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王子又双叒叕被捕了,这次是因为拒交水电费……

核心提示:上次被捕是涉嫌贪腐,还算挺正常的理由,而这次的原因要搞笑许多……居然是因为王子们在首都利雅得的皇宫内举行抗议活动,反对当局的财政紧缩措施,拒缴水电费!但是这次沙特国王也是真的动怒了,直接把他们丢进了监狱。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海疆在线】

还记得前两个月沙特王子们上了热搜榜的事吗?

去年11月4日晚,沙特国王萨勒曼发布国王令,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成立后数小时内,该委员会以涉嫌腐败和洗钱等犯罪行为为由,拘捕了11位王子、4名现任部长以及数十名前部长。

虽说是被捕,但是王子们却可以睡在有名的奢侈酒店丽兹卡尔顿酒店,让网友直呼“坐牢也要去沙特”。之后多名被捕王子交了巨额保证金后准许释放回家。

然而当地时间1月6日,该国又有11名王子被逮捕了……

上次被捕是涉嫌贪腐,还算挺正常的理由,而这次的原因要搞笑许多……居然是因为王子们在首都利雅得的皇宫内举行抗议活动,反对当局的财政紧缩措施,拒缴水电费!但是这次沙特国王也是真的动怒了,直接把他们丢进了监狱。

有国外网友感叹道,“沙特王子竟然因为拒绝交纳水电费而入狱,这事儿简直离奇到如同假新闻一般。”

但是,在这起看似简单的的冲突背后,其实涉及到沙特一项雄心勃勃的经济转型计划。

根据沙特国王力推的“远景2030计划”,沙特希望在12年后彻底摆脱对石油经济的依赖,建立多元化的产业格局。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沙特政府近年来采取了很多较为激进的改革措施,想要逐渐减少养尊处优的国民对“大包大揽”福利社会的依赖。

这种“刮骨疗毒”的方案,自然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反弹。

为了冲刺2030远景目标,沙特计划2018年财政支出为9780亿里亚尔(约合人民币1.7万亿元),创下历史新高,远超过今年预计的财政收入。

为了弥补赤字,沙特想尽了一切开源节流的方法,所以就连过去由国家承担的王室成员的水电费,现在也得由王子们自己“买单”。

难怪金融时报感叹:水电费事小,王子们习惯了“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待遇,不愿改变,这才是让国王揪心的大事。

拒缴水电费,11位王子入狱

据沙特当地媒体SPANews报道,沙特11位王子在当地时间6日于首都利雅得被捕。

当天稍晚时间,沙特国王方面的一位资深代表出面,向半岛电视台等阿拉伯语媒体讲述了事件的详细经过。

当天,这11位王子聚集在阿尔-哈克姆宫殿开展静坐抗议,表达对政府取消王室成员免交水电费待遇的强烈不满。

王宫警卫向这些王子表示,他们的做法并不合法,应当立即散去,但王子们却继续着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在劝说无效后,这11位王子被收押在首都利雅得一所戒备森严的监狱里,等候庭审的日期安排。

沙特总检察长莫杰布在一份声明中强调:

“在沙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主动违法的人无论社会地位,都将遭到同等的审判。”

路透社表示,虽然很多沙特国民对今年减少的福利和新增的税费支出感到不满,但是像这些王子一样公开激烈反对的还是极为罕见。

加税、涨价,生活成本令人肉痛

需要指出的是,沙特国民的福利待遇一向十分优越。根据沙特国王去年颁发的圣谕,沙特国民在今年能享受到的社会福利,依然会让很多外国人眼红。

2018年,政府部门公务员每月将收到1000里亚尔(约合人民币1736元)的物价补贴;外派军事人员补贴为5000里亚尔;退休人员每月退休金将额外增加500里亚尔,学生享受的学费减免也将比往年增加10%。

在沙特,人们的医疗和教育支出,以及首次购房者购买85万里亚尔(约合人民币148万元)以下的房屋,都可以抵扣个人所得税。沙特国有的能源公司(如阿美石油等)也为国民提供着巨额的价格补贴。

沙特的低保福利覆盖了300万家庭,约1060万人口,占沙特总人口一半左右,其中有150万家庭每月能领到938里亚尔(约合人民币1628元)的低保补贴。2018年,沙特政府预计低保支出将达到320亿里亚尔(约合人民币556亿元)。

在油价低迷的当下,沙特经济已经无法负担这样庞大的福利开支。为了维系财政平衡,沙特想出了涨价和加税两招。

去年6月,沙特宣布对香烟征收100%的重税,对功能饮料等软饮征收50%的税。

去年12月11日,彭博社报道,沙特将在2018年把国内民用天然气的价格提高80%。沙特政府一位官员表示,由于沙特过去对国内能源价格补贴过重,天然气即使提价80%还是低于国际市场价格。

而从2018年1月1日起,沙特人不得不交纳一种过去从未征收过的消费税。从服装、食品、水电气、电子产品到娱乐消费,几乎所有常见消费品都增加了一道税率为5%的增值税(VAT)。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测算,这项增值税对沙特国内非石油部门产品的最终实际税负大约在1.5%-3%的区间内。

这些措施固然有利于沙特政府增加石油以外的收入来源,但对消费者来说打击不小。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一位匿名的当地居民表示,对于已经习惯了生活中没有消费税的他来说,现在面对突然增加的多道税收,日子过得十分煎熬。

沙特患上“荷兰病”

经济学中有着“资源诅咒”一说,一些自然资源禀赋优越的国家沉溺于短期的资源价格暴涨带来的横财,造成产业结构单一,反倒在长期的经济增长竞赛中不敌一些资源贫乏的国家。

上世纪60年代,荷兰发现大量天然气,出口剧增,国际贸易实现顺差。然而扩大发展天然气产业的荷兰反而丢掉了传统的农业和手工业优势。到了70年代,竞争力减弱的荷兰遭遇了通胀和失业的痛苦,被经济学家概括为“荷兰病”。

而如今沙特的经济发展情况,就是典型的“荷兰病”症状。

自70年代以来,在人口稳定增长的前提下,沙特的GDP走势和国际油价保持高度趋同。2014年8月,国际原油价格还在每桶110美元的相对高位,随后则一路暴跌,到2016年初甚至跌破40美元。

而根据世界银行统计,沙特GDP也在2015和2016年连续出现负增长,其中2015年沙特GDP为6543亿美元,较前一年暴跌13.5%。

根据沙特国王萨勒曼提出的规划,沙特要在2030年进入“后石油时代”,成为一个产业多元化的现代经济体,减少资源依赖的风险。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沙特政府对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巨大,希望在沙漠中建起适宜旅游和休闲的现代城市。

沙特财政部预计2018年的财政支出将达1.7万亿元人民币的历史最高水平,今年外债规模将达5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80亿元)。沙特最早也得到2023年才有希望扭转财政赤字。

为了给目标雄伟的“沙特远景2030计划”融资,沙特政府一方面向海外投资者出售国有资产股权(比如沙特阿美的IPO计划),另一方面削减了为王室成员和政府要员提供的特权福利,开征新的税种。

所以国际媒体纷纷评论道,这一次为了水电费上演的闹剧,其实是王子们不甘心丧失早已习惯的福利而发出的抗争。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每日经济新闻、海疆在线】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