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第1单!10亿信托现兑付危机,还有什么平台可以相信

核心提示:2018年刚过去不到半个月,就有信托爆出10亿级的兑付危机大单了。据了解,这次出事的中融信托旗下的嘉润30号和31日两个产品,都是由一家省级国资平台借款或担保的。

【21财经搜索综合自中国基金报、证券时报、澎湃新闻】

2018年刚过去不到半个月,就有信托爆出10亿级的兑付危机大单了。

据了解,这次出事的中融信托旗下的嘉润30号和31日两个产品,都是由一家省级国资平台借款或担保的。原定于2017年12月15日到期兑付的信托资金,却两次延期,近日一纸公告更宣布原本承诺的延期还款计划落空,继续延期兑付,兑付期限未知。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信托、基金子公司等资管行业曾有一个“行规”,省级政府国资平台的项目很保险,不会出现兑付问题,出问题都是那些市级县级的国资平台。然而这一事件的出现,似乎宣告省级平台也靠不住了!

一份公告暴露的兑付危机

近日,中融信托发布了一份公告,详细记录了这次兑付危机的经过:

1515996567790930.jpg

公告显示,中融嘉润3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原到期日为2017年12月15日,中融信托作为受托人在项目到期后,多次现场或致函方式催促其还款,借款人未能按时偿还全部信托贷款本息,并于2017年12月27日向中融信托出具了《沟通协商函》,承诺于2018年1月10日将贷款本息偿还完毕。

而实际上,截至2018年1月10日,借款人仍未足额偿付信托贷款。在受托人和借款人积极沟通后,借款人于2018年1月10日向中融信托出具了《沟通协商函》,该函件里表明由于省政府对借款人的资金支持审批流程尚未完成的原因,借款人未能于2018年1月10日足额偿付。云南省国资委已答复拟对借款人进行注资。借款人承诺以云南省国资委增资款优先偿还中融信托的信托贷款本息及罚息。

中融信托还在公告中表示,基于借款人上述函件及承诺,本信托计划继续延期,受托人将在收到借款人信托贷款偿还款项后,立即向委托人分配信托收益。

根据该公告和信托信息报道,中融嘉润31号的借款人为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中融嘉润31号的借款人为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并有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提供担保。两个信托计划的合计资金15亿元,据媒体报道截至2018年1月10日已经回款6亿左右,加上利息,仍有近10亿资金尚未回款。

信托收益率低于8%

查阅中融嘉润31号的有关信息,可以看出该信托因是省级政府国资平台借款,在信托市场上,属于比较抢手的,信托利率也低于整个信托行业平均水平,信托收益率不到8%。

信托信息显示,预期年化收益率为7.5%到7.8%,其中600万以上的资金投资收益率为7.8%。

有资深信托人士表示,600万以上资金只给7.8%的利率,说明这个项目在信托领域算是相对“低风险、低收益率的”,也就是因为有省级国资平台在那里,大多数市级县级国资平台很难发出那么低利率的信托产品。

该项目的借款方为云南圣乙投资有限公司,有关政府文件显示,2016年5月同意云南圣乙投资有限公司更名为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

中融嘉润30号有关信息显示,该产品的收益率结构和中融嘉润31号一致,借款方深圳润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云南圣乙投资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并有云南圣乙投资有限公司的担保。

云南国有资本啥来头?

根据云南国有资本官网介绍,该公司是2011年8月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从事股权投资业务的省属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83.97亿元。从工商资料中查询增资信息可知,其注册资本已逾103亿元,由云南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出资。

云南国有资本爆出兑付危机,一度引发市场对省政府融资平台拉开违约序幕的担忧。多位受访人士认为,云南国有资本实际上是省级控股公司,并不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云南国有资本运营的前身为云南圣乙投资有限公司。在2016年中的“云煤危机”善后处理中,云南煤化发行的30亿中票转移至圣乙投资,由其按照原发行条款和条件履行相关债务。2016年10月,中诚信国际评定云南国有资本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稳定。

只是短期流动性问题?

从种种迹象看,云南国有资本“有心还债”,但“力有不足”。

根据中融信托致受益人公告,在信托计划清算期到期前两日,即2017年12月27日,云南国有资本以临时周转出现困难为由申请元旦后还款。截至1月10日,云南国有资本共还欠款6亿元,剩余近10亿元未能按时到账。1月10日,云南国有资本再次出具了一份正式沟通函表示,公司增资计划正在推进,同时也在积极联系其他融资渠道,一旦资金到位公司承诺优先偿还上述信托贷款本息及罚息。

作为信托计划的受托方,中融信托也正积极协调借款人尽早归还欠款。

据了解,中融信托现已派出工作组驻扎云南,全力督促云南国有资本履行还款义务。1月10日,该公司总裁和执行总裁还亲自飞往云南督促、监督云南国有资本推动再融资和还款进程。

“按照过往操作经验,类似省国资委旗下的大型国有企业是信托公司比较信赖的合作伙伴。尤其在风险兑付事件爆发频次升高的背景下,信托公司对民营工商企业及中小型房企的警惕性升高,但始终认为地方政信项目风险相对可控。”华东一家中型信托公司中层人士分析,如果云南国有资本仅是年末资金紧张,经营并无问题,将继续履行还款义务,涉事的两只信托产品可避免陷入实质性违约。

破刚兑动真格!

信托,尤其融资类信托,普遍具有刚兑的传统。现实中,为了维护声誉、规模与珍贵的牌照,信托在产品出现兑付困难时,一般会有几种方法来维护产品的刚兑。

一个是借新还旧。新发信托产品兑付老产品。直接采用这种模式违反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现实中往往会采取先引入第三方或关联机构接盘,然后由新发信托善后的灰色手段。

另一种是自有资金垫付。利用自有资金受让资产,进行流动性支持。如果是单一信托,虽可直接受让信托财产,但因涉及关联交易,需先向银监报送;如果是集合信托,依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信托财产需与固有财产保持独立,自有资金不能受让信托财产。但有些公司可能会采用灰色手段,先将信托财产转让给第三方,而后再用自有资金间接受让。

11月17日,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出台《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稿长达10000字,分29条,信息量可谓巨大。

里面关于“刚性兑付”,有如下要求:

资产管理业务是金融机构的表外业务,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时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出现兑付困难时,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金融机构不得开展表内资产管理业务。

严格禁止管理人的任何保本保收益安排,旨在打破刚兑。

而对于刚兑的认定,监管层也说了几种情形:

(一)资产管理产品的发行人或者管理人违反公允价值确定净值原则对产品进行保本保收益。

(二)采取滚动发行等方式使得资产管理产品的本金、收益、风险在不同投资者之间发生转移,实现产品保本保收益。

(三)资产管理产品不能如期兑付或者兑付困难时,发行或者管理该产品的金融机构自行筹集资金偿付或者委托其他金融机构代为偿付。

谁还有这个胆子借新还旧!谁还敢拿资金池兑付!后果很严重!

目前,已有信托公司因存在刚兑问题被暂停集合信托业务。2017年12月,中泰信托就吃到了重量级罚单。

中泰信托的第二大股东、新黄浦去年12月23日发布公告称,其参股子公司中泰信托收到上海银监局《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2017]14号,被责令暂停新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存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不得再募集。

根据前诉监管函,中泰信托被处罚的理由有两方面:一是法人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实际控制人不明;二是部分业务开展违反相关法规规定,“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者保证最低收益”的规定。

上海一家信托公司人士表示,中泰信托受罚的两个理由,前者是历史原因,其控股股东穿透后是德瑞股权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信托计划的受益人不明;后者,则是因为其为银行机构出具兜底承诺函。

“按照规定,信托公司不能出具兜底承诺。上海地区的信托公司,只有中泰信托给银行出暗保函,以方便募资。”前诉上海的一位信托从业者表示。

【21财经搜索综合自中国基金报、证券时报、澎湃新闻】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