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义“自爆”山东短板 强调转变思维方式是关键

核心提示:思维方式不转变,新旧动能转换无从谈起。

2月22日节后上班第一天,“山东省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在济南召开。

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龚正主持会议时说,今年1月3日,国务院国函(2018)1号文正式批复《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这是我国第一个以新旧动能转换为主题的试验区,是十九大后获批的首个区域性国家战略。

查找不足 

刘家义在讲话中“自爆”山东短板。他说,“从产业结构看,我省主营业务收入排前列的轻工、化工、机械、纺织、冶金多为资源型产业,能源原材料产业占40%以上,而广东、江苏两省第一大行业均为计算机通信制造业;全国互联网企业百强我省只有2家,排名都在60名以后;从能耗水平看,我省能耗总量、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均居全国前列,能源消耗占全国的9%,其中煤炭消费量占全国的10.6%;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全国第一;万元生产总值能耗为0.57吨标准煤,高于广东、江苏等省。从发展质效看,我省2017年单位生产总值财政贡献率只有8.39%,分别比江苏、浙江、广东低1.12、2.82和4.20个百分点。”

刘家义说,“2016年,山东省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产值的比重为33.8%,分别比江苏、浙江低7.7和6.3个百分点,比我们的近邻河南还低1.1个百分点;全社会科技研发经费支出占比2.30%,分别比广东、江苏、浙江低0.22、0.32和0.09个百分点;PCT(《专利合作条约》)国际专利申请量广东有2.4万件,我省1399件,仅为广东的5.8%。这些数字,反映的是我省科技创新能力不强,警醒的是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正从我们身边悄然滑过。”

金融产业也落后先进省份。刘家义说:“注册地在山东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仅占全国的2.8%,相当于浙江的1/4、江苏的2/3;管理基金规模仅占全国的1.4%,相当于浙江的1/5、江苏的1/3。境内上市企业和‘新三板’挂牌企业数只相当于江苏的1/2、广东的1/3。”

刘家义强调:“最近,有研究报告认为,我省转调进程总体上落后于广东、江苏5年,有些方面落后得更多。”

刘家义还从“三个维度”方面做了进一步分析,一是对标广东、江苏差距越来越大。经济总量,山东省与广东的差距由2008年的5860亿扩大到2017年1.72万亿;与江苏的差距由50亿扩大到1.32万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山东省与广东的差距由2008年的约1350亿扩大到2017年的约5200亿,与江苏的差距由约770亿扩大到约2100亿。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也呈现继续扩大之势。二是环视周边,山东受相邻区域发展的挤压越来越重。向北,京津冀协同发展势头强劲,北京加快“瘦身提质”、天津加快“强身聚核”、河北加快“健身增效”,特别是雄安新区横空出世,定位“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未来发展不可限量。向南,长江经济带生机勃勃,其龙头上海建立了中国首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全力申建自由贸易港,将引领长江经济带进入发展新阶段,改变中国的经济地理版图。向西,中原经济区异军突起,随着粮食生产核心区、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郑洛新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中原城市群、米字形高铁网等重大建设蓬勃展开,区域发展地位猛升。特别是郑州,正从二线省会城市迈向国家中心城市,近年来山东省一些地方到郑州学习考察,无不为邻省的大思路大手笔大崛起点赞,甚至有“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之叹。三是放眼开放,山东参与国际合作的区位优势越来越少。2017年,山东省外贸依存度比全国低近10个百分点,与这种状况密切相关。可以判断,在我国“一带一路”对外开放格局中,山东的沿海区位比较优势正在迅速下降。

布局十大产业 

刘家义介绍:“今年1月初,国务院正式批复了这个总体方案,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审议了《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实施规划》《关于推进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的实施意见》。目前,综合试验区建设正在起势。我们规划的‘十强’产业,其中,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智慧海洋、医养健康等五个产业属于新兴产业,是培育发展新动能、赢得未来竞争新优势的关键所在。‘十强’产业中,绿色化工、现代高效农业、文化创意、精品旅游、现代金融等五个产业属于传统改造升级形成的产业,提升潜力巨大,要拿出更大气魄、动用更多资源,加快原有传统产业改造升级,要统筹推进钢铁、石化等产业优化结构,向高端化、集群化、基地化、绿色化发展。要提高龙头骨干企业纵向延伸、横向联合的能力,形成更具竞争优势的特色产业集群。例如,我省地炼行业规模大,但绝大多数企业只搞了个原油进口加工和成品油出口,实际上就是‘来料加工’,以巨大的环境污染、安全隐患、土地消耗等为代价,赚了一点点加工费而已。必须从理念到模式来一个彻底的变革,加快炼化一体化,使原油进口入园后,从炼油向开发生产下游产品延伸,拉长产业链条,将原油‘吃干榨尽’”。

刘家义在讲话中要求,一是突出增加科技供给。统筹用好山东半岛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黄河三角洲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等国家战略,发挥创新平台载体优势,组织重大科研项目研发攻坚,增加原创性科技成果供给,大力促进创新成果转化,为产业集群发展插上科技的翅膀。二是突出强化企业主体。要进一步增强企业创新动力、活力和实力。三是突出厚植高端人才。他说,“目前,全国新一轮人才争夺战已经打响,几乎所有二线城市都出台了吸引人才的优惠政策。比如,长沙出台人才新政22条,南京施行人才安居工程等等。高层次人才是稀缺资源,别人争到了,再去挖,难度大、成本高。要实行更加积极有效的政策,优化人才发展环境,把国内外顶尖人才往山东引、往山东拉。”

刘家义强调:“新旧动能转换,说到底是一场涉及思想观念、生产方式、体制机制、工作模式等诸多方面深刻的革命性变革。只有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破除深层次问题和矛盾,打破体制机制障碍,才能实现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他着重指出:“山东干部遇到新矛盾新问题习惯于‘向后看’,看有没有成规惯例可循、有没有现成经验可用。一说新旧动能转换,有的同志第一反应,看有什么特殊的优惠政策、给多少钱,给哪些项目,有的只盯在给多少土地指标、环境容量上。这种思维方式不转变,新旧动能转换无从谈起。”

(编辑:袁一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