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房已经凹凸了?有人狂炒养老床位,回报率还秒杀银行?!

核心提示:有人觉得房子价格会不断上涨,因此炒房子;有人觉得墓地价格会涨,因此炒墓地;没想到现在,连养老院的床位也有人炒了……

有人觉得房子价格会不断上涨,因此炒房子;有人觉得墓地价格会涨,因此炒墓地;没想到现在,连养老院的床位也有人炒了……

炒作的同时,不仅伴随着价格上涨,有时候还会滋生一些骗局……

比如最近,上海就发现了一起打折扣“养老床位预订”,涉嫌进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的案件。

上海一养老机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据新华社报道,近日,上海市民政局在“养老机构服务质量与规范运营情况”调研中发现,上海凯晨实业公司及其出资举办的上海康乐福养老院,通过所谓的“预定养老服务”合同,向公众收取“会员费”性质的高额费用,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接获市民政局情况通报后,上海普陀区立即组成由该区民政局牵头,包括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区公安分局在内的联合工作组。工作组调查显示,上海凯晨实业公司通过上海康乐福养老院,宣传所谓“康乐福养老院综合养老服务预购及养老床位预订”,再由上海凯晨实业公司出面,与社会公众签署所谓“预定养老服务”合同,收取“会员费”性质的费用,短期内收取资金达2819万元,涉及公众239人。

调查表明,上述巨额收费,实质上并无相关具体服务产品兑付,而是由上海凯晨实业公司及上海康乐福养老院向“投资者”承诺年回报率达9%至12%,且签约收费对象不特定、年龄不限定、金额不限定(最高单笔人民币70万元)。

同时,上海凯晨实业公司收取的239笔资金,无一开具发票,仅给所谓的“投资者”或“预购人”“预订人”一张不提及任何收费名目的收据。甚至有巨额资金,竟直接打入上海凯晨实业公司法人代表夏玉秋私人账户,最高单笔达50万元。上述行为,已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初步查明事实后,相关部门严令上海凯晨实业公司立即清退违法收取的全部2819万元。截至目前,已有约9成资金被清退。对此,上海公安经侦部门将展开进一步调查取证,对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案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据羊城晚报报道,2016年广州越秀法院开庭审理了一宗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宋某昌等14名被告人通过虚假宣传“投资一个老年城建设项目,不仅将来还您一个养老床位,还有高达24%的年利息作为回报”,非法吸收485名被害人存款超过4000万元。

养老院床位每张24万起有人买下整层

239人,2819万元。从上述案件可见,这些人愿意“投资”养老床位,正是看中了未来的养老市场。最近几年,炒养老院床位的事情不断被曝出。

南方都市报2016年7月就曾报道,佛山南海区有一家名为“泰成逸园”的民办养老机构,销售人员称,一次性交纳24万元以上,便可在该院获得一张床位的26年使用权。

该养老院称,购买床位不限购数量,也不限户籍,甚至外国人也可以来购买。“很多客户是老客户介绍来的,甚至有人把一整层买下来”,一位销售员表示,床位以后肯定会涨价。

该养老院总共有3500个床位,目前普通床位按不同朝向的差价约2万元,而一个VIP床位的售价则高达44万元。从开放的示范单位来看,每个双人间面积约30平米,两室一厅的套间约60平米,全部设有独立卫生间、高级电动马桶、小型厨房、独立冷暖空调等配套设施,看去就像是个高档公寓。

据销售人员介绍,购买者最后拿到的将是床位的使用权合同,而不是产权证。在合同有效期内,使用权所有者可以逐个床位或整个套间转售或出租。若使用权所有人不想亲自打理,还可以像商场铺位一样,把床位返租给开发商,“租金是一年8%,按季度三个月结算一次。”



对于炒养老院床位,《红网》曾发表评论员文章表示,

假如养老院床位真的成为各路资本爆炒的对象,必将推高养老成本,甚至背离其实用功能,沦为一种特殊的“投资工具”。如此一来,有钱人入手大批床位囤积居奇,真正需要的老人或许就只能望床兴叹、一床难求了。

公立一床难求 民营床位闲置

中国是人口大国,也是老年人口大国。据国家卫计委统计,截至2016年底,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数已达2.3亿,到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2.55亿,占总人口的17.8%左右。截至2016年底,我国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14万个,各类养老床位合计730.2万张,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31.6张,与发达国家50—70张的标准存在较大差距。

据经济日报报道,城乡结构矛盾正是我国目前养老机构发展的首要矛盾。全国老龄办副主任吴玉韶介绍道:

城区养老机构紧缺,而郊区和农村养老机构总体上并不紧缺。2013年底,我国共有养老床位约500万张,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25张。但是,这些养老床位的70%都在农村,而闲置的床位也大多数在农村。

想去地理位置较好的公办养老院,往往只能排长队等候,而地理位置较偏的民办养老院入住率相对较低,不少床位闲置。

中国社会福利与养老服务协会医养结合分会会长、浙江绿康医养集团董事长卓永岳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公办养老机构有政府支持,运营成本较低,收费也较低,且运营经验丰富,服务更规范,老人愿意入住。但是,公办养老机构数量有限,地理位置较好的养老院常年有排长队现象。民办养老机构收费贵,有些是非专业人士在做,服务和管理跟不上,加之位置较偏,入住率相对较低,不少床位闲置。

家住上海静安区的陈晓云,去年给75岁的父亲找到一家条件很一般的养老院,一个月的床位费用将近1万元,还不包括吃药等费用。

陈晓云是一家民营科技企业的高级工程师,收入还算不错。但下有孩子上学,上有父亲、岳父、岳母三位老人,还有房贷要还,工资确实捉襟见肘。陈晓云说,岳父岳母现在身体还好,如果将来他们也住进养老院,经济压力就很大了。

“养老院的费用为什么这么高?主要是因为高昂的房租成本、不断上升的人力成本、过低的运营补贴等。”杨立雄分析,大多数老人需要的是服务质量高、收费较低廉的养老机构,目前只有少数公办养老院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它们有政府财政补贴或者事业编制,所以才能做到价格低。

【21财经搜索综合自南方都市报、经济日报、人民日报、红网、每日经济新闻】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