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聚焦深圳 深圳预言未来

作品“深圳鸟瞰”,该作品也将在德国柏林展出。摄影:龚志渊

6月29日,一场聚焦深圳、关于未来的展览“深圳-ness:空间衍异”(SHENZHEN-ness:SpaceinMutation)将在德国柏林Aedes当代建筑论坛拉开序幕。本次展览由南沙原创建筑工作室创建人、主持建筑师刘珩担任策展人,从深圳空间生产规划和建筑双重角度切入,以第四次科技革命为背景,一方面展现深圳在传统的、常规的空间生产机制和过程中所演绎出的独特“深圳性”;另一方面,这些异样的“深圳性”片段也暗示或预言了可能的未来空间和生活方式。“深圳-ness:空间衍异”由Aedes当代建筑论坛主办,深圳国际交流合作基金会协办。展览主题研讨会及开幕式将于6月29日在Aedes当代建筑论坛举行,展览将持续至8月15日。

以打破常规的空间创作方式共同演绎“深圳性”

这两年,越来越多的深圳艺术家走向国际,深圳也以不同的方式参与到全球化背景中的诸多话题与艺术生产。6月底即将在柏林揭幕的“深圳-ness:空间衍异”展,就是又一个有力的例证。

南都记者从策展人处了解到,柏林Aedes当代建筑论坛创办于1980年,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建筑文化传播平台之一,在世界范围内享有极高声誉,至今举办了超过350场世界顶级的规划师、建筑师及城市主题展览。本次展览区别于Aedes以往的展览模式,策展人挑战建筑展览的传统概念,邀请规划师、建筑师、设计师和艺术家这些具有一定代表性的深圳空间生产者或诠释者进行全新的集体创作,融合大型空间体验装置、交互式多媒体、虚拟现实、图像、影像及行为艺术作品,以打破常规的空间创作方式共同演绎“深圳性”并预言未来,观众将在观看的同时获得不同寻常的空间和互动体验。

策展人表示,本次以国际视野着眼于深圳,也将话题延展到对全球城市具有普遍意义的“当下”与“未来”。“我们的确生活在史无前例的时代,在多重复杂性、不确定性和不安定感交织在一起的当下,我们的城市和建筑将何去何从,在未来是个问题。我们似乎没有了主流意识,也无法在全球范围内形成清晰的愿景,我们甚至丧失了与具体空间相对应的物质性,虚拟信息和互联网改变了我们对生活及物质存在的认识和意义,只有瞬间而就的朋友圈、碎片化的知识和局部地方性的解决手段。但无论准备好与否,未来就在那。未来是多向的、相对的、灵活和自由的,它隐藏在当下,甚至没有固有和清晰的模样。但讨论它、接受它,并从中寻找在城市和建筑其物质属性的、新的可能性是必要而急迫的。”

五大关键词解读深圳

作为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深圳以极速的城市化进程、创新开放的活力为世界所瞩目。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深圳的特性,那就是“生产”。“生产”代表了深圳在全球的定位。深圳的发展从30年前最低端的制造业开始,到如今在深圳起步的互联网和高新科技企业在世界崭露头角,深圳的发展史是历史发展的偶然性与必然性线性交叉的叙事过程。深圳对新的文明有很多积极的尝试,它与新的文明的碰撞,有很多内在的机缘巧合。物质的生产,无论是实体的还是虚拟的,都要和空间发生关系。策展人认为,当前深圳正在经历着第四次科技革命。像过去的工业革命一样,在推动生产力水平提高、物质丰富的同时,这次革命也对社会发展带来全新的挑战。“我们的基础设施、生产逻辑、社会结构,都正经历着改变。通过对未来的预言,及由此而产生的体验和思考有助于我们批判性地讨论当下的城市问题。”

“交互”、“感知”、“集成”、“密度”和“自由”成为本次展览中解读深圳的五个关键词:深圳是一个年轻的移民城市,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具有很强的交互性;作为改革开放的窗口,深圳对新兴事物(最新的科学技术)的感知能力异常敏锐;作为特区,在短时间内由高度集成化模式被建设起来,密度体现在深圳的规划和建筑基因里;深圳在地理位置上处于边界,很多人来到深圳最主要原因的是向往自由。与五个关键词相对应,展览的叙事将从社会、科技、基础设施和环境、建筑与城市设计以及艺术五大方面展开。

五个案例+五个场景,呈现深圳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在“交互”、“感知”、“集成”、“密度”和“自由”五个关键词之下,展览由序言和主展两部分组成。

序言部分选取深港口岸、华强北、高新区、下沙和大芬村这五个深圳独特的空间原型,展示这座城市的过去和现在,解释深圳特性(“深圳-ness”)产生的背景:深港口岸是深圳诞生的契机。曾经封闭的中国以深圳一系列口岸连接香港、进而连接外部世界。内与外的差异产生了流动与机遇,进而塑造了深圳,也影响中国。华强北以“代工城市”、“硬件硅谷”、“创客天堂”而闻名全球,华强北地区在混沌中的快速演进现象是深圳城市生产的切片。深圳高新区是腾讯、大疆等众多科技企业的聚集地,层出不穷的创新创业者在孵化大楼里数以千计的格子间中,保持着深圳未来科技的生命力。下沙村是深圳中心区特别的城市廉租社区。下沙广场这一共享空间集成了宗亲社会传统与移民文化,一支支流行曲在广场舞者间建立起特殊的连接。大芬村是全球化背景下一个主要从事西方油画复制的工场与销售地。在这个福特制的伪艺术区,一些画师也从机械化的生产中获得了自由之笔,创造着属于自己的艺术和生活。

主展部分通过对五个场景的想象,预言深圳未来的人居环境并批判性地讨论当下城市问题:小库科技和未来建筑实验室作品《生产·产生》展示“中国电子第一街”———华强北从早期工业生产到如今“创客圣地”三个阶段的历史,并通过现场智能互动装置,邀请观众作为“城市管理者”为新的城市进行交互设计;在趣城设计工作室的《深圳悬浮》中,500个在深圳生产的液晶屏悬浮在高度复杂的网格状基础设施中,播放着深圳城市现场鲜活的日常场景,成为既具体又抽象的超现实窗口,演绎深圳极为复杂的城市状态;刘晓都、UPRD都市实践研究部和位形空间的《DenCity[VR]-深圳城市的聚变能》利用VR虚拟现实技术,让观众走进一座覆盖约24万平方米,高度约450米的高密度巨构,体验不同人物角色在其中的居住感受;南沙原创建筑设计工作室的大型空间装置《模糊密度》以城中村的空间类型为构建原型,运用城市化进程中的典型元素———脚手架,将整个展场转变为一个模糊且高密度的“未完成”空间,该作品同时也作为其他参展人的布展空间;而中国重要的当代艺术家宋冬将把著名的行为艺术作品《吃城市》带到展览现场:用无数饼干和甜点建造一座“乌托邦城市”并请大家参与吃掉,体会用欲望建造城市,又用欲望摧毁城市的过程。

采写:南都记者谢湘南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