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正在出清,上市公司债券扎堆违约

核心提示:自从2016年信用债市场违约爆发以来,不同类型的企业就像玩起了“萝卜蹲”,违约成群结队而来。从央企、地方国企、城投,到民营企业,这一次违约风暴降临至上市公司。

自从2016年信用债市场违约爆发以来,不同类型的企业就像玩起了“萝卜蹲”,违约成群结队而来。从央企、地方国企、城投,到民营企业,这一次违约风暴降临至上市公司。

5月21日,上海华信未能按期偿付“17沪华信SCP002”本息合计20.89亿元。该公司还要在接下来的6月、7月、8月及11月相继兑付20亿元、20亿元、21亿元以及20亿元超短融合中期债券。2018年年初至今,已经有11家违约主体的21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近190亿元。

和以往不同,这一轮违约触发的主要原因是,在去杠杆和强监管下,部分企业再融资受阻。而这波违约或许刚刚开始,分析人士认为,短期内融资渠道重新放宽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在社融增速已然明显下行,信用事件也逐步开始发生的大背景下,监管层可能需要与市场一样观察信用收缩的具体反应以及可能的扩散影响。

民营上市公司频爆违约

和往年的情况有所不同,今年的违约案例集中爆发在民营上市公司中。比如,今年新增6家主体,分别是亿阳集团、神雾环保、富贵鸟、凯迪生态、中安消和上海华信。

“相比于国企,民企获得银行贷款的难度大,对直接融资依赖度较高,但2017年债券市场持续调整,许多有发债需求的主体被迫取消发行,再融资受阻,民企信用事件增多,由此又导致市场对民企债的谨慎情绪浓厚,造成恶性循环。”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姜超在近期的报告中指出。

这种“恶性循环”还在继续,5月21日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明星企业东方园林发布的公告显示,该公司原本计划首期发行规模不超过10亿元的公司债券,最终发行规模仅0.5亿元。受到债券发行遇冷影响,东方园林股价随即下挫。

\

根据Wind统计,今年年初至今,共有314只债券推迟或发行失败,共计1933.3亿元。其中,仅最近一个月(4月22日至5月22日)就占将近三分之一,109只债券推迟或发行失败,涉及金额682.40亿元。

此外,还有一些已经陷入债务危机的企业,本年内将有多只债券到期,面临着兑付的压力。

如盾安集团,评级公司大公国际因“自有资金紧张,同时融资渠道趋紧,再融资难度较高,短期偿付压力加大”,将其主体信用评级调整为A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尽管5月8日17盾安SCP008按期兑付,但今年以内,该公司还有总计63亿元的6只债券到期,其中,本月24日到期的一只中票规模为9亿元。安徽盛运环保同样宣称,上市公司及合并范围内的子公司作为债务人的逾期债务累计约7.29亿元,目前该公司的主体信用评级为BBB-级,其债券18盛运环保SCP001下一次付息日期为10月9日,债券当前余额2亿元。

再融资受阻触发多米诺骨牌

市场普遍的观点认为,此轮违约和之前的不同之处,是再融资受阻所触发的违约。

信用债市场打破刚兑始于2014年,违约集中爆发是在2015~2016年,保定天威、中钢集团、东北特钢、北山投资、海南交投等债相继违约,引发了市场对央企、地方国企、城投债信仰破灭。2017年,信用债违约事件进一步扩散至民企。但这些违约事件主要爆发在落后产能行业,经济欠发达、债务问题较为严重的地区,企业自身的财务问题比较严重。但去年12月,民营上市公司保千里4.55亿元债务违约,其中包含了部分债券无法按时兑付,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为车载电子视像产品,主营业务并未发生亏损,违约主要是因为“现金流只出不进”,在当时被称为“非典型违约”。新一轮民营上市公司违约潮从此引爆。

姜超称,该轮信用风险爆发的直接原因是“去杠杆导致货币收缩”。

央行近期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2017年我国宏观杠杆率上升速度明显放缓,全年上升2.7个百分点至250.3%,而2012年~2016年,年均提高13.5个百分点。其中,去年企业部门杠杆率为159%,比上年下降0.7个百分点,是2011年以来首次下降。尤其是过剩产能行业中贷款余额同比下降1.7%。

为了配合去杠杆,央行自2016年以来实施稳健中性货币政策以及结构性信贷政策。2017年末M2增长8.2%。金融去杠杆之下,表外融资向银行表内回归,表外融资规模已经萎缩至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2017年银行的同业业务、债券投资、股权及其他投资都是同比少增。同时,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也有所下滑,2017年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2%,其中,一是委托贷款同比明显少增;二是企业债券融资同比少增较多。此外,股票融资少于上年。

央行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企业融资金额约为3.8万亿元,比2017年同期锐减了0.96万亿元,比2016年同期锐减了1.63万亿元。减少的万亿元,很大程度上缘于股债两市融资条件收紧。

天风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孙彬彬称,金融环境转向去杠杆、强监管时,一方面,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明显下降,对风险的防范心理大幅提高,更加关注和思考“谁在裸泳”,债券市场融资通道明显收紧;另一方面,监管政策全面封堵各类表外和非标通道,非标转标过程中,非标债务滚续难度上升,企业需要依靠表内或者自身经营现金流对接到期债务。

举债发展模式走到尽头

如今违约潮接近尾声,还是刚刚开始?

上周,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全国政协“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上发言指出,要使全社会都懂得,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

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席“健全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专题协商会并发言

这被市场解读为,举债发展的模式将走到尽头。央行主管媒体近日发文称,违约事件是市场出清的选择。

“本轮违约潮的主要驱动因素为再融资压力增大,违约潮退去需要看到融资渠道的重新放宽。”姜超表示。

而分析目前的再融资渠道,随着资管新规的正式落地,尽管存量理财产品的过渡期有所延长,但“去杠杆、去刚兑、去通道”的监管态度在正式稿中得到了进一步强化。接近监管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称,目前当务之急是解决银行理财存量“堰塞湖”,监管机构已经要求金融机构向监管部门报分年处置计划。

“债券方面,资金表外转表内、资管产品净值型转型均伴随着对信用风险容忍度的下降,净融资很难大幅上升,表内贷款亦受资本金、行业政策、风险偏好等制约,除非有进一步政策支持,短期内或难以弥补再融资缺口。”姜超说。

根据海通证券的分析,2017年底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依然处于高位,其中房地产、建筑、综合行业的杠杆最高,建筑和综合行业中有不少城投公司。其他杠杆率较高,或者去杠杆背景下杠杆率反而明显增加的行业还有电力及公用事业、家电、汽车、交通运输、电力设备、商贸零售等。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对于未来货币政策的表述虽然延续了“稳健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但是对于货币政策目标,却首次提到“稳杠杆”。

孙彬彬认为,这一变化预示着作为无差异的总量工具,流动性、资金面将较2017年更为平稳。“在社融增速已然明显下行,信用事件也逐步开始发生的大背景下,监管层可能需要与市场一样观察信用收缩的具体反应以及可能的扩散影响。”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