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发放金融租赁牌照放缓 公司曲线入局或成首选

核心提示:有分析认为,如监管部门持续放缓批筹,今后选择以增资入股、重大资产重组、股权转让等方式谋取金租牌照的公司将会增加。

有分析认为,如监管部门持续放缓批筹,今后选择以增资入股、重大资产重组、股权转让等方式谋取金租牌照的公司将会增加

本报见习记者闫晶滢

在2017年金融租赁牌照“批复筹建潮”暂告一段落之后,近期金租牌照在市场上再次受到热捧。

3月7日晚间,上市公司宏图高科发布公告称拟以现金购买资产的方式与中信银行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交易,交易的标的资产为中信银行全资子公司中信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与以往上市公司排队苦苦等待监管批复筹建金融租赁公司相比,宏图高科选择以重大资产重组的方式或许将成为今后获取金融租赁牌照的新方式。

某大型券商非银分析师指出,金融租赁对于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支持资本密集型行业融资具有重要意义,结合近几年的政策导向来看,金融租赁公司将在引导资金脱虚向实、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方面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在行业向好的情况下,金融租赁牌照也将更为抢手。如监管部门持续放缓批筹,今后选择以增资入股、重大资产重组、股权转让等方式谋取金租牌照的公司将会有所增加。”

宏图高科拟收购中信金租

今年2月8日,宏图高科发布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停牌公告,称将停牌不超过一个月。而在停牌期届满之前,其意图收购金融租赁牌照的意图得以揭晓。

3月7日晚间,上市公司宏图高科发布公告,拟以现金购买资产的方式与中信银行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交易,交易的标的资产为中信金融租赁有限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中信金融租赁系中信银行100%持股的全资子公司,于2015年2月份获批筹建,注册资本为40亿元,主要经营范围为融资租赁业务、转让和受让融资租赁资产、固定收益类证券投资业务、接受承租人的租赁保证金等。中信金融租赁表示,作为中信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战略布局,其将按照“专业化、市场化、国际化”的发展战略,致力于清洁能源、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及民生事业等主要领域的融资租赁业务。

根据中信金融租赁2017年未经审计财务报表,2017年中信金融租赁总资产为517.65亿元,营业收入为28.92亿元,同比增长51.82%,净利润为4.15亿元,同比增长11.67%,整体业绩水平良好。另外,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中信金融租赁的租赁资产余额466.55亿元,整体投放额在全部67家金融租赁公司中排名第8,资产不良率为0。

宏图高科表示,截至公告发布之日,公司已组织审计、评估、法务对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拟收购的标的资产展开尽职调查工作。由于本次重组具体方案的确定及中介机构工作尚未完成,公司仍需与相关各方对重组方案进行商讨、论证和确定,重组事项尚存不确定性。

与以往上市公司排队苦苦等待监管批复筹建金融租赁公司相比,宏图高科此次选择以重大资产重组的方式“现货交易”,或许将成为今后获取金融租赁牌照的新方式。

金融租赁牌照炙手可热

作为连接资本与实体的重要桥梁,金融租赁牌照近年来炙手可热。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2016年,业内分别有12家、11家和16家金融租赁公司获得银监会批筹。

不过,2017年以来,金融租赁牌照批筹的速度逐渐放缓,仅有吉林九银金融租赁、天津国泰金融租赁、厦门金融租赁3家金融租赁公司获银监会批复筹建。进入2018年已有两个月,尚未有新获批筹的金融租赁公司产生。目前,国内已开业的金融租赁公司总数达66家(不含3家金融租赁专业子公司),注册资本合计约为2000亿元。

“现在来看,监管部门对金融租赁牌照的批筹速度有所下降,但业内获取金融租赁牌照的热情并没有受到影响。金融租赁业务具有带动固定资产投资、盘活中小企业资产融资、降低企业杠杆率水平等多种功能,对于上市公司、地方银行、金控平台来说都具有重要意义。退一步讲,以目前金融租赁公司的业绩情况来看,参股金融租赁公司也不失为一项不错的财务投资。”某拟参与设立金融租赁公司的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57家金融租赁公司(有9家未披露其2017年未经审计财务报表)总资产超过两万亿元,实现营业收入1184.78亿元,净利润224.36亿元,行业盈利能力良好。

某大型券商非银分析师指出,金融租赁对于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支持资本密集型行业融资具有重要意义,结合近年来政策导向来看,金融租赁公司将在引导资金脱虚向实、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方面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在行业向好的情况下,金融租赁牌照也将更为抢手。如监管部门持续放缓批筹,则今后选择以增资入股、重大资产重组、股权转让等方式谋取金租牌照的公司将会有所增加。”

中车金融租赁股东格局再生变 天津信托拟参股10%

本报见习记者 闫晶滢

尚未设立的“中车金融租赁”公司股东格局再次生变。

3月7日晚间,中国中车公告称,公司拟与中车集团、天津信托共同出资设立中车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暂定名)。3月7日当日,中国中车与中车集团、天津信托签署《中车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出资协议书》。

具体来看,此次交易拟设立金融租赁公司的注册资本拟确定为30亿元人民币,其中,中国中车出资24.3亿元人民币、占金融租赁公司注册资本的81%;中车集团出资2.7亿元人民币、占金融租赁公司注册资本的9%;天津信托出资3亿元人民币、占金融租赁公司注册资本的10%。

事实上,中国中车首次提出发起设立金融租赁公司是在2015年年底。在2014年3月份银监会放宽金融租赁公司准入门槛之后,业内发起设立金融租赁公司浪潮。在2014年、2015年两年,业内分别有12家、11家金融租赁公司获批。彼时,中国中车公布的方案为“中国中车出资27.3亿元持股91%,中车集团出资2.7亿元持股9%”,“中车金融租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拟确定为30亿元。

在此后的一系列变动中,“中车金融租赁”的30亿元注册资本未发生变化,而参与设立的股东却成为“流水的兵”。

2016年6月份,中国中车公告显示,其金融租赁公司的设立方案发生变化,引入兖州煤业、中国国储、天津信托3名其他出资人共同出资设立金融租赁公司。中国中车拟出资12.3亿元持股41%,中车集团拟出资2.7亿元持股9%,兖州煤业拟出资7.5亿元持股25%,中国国储拟出资4.5亿元持股15%,天津信托拟出资3亿元持股10%。

此后,2017年1月份,兖州煤业公告称因“相关政策原因”,决定退出参与中车金租的发起设立事宜;随后,在向监管部门上报申请材料过程中,中国国储也因“自身经营战略调整”等原因退出筹建。至此,“中车金融租赁”股东格局已三次“易稿”,而中国中车则称“本次关联交易所涉事项尚须取得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批准。因此,交易的完成存在不确定性”。

正如中国中车公告所言,“投资设立金融租赁公司将有利于推动公司产融结合,助力公司主业发展,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近年来谋求金融租赁牌照的上市公司为数不少。例如,亿纬锂能“基于看好金融租赁公司的发展前景”曾出资1.2亿元,参与设立天津国泰金融租赁;天地科技也曾出资4亿元,参与设立中煤科工金融租赁,两金融租赁公司均于去年获批开业。

不过,上市公司参与设立金融租赁公司亦非一帆风顺,除兖州煤业因政策原因“掉队”外,大连重工、东华软件等公司都曾于2017年发布公告称参与发起设立金融租赁公司,不过至今未获得消息。

观察2014年-2016年的金租牌照“批筹潮”,“抢滩”申请金融租赁牌照的多为地方银行。在目前已开业的66家金融租赁公司中,具有银行股东背景的公司占比超过2/3。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兴业银行等对其旗下金融租赁公司均为100%控股。而地方中小银行则大多选择“搭台唱戏”,作为发起人第一大股东而存在。也正因为如此,近年来获批的金融租赁公司股东背景相对更为复杂多样。

事实上,金融租赁公司股东也并非“想当就能当”。2014年3月份,银监会公布《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办法》,将金融租赁公司的发起人规定为“在中国境内外注册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商业银行、在中国境内注册的、主营业务为制造适合融资租赁交易产品的大型企业、在中国境外注册的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银监会认可的其他发起人”,并规定了一系列限制性条件。另外,《办法》还规定,金融租赁公司发起人应当在金融租赁公司章程中约定,在金融租赁公司出现支付困难时,给予流动性支持;当经营损失侵蚀资本时,及时补足资本金,进一步强化了股东的风险责任意识。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