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了,央行“易主”!易纲接棒周小川出任央行行长!

核心提示:谁将接棒年满70岁的周小川,成为中国人民银行的第12任行长?这个问题一直牵动着市场神经。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新华社、环球网、中国证券报、每日经济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e公司】

谁将接棒年满70岁的周小川,成为中国人民银行的第12任行长?这个问题一直牵动着市场神经。3月9日上午的“金融改革与发展”的记者会上,还有记者追问下一任行长是谁,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笑着回答“你猜呀”!

现在,这个答案终于揭晓了:今日(3月19日)上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名易纲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对于熟悉中国金融系统的人来说,这个人选并不意外。实际上,早在两三年前,易纲已在央行内部负责各项工作,位列央行四位副行长之首。

对于接棒央行行长后的主要任务,易纲用三句话简述: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推动金融改革和开放,保持整个金融业的稳定。

央行工作二十余载

易纲的履历,似乎预示了央行是他最合适的工作选择。

与曾任央行行长时间最长(15年)的周小川不同的是,易纲是从央行系统直接由副行长升任行长一职,而周小川则是在担任央行副行长后,又辗转担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中国证监会主席等职位,随后才担任央行行长一职的。

学而优则仕的易纲,已在央行服役超过20年。近年来他在“8⋅11”汇改等关键时点频繁亮相,向市场传达央行的态度、释疑政策;作为央行系统内第一个海龟官员,易纲过去近十年陪同周小川多次亮相国际舞台,在IMF与世行年会、G20央行行长与财长会议等场合都能看见他的身影。

在正式接棒前,易纲已经负责央行各项工作,主管货币政策、国际业务。在此之前,易纲以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的身份配合周小川,几乎参与了过去十余年中国金融改革的重要事件:从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到推进并收官利率市场化,再到力促人民币成功加入SDR货币篮子。

相差十岁的易纲与周小川,身上有着众多相似的标签:都拥有博士学位,被视作央行学者型官员的典型代表,著作颇多;拥有良好的国际沟通能力和视野,因此,易纲的接任被市场视为中国金融改革将无缝延续的最佳注解。

易纲将执掌的是“将在新的金融监管框架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的中央银行:在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央行将重新统领拟订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并履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此前,负责统筹金融发展和监管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已将办公室设在了央行。

学者型央行行长

与周小川一样同样拥有博士学位的易纲,身上同样贴有明确的“学者型官员”标签。

易纲留给外界的深刻印象是,每次新闻发布会答记者问时都能行云流水地回答,是名副其实的金融百科全书式人物。

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官网上,易纲至今依旧是全职教授,研究领域是计量经济学、金融理论与实践操作。在其简介页面列出的全部27个学术论文,横跨23年(从1987年到2010年),其中16篇为中文,11篇用英文所著。

而易纲1999年与人合著的《货币银行学》,过了近20年至今仍然是中国高校里金融学的经典教科书。

为什么在工作十分繁忙的情况下还能写出这么多文章?易纲在自己的第二部论文集《中国金融改革思考录》的序言中给出了答案,不同于其第一本论文集《中国的货币化进程》,该书收录的是易纲任职央行期间在2003-2009年期间写的主要论文。

“原因很简单,是有感而发、有话要说。现在的出版物是太多了,信息量在爆炸式增长,可以说是好的东西不多,一般的、东拼西凑的、差的东西不少。”易纲在序言中写道:“虽然我对目前出版物垃圾横流的现状忧虑,但我还是相信市场有其甄别的办法,还是相信市场经济吧。”

汇改风云:从思考到行动

2009年,易纲在央行的职务得到实质性上升,接替胡晓炼成为外汇管理局局长,执掌改革开放30年累积下来的近两万亿外汇储备,也从这里开始,易纲更为系统的将自己经济学思想转变为现实操作。

此时中国的金融改革正进入深水期。一方面世界经济还没有完全走出2008年金融危机的阴影,市场需求疲软、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始实行量化宽松政策;另一方面,中国同样受到金融危机影响,出口放缓,政府开始实施4万亿计划等刺激政策。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直在讨论的汇率市场化和资本项目开放到底要不要推进,要如何保障中国外汇储备安全,并通过货币政策和外汇政策帮助经济恢复增长?

针对这些严峻挑战,易纲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在易纲上任之初,就针对外汇管理简政放权提出五个转变:

从重审批转变为重监测分析;

从重事前监管转变为强调事后管理;

从重行为管理转变为更加强调主体管理;

从“有罪假设”转变到“无罪假设”;

从“正面清单”转变到“负面清单”,大幅度削减行政审批项目,提高市场主体外汇资源配置效率。

在金融市场方面,易纲更是一个坚定的改革者,一直提倡中国应大力推进外汇储备的多元化投资、汇率市场化改革和金融开放,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实现汇率双向波动。在此基础上,再谨慎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并逐步推动部分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实现人民币国际化。

其中最突出的一项改革是,易纲在任内推动了811汇改。2015年8月11日,中国央行宣布调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使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机制进一步市场化,扩大汇率波动区间。汇改当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次性就贬值近2%。

但有观点认为,2015年8月并非一个汇改的好时机。一方面当时国内市场还没有从当时的股灾中恢复,经济低迷、外贸形势严峻;另一方面为促进经济增长,央行实行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但宽松的货币政策又与稳定的汇率期望有所冲突。

到2016年底人民币汇率一度接近破7,中国的外汇储备也从巅峰时期的4万亿美元下降到3万亿美元左右,降幅达25%。

除此之外,易纲还积极推动资本项目开放,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相继开放,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大大提升。

汇改功过是非当下难有定论,但随着中国经济地位的发展、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和资本项目逐步开放,2015年12月1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宣布,人民币将于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特别提款权)。

但与此同时,不可能三角也在发挥它的作用,其含义是:本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汇率的稳定性,资本的完全流动性不能同时实现,最多只能同时满足两个目标,而放弃另外一个目标。

前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对此表示:“中国央行很清楚,人民币大幅贬值不是理想的,也不太可能出现。同时,他也并不认为限制资本自由流动就是理想的举措。因为中国需要加强对资金的吸引力,如近期中国就在加速开放债市等。

易纲对此的回应则是:三元悖论理论也可以灵活运用,即中国可以在三角的每一条边上都取其一部分,并结合三者,总体加起来仍等于二。“我的工作就是对其做一个最优结合。”

811汇改两年后,中国外汇储备和人民币汇率结束下行通道,并一路升至6.3左右,和汇改前水平已相差不远。2018年,易纲在《中国金融》上发文表示:人民银行将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稳妥推进各项金融改革,探索和完善利率走廊机制,增强利率调控能力,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

易纲面临哪些挑战?

1、维护金融体系稳定

在央行工作逾二十载,易纲对央行的使命和挑战最熟悉不过,由他“接棒”周小川,可谓是无缝交接。不过,年过60的易纲,在未来5年所要面对的中国央行,仍充满了诸多不确定性和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如何打好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攻坚战。

去年成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稳会”),强化了金融监管部门之间的协调合作,金稳会的办公室设在央行,也说明未来央行在金融监管中将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

金稳会成立的首要任务就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落脚到央行,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框架,是维护金融系统稳定宏观调控手段。

2、货币政策调控的新考验

制定和执行货币政策是各国央行的法定职责。也因此,随着国内外环境的不断变化,货币政策调控也成为考验各国央行的永恒挑战。

易纲在今年年初执笔的《货币政策回顾与展望》一文中就坦言,“从国际上看,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将进一步趋向正常化,全球利率中枢可能会有所上行。来自外部的不确定变化也可能向国内经济金融领域传导,全球经济复苏和大宗商品价格回暖还可能给国内物价形成一些压力。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取向变化也会对我们的政策空间形成一定挤压,增大货币政策操作的难度”,“从国内看,内生增长动力仍待强化,结构调整任重道远,债务和杠杆水平还处在高位,资产泡沫’堰塞湖’的警报尚不能完全解除,金融乱象仍然存在,金融监管构架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面对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易纲对于今年的货币政策取向开出了四个“药方”:

一是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健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不能依靠货币信贷的“大水漫灌”来拉动经济增长,央行要根据调控需要和流动性形势变化,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增强流动性管理的灵活性和有效性,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稳定,促进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为经济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流动性环境。

二是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探索将影子银行、房地产金融、互联网金融等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将同业存单、绿色信贷业绩考核纳入MPA考核,优化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政策,对资本流动进行逆周期调节。

三是适当发挥货币信贷政策的结构引导作用,继续运用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再贴现、PSL等工具支持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加大对深度贫困地区的扶贫再贷款支持力度。

四是继续稳妥推进各项金融改革,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央行将按照“放得开、形得成、调得了”的基本要求,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探索和完善利率走廊机制,增强利率调控能力,进一步疏通央行政策利率向金融市场及实体经济的传导。

3、人民币国际化路

人民币国际化是周小川的未竟之命,也是易纲在任内需要继续主推的一项重要工作。特别是在推动人民币汇改的议题上,易纲的态度始终如一——“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能够有效提升我国经济金融体系应对外部冲击的韧性”。

当前,人民币汇率的弹性不断增强,央行也已退出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人民币汇率实现清洁浮动只差“临门一脚”,易纲在担任央行行长任内,有望实现十余年漫漫汇改路的终极目标。

不过,正如前国家外汇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所说,从外汇角度讲,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除了大家一般关注的改进汇率调控,优化中间价报价机制,扩大汇率波幅,增加汇率弹性外,还应该包括发展外汇市场、放松外汇管制的内容。只有不断完善外汇市场体制机制,减少外汇管制,通过增加不同风险偏好的外汇交易主体、放松交易的实需限制、丰富外汇交易产品等,才能够真正释放市场活力,确立市场机构在外汇交易、价格发现中的主体地位。

因此,搞活外汇市场,继续推动资本项目可兑换和人民币国际化,易纲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新华社、环球网、中国证券报、每日经济新闻、21世纪经济报道、e公司】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