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驶入反弹车道 多国央行加仓人民币资产

核心提示:相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由于偿债能力下滑、资本外流压力增加、高通胀等因素,导致其信用评级可能被下调,中国经济增长基本面确保其信用评级持续稳定,人民币因此获得估值优势。
21世纪经济报道 

相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由于偿债能力下滑、资本外流压力增加、高通胀等因素,导致其信用评级可能被下调,中国经济增长基本面确保其信用评级持续稳定,人民币因此获得估值优势。

随着美元指数从年内高点95冲高回落,人民币再度进入强势企稳反弹轨道。

6月6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上调117个基点,报6.4040,创下5月14日新兴市场货币沽空潮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截至6日20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突破6.40整数关口,徘徊在6.3923附近。

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近期人民币出现回升趋势,主要与越来越多国家央行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有很大关联,一方面它刺激投资机构加仓人民币多头头寸坐等汇率上涨收益,另一方面也带动不少国家金融机构追加人民币头寸纳入储备货币。

据新华社报道,近日,14个非洲国家央行副行长与财政官员参与了由东部与南部非洲宏观经济与金融管理研究所组织的研讨会,重点探讨了将人民币列入外汇储备货币后如何使用,如何提升外储资产保值增值能力等话题。

与此同时,市场传闻多个欧洲国家央行正在将人民币纳入自身外汇储备资产。其中,瑞士央行在其年度报告中明确表示,人民币是其外汇储备多样化的选择之一。此外,比利时央行据传已认购等值2亿欧元的人民币头寸,西班牙与斯洛伐克央行则正在酝酿购买人民币头寸。

在上述香港外汇交易员看来,人民币受到各国央行青睐,主要有四大因素:一是此前美元强势反弹,引发多个新兴市场货币大幅贬值,对比之下人民币抗跌性尤其明显。4月18日起,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在过去27个工作日的贬值幅度仅1.9%,跌幅远低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汇率,因此不少国家央行认为人民币的抗跌性能有效减轻其外汇储备非美货币资产贬值风险。二是相比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由于偿债能力下滑、资本外流压力增加、高通胀等因素,导致其信用评级可能被下调,中国经济增长基本面确保其信用评级持续稳定,人民币因此获得估值优势。三是在同等信用评级国家里,人民币债券收益率仍处于领跑位置,加之人民币债券流动性日益提高,不少国家将人民币资产视为新的外汇储备资产保值增值来源之一。四是今年前5个月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涨幅接近2.6%,对一些国家央行而言,无疑是实现资产多元化配置的理想替代品种。

“可以预见的是,在5月份新兴市场货币沽空潮期间,人民币汇率展现极强抗跌性,越来越多国家央行会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认为。

中国央行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据不完全统计,超过60个境外央行或货币当局已将人民币纳入官方外汇储备。

在一位外资银行驻非洲国家分行负责人看来,外国央行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除了资产多元化配置的需要,还有拓宽人民币储备货币使用范畴,进一步扶持本国经济增长的考量。

他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中国向众多非洲国家提供大量人民币贷款支持当地基础设施建设与经济增长,这些非洲国家央行部门认为若采用人民币偿还贷款,一方面能让流程操作更加便捷,另一方面也能减少多国货币汇率兑换风险。

Marc Chandler向记者指出,当前新兴市场货币沽空潮尚未褪去,新兴市场国家企业与金融机构担心本国央行干预汇市举措未必能提振本国货币,因而引入抗跌性强的人民币作为避险货币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在整个金融市场押注美元持续反弹的压力下,多个新兴市场国家央行的干预汇市举措正变得“徒劳无功”。比如6月5日,巴西央行拍卖了45000份外汇掉期合约以提振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此举一度将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推涨至3.75附近,但好景不长,美元反弹令巴西雷亚尔汇率跌破3.80整数关口,创下过去两年以来最低值。

“因此,不少南美洲企业与金融机构四处寻找兼顾强抗跌性与高收益的新兴市场货币进行替代。”上述香港外汇交易员直言。6月6日当天,他收到多家来自南美洲企业买入人民币资产的交易指令,其中多家企业拿出其海外资产非美货币部分的5%配置到人民币资产。

在他看来,若美元反弹导致新兴市场货币遭遇新的贬值压力,加之人民币汇率持续保持坚挺,未来这些企业的人民币持仓占比可能达15%-20%。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