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三折甩卖酷派还债巨亏65% 周鸿祎大仇已报?

多年以后,面对贾跃亭的巨额减持,酷派CEO蒋超将会回想起,与周鸿祎对骂的那个遥远的晚上…

曾几何时,中兴、华为、酷派、联想被冠以“中华酷联”的名号,在国内的手机市场如鱼得水。

目前看来,除了华为抓住机遇迅速转型,准备冲击全球前二的宝座外,其他三家在国内手机市场并不如意,其中最倒霉的就数酷派了,推出的互联网品牌不温不火,高端旗舰无人问津,手机业务与乐视合作之后彻底沦陷,自从贾跃亭出事后,连贷款都贷不到,还连续遭到银行讨债,深陷资金困局,一度卖地求生。

截至2017年7月31日,酷派的营收约为27.16亿港币,同比下滑约52%,且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偿债压力加大。

虽然酷派已经与贾跃亭划清界限,但股权还在人家手里。如今,贾跃亭出国不归,委托妻子甘薇处理乐视庞杂的债务问题,酷派更是第一个被拿来套现抵债!

为还债三折抛售酷派股权

1月4日晚间,酷派(2369.HK)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贾跃亭旗下的Leview Mobile HK Limited 抛售了酷派8.97亿股(占比17.83%),作价0.9港元/股,成交总价约8.08亿港元(6.7亿元人民币),接盘方为威日创投。此次出售后,威日创投取代贾跃亭,成为酷派的最大股东。

从乐视高调入股酷派,到如今尴尬退出,只能说,贾老板亏大了。

要知道,乐视前期对酷派的投资总额高达30亿,如今0.9港元的售价,较酷派停牌前的股价0.72港元有25%的溢价,但较贾跃亭当初的入股价亏了65%。而由于未能如期公布2016年业绩,酷派于2017年3月31日起停牌至今。

数据显示,2015年6月28日,乐视以21.8亿元代价持有酷派17.90%股权;

2016年6月17日,乐视以10.47亿港元(约折合9亿人民币)代价增持酷派股份至28.90%,成第一大股东。

此次出让17.83%酷派股权,贾跃亭只拿回8亿港元,较当初的入股价巨亏了65%,并失去单一大股东身份,损失惨重。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套现是贾跃亭公开委托妻子甘薇、哥哥贾跃民全权代理行使上市公司股东权利和履行股东责任后,第一个公开进行的上市公司资产处置工作。

不同于以往贾跃亭的还钱方式,之前还是拿乐视非上市体系的资产冲抵债务;这次变为公开处理贾跃亭旗下上市公司相关股份。但此次套现,对于乐视的债务仍是杯水车薪。

想必现在酷派的心在流血,一方面担心贾跃亭会不会继续撤退,更多的还可能是悔恨——对于酷派来说,当初正是自己把一手的好牌全部打烂。

如果当初能够继续和360创办奇酷,肯定不会是这个结果…而且,酷派新一任的CEO正是当年和周鸿祎撕破脸对骂的蒋超,基本上断了重回360的退路。

而且以周老板目前的大好光景,也是断然看不上酷派的。

背叛周鸿祎投奔贾跃亭

从年销量超过200亿元的手机巨头到岌岌可危,酷派在短短三年内经历了戏剧性的大起大落。

一方面,酷派对于运营商渠道的依赖性太大。受到运营商削减补贴政策的冲击,酷派手机市场份额从2015年开始一路下滑。小米、OPPO、vivo等手机品牌崛起并占领了市场。

另一方面,也是酷派自己“朝三暮四”的后果。当中还要牵扯出一桩与周鸿祎的陈年旧事。

2014年,酷派开始进行互联网化转型,决定和360一起干一番大事。2014年底,奇虎360出资4.09亿美元与酷派牵手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奇虎360持有奇酷公司45%的股权。根据当时的协议,奇酷负责互联网手机,酷派则专注于运营商与零售渠道。

之后,酷派CEO郭德英与360掌门人周鸿祎的理念出现分歧,他做出一个重大决定,让彼时风光的乐视入主酷派,一起生态化反。

2015年6月28日,乐视出资21.8亿元购买了酷派18%的股份,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

这一举动把周鸿祎气坏了,这就好比两个人谈恋爱,突然对方把第三者拉进了家门。由于乐视成了酷派的第二大股东,酷派又持有奇酷超过半数的股权,所以乐视也间接变成为了奇酷的股东。

更糟糕的是价格,周鸿祎貌似也吃了不小的亏,一个是花了4.5亿美元买了个酷派子公司的非控股股东(周),一个是花3.5亿美元占了酷派整个公司的18%(贾),这笔账怎么算周鸿祎似乎都没赚。

因此,酷派的这一举动让周鸿祎火冒三丈,直接在朋友圈上开骂!“谁在我背后捅刀子,我一定还回去。”

酷派这边也是个搞事的主。当晚,现任酷派CEO蒋超,当时是酷派的副董事长直接爆粗,晚上直接发了这样一条微博,配图便是周鸿祎的朋友圈截图。

随后,可能意识到言语不妥,蒋超很快将该微博删除。第二天,蒋超对昨天的表态感到后悔,并进行道歉,但道歉对象并不包括周鸿祎,可见其对周鸿祎仍充满怨气。

之后的几个月时间,双方交锋多个回合,在态度强硬的“红衣大炮”周鸿祎面前,蒋超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在酷派、ivvi、乐视昨日发布会前一晚,周鸿祎还发文表示:“宁可玉碎,同归于尽,所以我说了,谁拦我做手机我就干死谁,这不是威胁,更不是恐吓,我说了就会做到,至于有人扬言要弄死我,我一直等着呢。”

最终,酷派与奇虎360的合作也彻底黄了,此事以奇虎360获得奇酷75%股权而告终,奇酷与大神这两个手机品牌随奇虎360而去。但酷派却因与奇虎360订立的股份调整框架协议交易产生预期亏损约18.9亿港元。

2016年6月,贾跃亭继续“抢占”酷派,增持酷派股份至28.90%,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之后,酷派的噩梦彻底到来。2016年8月5日,酷派发布公告称,贾跃亭正式入主酷派,出任董事长,原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出任酷派CEO。

而酷派旗下成立于2014年底的ivvi品牌也正式被酷派剥离。此次交易完成后,原先酷派的旧臣老将几乎悉数离开。而此时的酷派,已经伤痕累累。酷派的互联网化转型也初见失败端倪。

之后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前酷派CEO刘江峰更是空降一年就离职(2017年8月底离职)。随着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酷派的营收更是大规模下降,还出现大幅的亏损。

短短三年,酷派血亏100亿,再加上被乐视耽误措施转型机会,在手机行业几乎没有了立足之地。

2017年11月,继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几个月后,贾跃亭也辞去酷派董事局主席职务。

现在来看,酷派当初如果选择了360手机,或许在深谙互联网之道的老周点拨下,很有可能扫除以往的颓势,股价即使不上涨,也不至于大幅缩水70%,市值竟然不到美图秀秀的1/10,实在令人唏嘘。

如今的周鸿祎身家暴涨,自360公司借壳江南嘉捷后,总市一度值逼近4500亿元(目前已有所回落)据福此前布斯实时富豪榜数据,周鸿祎身家超越刘强东。

当初自作聪明背后捅刀周鸿祎,如今却快被贾跃亭捅死,估计酷派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不管怎样,过去的都过去了。被债务缠身一年多的酷派正在努力挣开枷锁试图重回轨道。只是现在的手机市场早已是血雨腥风,仅以手机业务而言,未来等待酷派的更多的艰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