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所再度踩雷:1.3亿资管计划牵出东方金钰

核心提示:昨晚,由陆金所代销的一款资管计划被投资者曝出违约问题,这个底层资产为某上市公司(2018年1月18日跌停,1月19日停牌至今)贷款的项目,二季度的利息已经逾期支付。

昨晚,由陆金所代销的一款资管计划被投资者曝出违约问题,这个底层资产为某上市公司(2018年1月18日跌停,1月19日停牌至今)贷款的项目,二季度的利息已经逾期支付。

据网易财经独家获悉,这家上市公司为东方金钰(600086),而逾期的资管计划,则是由大同证券管理的“同吉3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该资管计划于2016年10月26日设立,投资人数107个,规模约1.3亿元(其中约7000万由陆金所代销),托管机构为宁波银行。

这个资管计划投向的是东方金钰与中海信托签订的5亿元信托贷款计划,东方金钰因为一场合同纠纷引发的仲裁,被申请财产保全,导致该公司及关联方的银行账户、股权等被司法冻结。

陆金所向网易财经独家回应了此事,称东方金钰已经承诺于7月20日之前兑付逾期的利息,该资管产品将于11月到期。

1.3亿资管计划逾期分红,陆金所代销7793万

据“同吉3号”的合同条款显示,资金投向中海信托发行的“中海汇誉2016-87东方金钰流动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这个信托计划资金用于向东方金钰发放信托贷款,用于日常营运资金周转及偿还金融机构到期流动资金贷款。闲置资金可投资于银行存款及货币基金。

中海信托是由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和中国中信有限公司共同投资设立的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分别占股95%和5%,注册资本为25亿元人民币。

2016年10月18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披露了上述信托计划内容,向中海信托申请5亿元的流动资金贷款,期限24个月,用于公司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及偿还金融机构到期流动资金贷款。

“同吉3号”的合同条款与之同步,封闭期为24个月,也就是2018年10月25日到期。存续期间,于每年3月、6月、9 月和12月进行利息分红。这次正是因为原本应在6月发放的利息未按时支付,从而被投资者曝光。

对于此事,陆金所独家回应网易财经:根据东方金钰公告,目前公司经营管理正常,并已与相关机构达成和解,正在积极解冻相关银行账户。该产品涉及陆基金60位投资人,代销金额共7793万。陆基金作为代销机构,会持续积极跟进,要求管理人督促东方金钰及时付息,并第一时间向投资者说明最新情况。

东方金钰及关联方遭遇司法冻结

事实上,网易财经独家获悉的一份东方金钰于6月20日下发给各金融机构的《延期付息申请函》,称公司因账户冻结导致无法按时支付利息,并承诺于7月20日前完成兑付。

大同证券已于6月29日发布 “大同证券同吉3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风险提示”,明确告知“同吉3号”的投资者,“催还本集合计划2018年第二季度分红款项未果”。

对于无法支付的原因,东方金钰称由于子公司深圳东方金钰网络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兴龙实业等主体与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合同发生违约并产生了相应仲裁,因对方申请财产保全,导致东方金钰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部分子公司股权及兴龙实业所持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

尽管东方金钰称已与中睿泰信达成和解,正在走解封程序,但是,6月30日的公告显示,大股东兴龙实业所持的股权已被申请执行轮候冻结,冻结期为3年。截至公告日,兴龙实业合计持东方金钰总股本的 31.42%,而轮候冻结的股份是兴龙实业所持的全部股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兴龙实业几乎将所持东方金钰股份质押殆尽,截至2018年5月8日,质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31.08%,占当时持股数量的98.91%。

其它融资方面,东方金钰的公告显示,该公司于2017年3月发行五年期的公司债募集7.5亿元补充流动资金;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公司共获得各金融机构授信额度 87.03 亿元,尚未使用额度 18亿元。

代销平台责任之争

资管计划是面向有风险辨识和承担能力的投资人和机构,门槛100万起步的金融产品,在包括陆金所在内的绝大多数理财平台上,都是面向高端客户推出的理财服务。

但此次“同吉3号”被爆逾期,并非陆金所首度代销资管计划踩雷,去年已曝出投向上市公司龙力生物的信托借贷计划项目的1.4亿资管计划违约,此后龙力生物曾承诺分6批偿还本息,但截至目前此事仍未得到解决。

需要指出的是,去年曝光的资管计划是“同吉9号”,同样也是大同证券发行管理,设立日期为2016年12月7日,募资金额1.38亿元,都与“同吉3号”接近。

作为代销机构的陆金所,按照监管要求,只作为交易服务平台进行信息发布,不对任何投资人或任何交易提供任何担保。这是陆金代销踩雷后能够撇清责任的重要原因。

另外,合同上也规避了各方的法律风险,“同吉3号”合同内容明确指出,“本产品属于高风险品种”,“该信托计划所产生的全部风险均由全体委托人自行承担”,并且一旦出现延期兑付的问题,管理人(指大同证券)有权将退出日延后。

但这无法掩盖另一种声音:既然陆金所收了代销费,就应该在金融机构的准入门槛设置上起到把关人的作用。据合同条款,大同证券收取的管理费是每年3%,托管费是0.02%。

“通常是从管理费中分成给代销平台作为渠道佣金”,一位业内人士解释,“代销费一般有2个点”。不过,陆金所内部人士告诉网易财经,该平台代销费用不达1%。

如何设置金融机构准入门槛,几乎是每一个拥有强大流量的第三方理财平台必须直面的问题,背靠微信的理财通产品总监王影就向网易财经透露过,理财通对金融机构准入资格的筛选方法是,“只挑细分行业领域的TOP 10,并不是说它们就一定没问题的,而是风控、合规可能更放心”。

“就拿资管计划来说,有的大券商审核不过关的业务,小券商能做”,一位券商人士分析指出,“另外,大平台倾向于挑选大型机构合作的原因可能还考虑到,一旦发生极端情况,大机构甚至可能会垫付刚兑去维护声誉”。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