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4万投资者大逃亡!谁能跳出*ST天业深坑?

核心提示:股市沉浮终究败多胜少。人们总习惯以“愿赌服输”的说辞来宽慰自己,掩饰内心最深处的不甘与无奈。于是,价值投资被抛到九霄云外,韭菜和赌徒成为硬币的两端。

股市沉浮终究败多胜少。人们总习惯以“愿赌服输”的说辞来宽慰自己,掩饰内心最深处的不甘与无奈。于是,价值投资被抛到九霄云外,韭菜和赌徒成为硬币的两端。

渐渐的,很多人忘却了究竟是谁将他们变成了“赌徒”。

从光环加身的“360概念龙头股”,到26个连续跌停,股价重挫80%,*ST天业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这期间,它经历了52亿元凭空消失,360股份被莫名转走等诸多诡异事件。

现如今,9.24万名投资者被坑杀其中,欲哭无泪。

2018年6月28日夜,*ST天业股东大会召开前夕,数十名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投资者占据了公司总部——济南天业中心两个会议室。椭圆形的会议桌上散乱着快餐盒、矿泉水瓶和抽完的烟蒂,四周椅子被挪开,地上打满了地铺。空气稍有浑浊,嗡嗡作响的中央空调显得有心无力。

站在茫然的人群之中,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提出了一个似乎没有悬念的问题:“当初为什么要买天业股份”?

然而,野马财经依稀听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因为我分析了它的财报”。

入局天业股份

说出这个答案的,是一位身穿暗红色上衣,黑色亚麻长裤的女士。

她叫周玉红,来自吉林的大学教师,粗通会计。这一身份不禁让人重新审视了一遍天业2016年财报。

当年的天业股份财报可谓亮丽,数据显示,营收22.39亿元,同比增长82.47%;归属净利润1.35亿元,同比增长17.39%,再加上16.62亿元的现金及等价物余额。将天业股份归类为一家前景不错的上市公司,相信不会有人反对。

并且,除了亮眼的财务数据,彼时的天业股份还持有1%左右奇虎360的股份,一度被奉为“360回A概念龙头股”。

双重因素叠加,2016年期间,周玉红在*ST天业上先后投入了近30万元,这几乎是她全部的积蓄,更令她心情复杂的是,由于自己大学教师的身份,不少亲戚朋友也购买了天业的股票。

“当时想着,即使360一时半会回不了A股,按照天业自己的经营状况,股价也不会太差。”周玉红回忆。

然而,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暗潮汹涌。

2018年4月26日,针对天业股份的年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一份《非标审计意见专项说明》,表示无法证实公司共计52.36亿元资金的去向,公司也因此被ST带帽;且很快有人发现,早在2017年12月29日,*ST天业所持360股份就已被悄然转让,价格不到10亿元(若按彼时市值计算,该部分股权价值31亿元),而且,该次转让没有在上交所网站进行任何公告披露,甚至连具体转让价格都没有给出......

接二连三的黑天鹅,导致*ST天业股价连续26个交易日跌停,瞬间崩塌,周玉红的账户上也仅剩下5万多元。

“我当初分析了天业的财报才买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比起悔恨,周玉红脸上更多的是自嘲。

只是,我们似乎没有太多理由去苛求每一位投资者都能看透财报深处的秘密,更何况,在那段时间,还有着不少对于天业股份推崇备至的专业券商研究员,不断重复着“战略初成、业绩拐点、新路径”之类的词汇。

股东与公司的“战争”

面对不断下坠的股价,*ST天业的投资者选择了抱团取暖,建立了维权群,并相约前往位于济南的天业总部“讨个说法”。

全部积蓄被套牢的周玉红是群里“元老”之一,也是上门维权的“积极分子”。2018年5月至6月,周玉红多次往返吉林与山东,她身体不算太好,开始几次都是坐飞机,但很快,她不得不改坐火车,甚至这些钱都是亲戚朋友凑来的。

“我们的诉求其实很简单,作为公司的股东,想了解下公司真实的经营状况”,周玉红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说。这个“简单”的诉求却并不容易达成,因为找不到人。

*ST天业的总部很气派,二十多层的大厦,每层十多个办公室,但绝大多数都是空的,与前来维权的投资者们打交道的只有物业,以及偶尔一两位普通职员。直到6月28日股东大会召开前一天,方才见到了一位领导模样的人,白色衬衣,黑色西裤、黑皮鞋,以及标准的地中海的发型。

正当周玉红走到办公桌前准备询问几个问题时,却突然被冲进来的几个人士向门外拉扯。情急之下,她只得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并顺势拿起了一把美工刀抵在了自己的胸前,方才挣脱了出来。

“我是一名大学教师啊,当时却像个泼妇”,回想起这段经历,周玉红总是喃喃重复着这句话,“他们突然就冲过来抓住我,我是真的怕”。

不过,经此事件的周玉红也变得大胆了,甚至在之后“营救”一位被架走关起来的男性投资者时,与天业一方七八位大汉据理力争,毫不退让。

“殊途”同归

从大学教师到“泼妇”,周玉红失去了自己的尊严,更多时候,尊严本就廉价。

来自湖北的郑万良,2017年12月22日,以10.21元/股的成本融资全仓购买30.07万股,合计307万元。由于加了杠杆,连续跌停之下不断触及平仓线,为了补仓甚至抵押了自己的房产,也借遍了所有能借的亲戚朋友,最终在6月14日,被强行平仓26万股,只剩4.07万股,不到10万元。

撑过了22个跌停,却倒在了开板的前夜,郑万良内心的感受可想而知,但即便在此情况下,依旧保持着十足的耐心。无论是面对其他投资者、物业还是天业的员工,身材瘦削、一身蓝色polo衫的他脸上总是挤着一丝微笑,说话轻声轻语,“您”字开头。

就是这样一位“人畜无害”的投资者,带着身份证、股东证等齐全的证件想要参加股东大会时,却被以参加“闹事”为由拒绝登记。直至最后一刻,郑万良还紧捏着证件,双手不断合十,弯腰赔笑。

最终,当用于登记的笔记本电脑被拿走,会议室的大门重重关上时,他将证件用力摔在了地上,一脚踹向了登记的桌子,右手指着会议室方向,全身颤抖。

来自江西的秦女士,怀孕三个月,57万元爆仓,血本无归;来自广州的谭先生,95年出生,工作两年10万多元全部投入天业股份,手续齐全,被拒在股东大会门外;来自上海的杨先生,已经割肉,亏损8万元;来自北京的刘先生,外企高管,持股50万股;同样来自北京的秦先生,金融业人士,持股80万股……

还有一位48岁的河南吴姓投资者,在赶来的途中突发脑溢血,留下了妻子、孩子,以及27万股*ST天业股票。

这些从全国各地奔赴济南的投资者,无论身份如何、性格如何,同样打着地铺,同样举着材料,竭力证明着自己的股东身份,希望了解更多公司真实的经营状况,早日脱离深坑。

为了逃离*ST天业,他们失去了金钱、时间、尊严,甚至生命。

当然,投资者们的呼声也得到了反馈,证监会已经立案调查,新的股东正在进入,360股份正在回购当中,甚至股价也已经出现多个涨停,最黑暗的日子似乎过去了。只不过,52亿元何时能够厘清,所有问题何时能够解决,还难以给出定论。

并且我们要问,还会有下一个*ST天业么?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