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时代来临!

核心提示:事件:广东省人大代表、省发展和改革委主任何宁卡在1月26日举行的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首场记者会透露,目前《粤港...

事件:广东省人大代表、省发展和改革委主任何宁卡在1月26日举行的省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首场记者会透露,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已顺利完成,预计有望在近期获得批准实施。下一步,广东将联手港澳共同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

观点:粤港澳大湾区主题值得投资者高度关注。

从投资策略方面看:

1、粤港澳大湾区在政策上有超预期可能性

从历史沿革看,粤港澳大湾区自04年以来,先后经历了横琴、前海、南沙新区等政策持续推动,2017年粤港澳大湾区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标志着该战略规划进入正式、全面启动的“新阶段”。展望2018年,我们反复强调,改革开放40周年是最高领导反复强调的,18年最重要的大事,这一主线之下,粤港澳作为改革开放的起始之地,海南作为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且迎来建岛30周年或将是18年确定性最高的两个区域主题。

同时,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历史规律看,历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作为第二年经济的纲领性文件,其新增要点往往在第二年演绎成最重要的投资方向,且往往在第二年两会前后密集发酵。就区域主题而言,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京津冀作为重点提到的“三大战略”之一,在17年4月演绎成了雄安新区的“千年大计”。而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明确提出“科学规划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我们认为,粤港澳大湾区相关政策在2018年演绎值得期待。

2、就大湾区建设的基本面和受益方向而言,我们从国际比较、城市群拓展、支柱产业等几个角度进行研究

1)现代空间经济学指出,规模效应作为全要素生产率的重要组成主要通过城市的规模效应,即增长极。而增长极或中心城市群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主要基于规模效应下的成本下降以及聚集效应下的人才集中后的知识分享两个机制进行。

这其中,湾区作为增长极或城市群构成的最重要内容,20世纪以来得到迅速的发展,统计显示,全球60%的经济总量集中在港口海湾及其直接腹地,世界上75%的大城市、70%的工业资本和人口集中在距海岸 100 公里的海岸带地区。

目前世界知名海湾城市约为几百个,而以美国的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日本的东京湾区为代表的多中心湾区对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而言最具参考意义。

第一,从地理位置上看:三大湾区拥有优越的地理环境和发达的港口城市。

(1)湾区多三面环陆、海岸线长、腹地广,适合建设港口,并能在面积相对狭小的空间培育多个港口城市。如东京湾沿岸由横滨港、东京港、千叶港、川崎港、木更津港、横须贺港六个港口首尾相连,形成了马蹄形港口群。

(2)港口城市最先吸纳外商直接投资,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连接本国市场和国际市场。如旧金山湾区位于沙加缅度河下游出海口的旧金山湾四周,其中包括东湾、北湾、南湾等多个湾区,每个湾区中都分布着大小不同的城市。粤港澳大湾区地理位置优越,三面环陆连接东盟,且具有漫长的海岸线、三个全球十大港口。

第二,从产业结构上看:依靠第三产业的绝对比重和金融保险业的强力支撑。

一方面,产业结构优化。三大湾区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均在80%以上,第一产业增加值比重均接近于零。从2012年的数据上看,纽约湾区第一、第二、第三产业增加值比例为0∶10.65∶89.35,东京湾区三产增加值比例为0.27∶17.46∶82.27,旧金山湾区三产增加值比例为0.28∶16.95∶82.76;而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尽管服务业占比达50%左右,在全国位居前列,但与国际相比,仍存在较大发展空间。另一方面,金融保险业发达。纽约湾区汇聚了世界市值最大的纽约证券交易所和市值第三的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金融服务业占湾区GDP比重高达15.39%;此外,东京湾区是世界上最大的证券交易中心,拥有日本最大的东京证券交易所,占日本全国证券交易量的80%;旧金山湾区则科技与金融高度融合,科技银行业务尤为发达。

第三,从创新发展动力上看:打造完善的区域创新体系。如东京湾区内的京滨工业区集聚了NEC、佳能、三菱电机、三菱重工、三菱化学、丰田研究所、索尼、东芝、富士通等具有技术研发功能的大企业和研究所,以及庆应大学、武藏工业大学、横滨国立大学等大批日本著名高等学府。其经验做法:(1)是积极促进科研成果转化,各大学与企业开展科研合作,建立专业的产、学、研协作平台,促进了科研成果的转化效率。(2)是建立竞争型创新体系,将原隶属于多个省厅的大学和研究所调整为独立法人机构,赋予大学和科研单位更大的行政权力。(3)是突出企业的科研主体地位,每年企业研发经费的投入均占日本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的80%左右。

第四,从配套设施上看:着重构建交通便利、宜居宜业的城市环境。一方面,环境宜业宜居。如美国旧金山湾区的中心旧金山市三面环水,环境优美,气候宜人。另一方面,交通便捷高效。如旧金山湾区快速交通系统总长104英里,设有43座车站,可有效解决湾区内旧金山、奥克兰、伯克利、戴利城等城市的城际运输需求,此外还有连接旧金山国际机场的机场快速交通、奥克兰国际机场的机场客运。东京湾区则拥有14条城市地下轨道交通线,以及京滨东北线、中央线、总武线等过境铁路和各类轨道交通。

粤港澳地区实现“12312”交通圈,即广州与珠三角各市1 小时通达,珠三角与粤东西北各市陆路2 小时左右通达、与周边省会城市陆路3 小时左右通达,广东与全球主要城市12 小时通达。

第五,从区域合作上看:形成协同发展的整体合力。

(1)港口城市群协同发展。如东京湾区将包括东京港、千叶港、川崎港、横滨港、横须贺港、木更津港和船桥港在内的7个港口整合为“广域港湾”:东京主营内贸,千叶负责原料输入,川崎是原材料和制成品所在地,横滨专攻对外贸易,各港口对内各自独立经营、分工明确,对外则形成统一整体,实现城市群港口群巨大的规模经济。

港口是开拓国际贸易的重要基础设施,如今粤港澳大湾区内部的港口群,吞吐量规模已居全球第一。粤港澳大湾区共有8个主要港口,包括深圳、香港和广州三大世界级枢纽港,以及珠海、虎门、惠州、汕头和湛江5 个地方港。珠江口湾区年货物吞吐量超过10亿吨,连同香港在内,珠江口湾区的集装箱吞吐量超过7000万标准箱,是全球港口最密集、航运最繁忙的区域。

(2)核心城市分工鲜明整合力强。旧金山湾区得以繁荣发展的关键在于湾区中的三个中心城市分工体系鲜明,分别承担了美国不同的产业功能:旧金山为金融与旅游业,奥克兰为装备制造和港口,圣何塞为电子制造工业基地。

粤港澳湾区包括的珠三角城市群产业带分为由东岸知识密集型产业带,西岸技术密集型产业带和沿海生态环保型重化产业带组成。

第六,从对外开放上看:形成多元包容的文化氛围。湾区城市往往孕育出开放包容、多极多元的移民文化。如纽约湾区汇聚了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籍居民,约占纽约总人口的40%,世界不同文化、不同文明在此相互碰撞和融合。又如旧金山湾区是文化多元之地,堪称美国的“民族大熔炉”,在旧金山有些地区,亚洲人密度高居全美第一。

深圳、广东相对北京、上海等城市而言,无论是落户制度开放性,还是对外来人口、文化的包容性来看都要更好。

特别强调的是,湾区的发展带来人口及产业的集聚,因此,湾区土地价值的重估将是中长期持续向上的投资机会,以日本东京湾区自1955年工业化发展,伴随名古屋、东京都和大阪都市圈的建设,1955-1975年日本东京湾内房价上涨幅度达30倍以上。

2)粤港澳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主要由“二区九市”构成,即香港、澳门+广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东莞、惠州、江门、肇庆,占地约5.6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大陆面积的5.85%),常住人口约6800万人(占总人口的4.85%)。根据粤港澳湾区目前GDP发展趋势,2016年经济总量9.2万亿(占中国经济总量的12.5%),媲美世界第十大经济体——加拿大,若能保持近年7.8%-7.9%的年增长速度,有望在2022年达到14.76万亿,即在5年之内超越东京湾区。

3)我们从人口、产业等两个角度分析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意义。首先,从人口角度看,粤港澳大湾区上承过去20年“人口红利”,下接未来10年“工程师红利”,是中国最有可能建设成国际性大都市圈的地区。我们在《大众消费:3.8亿准流动人口“安家落户”需求带来“十年红利”》报告中曾详细指出,中国城镇化迄今为止经历了两个阶段:90-10年,人—户分离型城镇化,以劳动人口在一线城市就业但返回五线县城、农村安家为特点,在这一阶段可以看出,中西部人口大省,人口呈持续大规模净流出,以安徽为例,每年净流出80万人,而以北上广深为代表的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则人口呈大幅净流入,这一阶段,以粤港澳为核心的广东每年净流入122万,超越北京每年净流入57万,上海每年净流入64万,是中国人口净流入最强的区域。

2014年至今,宏观上伴随90后出生率大幅降低,中西部地区劳动者外出打工意愿降低造成农民工外出打工人数持续下降,政策上伴随《新型城镇化》意见的推出,中国城镇化模式变为围绕中心城市群扩大为核心,伴随公共服务与产业集群建设,放开除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外人才落户,鼓励打工者安家落户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在这一阶段可以明显看出,一方面合肥、武汉等二线中心城市群快速崛起,相关中部人口大省净流出局面被快速改变,以安徽为例每年净流入20万人;另一方面,以上海、北京为代表的传统一线城市人口增长趋缓,甚至出现小幅净流出的趋势。而这一阶段,广东依然以每年57万的人口净流入为全国人口净流入最强的区域。

进一步地看,在上述趋势之下,代表新生力量的90后在城市间分布与先前一代相比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北京、上海等全部跌出了90后分布的前10名。由于相对宽松和市场化的环境,以及互联网机遇的把握,广州和深圳依然在90后分布最多城市排行榜前十名之列。

其次,从产业上看,从发改委公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景气度数据看,2017年前三季度,广东GDP与战略性新兴产业景气度位于全国前三,这其中,从研发投入来看,广东战略性新兴产业位于全国之首。也就是,中高端制造业的绝对及边际变化看,粤港澳大湾区均属于全国最强区域之一。

粤港澳湾区包括的珠三角城市群产业带分为由东岸知识密集型产业带,西岸技术密集型产业带和沿海生态环保型重化产业带组成。其中东岸知识密集型产业带是指广州东部和中部——东莞——深圳等东岸地区,以现代服务业为主、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科技产业。西岸技术密集型产业带包括广州东部和中部——东莞——深圳等东岸地区,以现代服务业、装备制造业和优势传统农业为主。沿海生态环保型重化产业带则包括惠州——深圳——珠海——江门等三角沿海地区,以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为主。这其中,又以湾区东岸的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优势明显,主要表现在深圳的高科技企业居多,如华为技术、腾讯、中兴和比亚迪等。深圳与珠海的生物和生命健康产业,产值保持年均15%的速度快速发展。2016年,深圳的生物和生命健康产业规模超过2000亿元。代表公司:华大基因。以及新能源和新材料为主要支柱产业。

从社会服务方面看:

1、粤港澳规划对澳门客流的潜在利好因素

第一,港珠澳大桥:承接国际会议客群,符合澳门政府发展MICE的战略方向;承接香港转机客流,在澳门过夜(澳门酒店性价比高于香港);缓解澳门机场客流饱和、设施较为老旧、扩建尚待时日的问题。保守测算能够给澳门带来1200万人次/年的客流增量空间。

第二, 横琴新区:通过莲花大桥直接连接赌场聚集地区澳门路氹区,协同效应明显;面积为澳门的三倍,有更大的地块容纳非博娱乐设施,如珠海长隆目前接待人次已经超过1600万人次;银河娱乐计划在横琴投入建设度假村;规划了创业谷等产业园,有利于吸引产业资金和人才。

第三,签证政策:即使2015年签证代办条件放宽、电子通行证渐渐普及,但自由行签证政策还有比较大的空间,比如澳门每年一次的签证能否有次数上的提升;过境逗留时间等。

第四,拱北-横琴轻轨延长线、澳门轻轨以及高铁班次提升:缓解拱北口岸的高峰人流压力,从拱北到横琴仅需20分钟;广珠、京广、武广线班次提升有利于提高内地的渗透率,目前内地游客的渗透率仅为2%;澳门轻轨缓解澳门本地交通的拥堵和高价问题。

2、粤港澳规划对博彩业分析

第一, 澳门博彩本身的发展:澳门博彩业本身的顺周期性质非常强,景气度向上的时间区间内GGR提升动能强劲。2016年7月以来,受益于宏观环境企稳、新增物业开张、游客量向好等因素的推动,博彩业的向上行情还没有结束。

2015年以来,路氹区开出了新濠影汇、永利皇宫、巴黎人等豪华物业,今年2月份美狮美高梅预计开幕,2019年还有上葡京和银河度假城ph3-4的支撑,可以说在供给端的束缚会渐渐松开。目前澳门酒店房间数约3.7万间,预计到2019年能够达到4.3万间,酒店紧缺的情况能够有所缓解。

过夜游客数据也在2015年Q4触底,过夜游客数据领先中场数据1-2个季度,目前游客数据都还保持着强劲的增长。

 第二,粤港澳规划对中场提升较大。中场本身的赌客基数就比较大,目前大概是30万VIP赌客,550万中场赌客,更依赖于非博设施(酒店住宿、餐饮、娱乐)来吸引游客并延长逗留时间。目前中场占比已经提升到45%,与VIP业务相当,这也符合澳门政府大力发展非博业务的战略方向。

今年一季度,预计VIP的增速依然可观,相形之下中场增速相对平稳,但中场可以看的时间更远,空间也更大。从中场的角度来看,目前金沙、银河、新濠的市占率位于前三,金沙市占率高达30%,龙头地位很稳固,原因是金沙的威尼斯人、金沙城中心、巴黎人提供了大量的酒店房间,房间数总计超过1.2万间,占了澳门总房间数的近3成。比如巴黎人的房间单价约1000港币出头,这个性价比好于香港的酒店,未来随着基建改善能够吸引更多游客。银河和新濠除了酒店房间数分别有4400间、3200间之外,也分别有天浪淘园、水舞间等知名度较高、质量较好的非博娱乐项目来吸纳游客。

风险提示:政策不及预期;经济超预期快速下滑;公司所在行业景气度不及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