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的遗憾与野心

核心提示: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然而曾经的他不是这样说的,他曾...

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然而曾经的他不是这样说的,他曾说过,我的人生没有遗憾。

一向激情四射的孙宏斌这次也“认”了,而且是在曾经看好的乐视网上。

1月23日,乐视在复牌之前召开了投资者说明会,在面对投资者提问是否在投资之前做过对乐视的尽调时,孙宏斌坦白承认错判了乐视网在关联方以及债务方面的形势,他说,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说起孙宏斌,他无疑是中国房地产行业的传奇人物,他的经历,几乎可以代表中国房地产市场改革发展近20年的一个缩影。性格决定他的人生如戏,几经沉浮,却总能东山再起,屡败屡战。他蹲监狱、斗王石、破产、拯救绿地、佳兆业,“死”过好几回,但依然斗志昂扬,永不言败。在此过程中,踩着地产牛市的大盘,他的融创也越做越大。或许普通人永远无法看懂他的思路和格局。

“野心”孙宏斌

1963年,孙宏斌在山西临邑的一个小山村出生,14岁离家求学,清华大学硕士毕业后投身联想,不到两年就从普通员工被破格提拔为联想企业发展部的主管,被柳传志亲手培养成得力干将,也一度被视为联想候选接班人。

孙宏斌勤奋。1989年10月,联想正在拓展全国销售网,孙宏斌拉了一帮敢闯的年轻人,一口气建了13个分公司,两个月把营业额做上2400万,柳传志决定把联想布局全国的销售大任托付给孙宏斌,自己则常驻香港专心搞生产。

关系恶化的导火索在于一张内部报纸。1990年3月初,在香港的柳传志突然发现一张很陌生的《联想企业报》,这并非集团那张由他创办的《联想报》,而是孙宏斌的企业部报纸,而在头版刊登的《企业部纲领》中,第一条就是“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他把企业部变成了自己的“独立王国”,为力保下属还跟柳传志公然对抗,1990年4月7日,柳传志决定调开孙宏斌,接管企业部。

因为一场误会,柳传志派人出京查封分公司账目,最后把孙宏斌控制在公司里,事后查明孙宏斌确曾将一笔资金转移,1992年8月22日,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孙宏斌5年有期徒刑(2003年平反改判无罪)。

1994年,表现良好的孙宏斌提前出狱。出狱后的孙宏斌拜访柳传志,见面后,对柳传志说:我错了,错在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但我不承认有过贪污。

成败顺驰

柳传志问孙宏斌今后想干嘛?孙宏斌说要干房产中介。于是柳传志给了50万,支持他重新开始,算是弥补当年的亏欠。随后,孙宏斌只身闯天津创办了名动一时的顺驰。

有种人,只要时机一到,必然崛地而起。2003年7月1日起,全国实行土地招拍挂制度给了孙宏斌一次翻身的机会,而他也抓住了。那年,他带领顺驰攻城略地,并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发表了题为“鸿鹄之志向,蚂蚁之行动”的演讲,他说:“对信念的偏执创造奇迹,历史是这样写就的,竞争版图是这样重划的,世界是这样改变的。”

他在一年之内进入十几个城市,不惜一切代价拿地,所到之处地价攀升,他被同行视为一匹来自北方的狼,他期望每个城市都像他的天津,不仅要成为区域市场第一,而且还要争当全国第一。孙宏斌一心想要成就大事,顺驰“借势”崛起,如何“造势”腾飞?他将目标瞄准了地产龙头万科,更有重庆地产会议上公开叫板王石的一幕。

2003年7月,重庆中城房网会议。他上台放出豪言,要打败万科,成为中国房地产销售冠军,王石听罢,当场驳斥他“睁眼说瞎话”。

很快,顺驰就开始行动。2003年12月8日,北京土地“第一拍”。起价高达4.3亿的大兴黄村地块,引来数十家地产商,其中不乏华润、富力等巨头。然而最终却被顺驰以9亿的“天价”夺标,引发轰动。当时大兴在售楼盘不过4000元/平方米,顺驰的给出的价格,折合楼板价5500元/平方米。

为了达成目标,他高价抢地,快速开发,快速回款,即先用较低的自有资金启动项目,随后立即进行土地开发,用销售回款支撑后期建设,再用项目盈利作为新的自有资金启动新项目。他不断调整付款和回款节奏,平衡现金流,玩着“五个盖子十个碗”的游戏。

狂飙之下,2004年顺驰销售额突破百亿,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奇迹。

但孙宏斌很快就为他所创造的“顺驰模式”付出了代价。孙宏斌这种“短平快”发展战略造成了顺驰的高房价、高土地支付款、高管理成本和低收益,资金链一直绷得很紧。即使是身处暴利的房地产业,顺驰在2003年和2004年的净利润率也只3%~4%,而万科、富力和中海2014年均高于15%。

最终,宏观调控的压力给予这家一路狂奔的公司致命一击。随着顺驰资金链断裂,负债累累。2007年,孙宏斌无奈将顺驰低价卖出,这家被视为“地产黑马”的顺驰地产轰然崩塌。

融创的遗憾

在失去顺驰之后,转战融创的孙宏斌也从此前的经历中汲取了教训,第一控制好现金流这个企业生存的命脉,第二瞄准一二线城市,主攻高端精品市场。孙宏斌用了5年时间将融创中国从默默无闻的小公司打造成行业黑马,并于2010年成功在港交所上市。

即使没有高喊口号扩张,但是那个狂到骨子里的孙宏斌并未远去。尤其是在融创两次著名的收购案例中,孙宏斌的性格特征再一次让他有些功败垂成的味道。

2014年5月,融创中国拟以62.98亿港元收购绿城中国24.31%股份,11月绿城董事长宋卫平反悔执意收回绿城,到12月双方就终止收购协议达成一致,随后中交集团入主绿城。

孙宏斌坦言,在收购绿城股份时,曾和九龙仓达成默契,要将绿城私有化,收购失败后,九龙仓和融创的同盟关系也告破裂,以至于在融创准备拿走融绿平台时,九龙仓横加阻碍,让两家房企关系一度紧张。

随后融创中国又将收购目标锁定在彼时陷入破产危机的佳兆业。

2015年1月30日,融创与佳兆业达成协议,接手佳兆业49.25%股份,2月5日,融创中国购入佳兆业25.29亿股股份,交易完成后融创将成为佳兆业第一大股东,但终因股份买卖若干先决条件未能达成,融创宣布不继续进行股份购买。

在绿城和佳兆业各走一遭,均无功而返,孙宏斌不断强调放弃收购佳兆业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但不忘狠狠揶揄佳兆业。“佳兆业不值得收购”,“按照我们的理解,佳兆业的净资产为零”,“如果复牌了,佳兆业的小股东应该把股票赶紧卖掉”,“佳兆业复不了牌,它的年报永远出不来”……

言语之下,方是情感的真切流露。

入局乐视却错判形势

2017年1月15日,融创以150亿元战略投资乐视体系,力图挽狂澜于不倒,然而却再一次错判了形势。

2018年1月23日,乐视网召开投资者说明会,在互动环节面对投资者对于投资乐视是否后悔,这一次,孙宏斌不再表现“兄弟情深”,而是隐晦了一把:

做生意总是有赚有赔,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如果没有风险也就没有回报,乐视网确实发生了谁也没想到的变化,我们只能碰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在收购乐视网之前,对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如果尽力了,仍然搞不好乐视网,怎么办?

那也只能遗憾了。

在公开场合对乐视网流露出这样不太乐观的情绪,对于孙宏斌来说,这还是第一次。

停牌9个月,该来的总会来,乐视网股票将于明日(1月24日)复牌交易,对于孙宏斌来讲,既然走了这步棋,就要完成这个局。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这样的词语用来形容孙宏斌人生之精彩毫不为过,或者说,在一种悲情的笼罩中,他的野心更盛——他仍旧梦想成为行业中的“执牛耳者”,而不仅仅是搅局的“鲶鱼”。

(来源:证券时报)

(编辑:梁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