要让人们自己掌控信息,还要确保获取了用户数据的开发者也会保护这些信息。“总而言之,Facebook的责任不仅在于工具开发,还在于确保这些工具被用于正确的地方。”

此外,证词还详细回应了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情况和对应措施。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保证在2018年选举前完成4个方面的改变:

从现在起,每一个想要投放政治或事务性广告的广告主都将需要获得批准。要想获得批准,广告主就需要证实他们的身份和位置。任何未能通过此类审核的广告主将被禁止投放政治或事务性广告。

为了提升广告透明度,将开发一个工具,让用户看到页面展示的所有广告详情;

将要求管理大型页面的用户进行验证;

将雇佣几千名员工完成对上述用户和广告商的验证工作,并保证在2018年美国选举前完成。

“连接每个人、建设社区和让世界更加紧密的社会使命一直是我的最高优先级。只要我还是Facebook的负责人一天,广告商和开发者就不会凌驾于它们之上”,证词结尾,扎克伯格如此承诺。

【来源】南方都市报 文/蒋琳

(编辑:毕凤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