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售后 | 海拔4500米的浩泽净水服务

核心提示:“今年5月,接到公司的任务之后,我是既兴奋又忐忑;兴奋的是能亲眼看一看浩泽在长江源建设的浩泽净水屋,在我心目中浩泽净水屋就像一个卫士,一直守护着长江源保护站里的所有人;忐忑的是能不能完成公司任务。”

海拔4500多米的青藏高原上,年轻的刘洋连续工作10多分钟后就不得不停下来休息几分钟,不然就得大口大口地喘气。虽然安装净水器这件事他已经重复了成千上万次了,但是这次他不得不一次次的中断下来。

高原上的装机行动

“今年5月,接到公司的任务之后,我是既兴奋又忐忑;兴奋的是能亲眼看一看浩泽在长江源建设的浩泽净水屋,在我心目中浩泽净水屋就像一个卫士,一直守护着长江源保护站里的所有人;忐忑的是能不能完成公司任务。”

踏上青藏高原,刘洋显得兴致勃勃,但他深知此次不是来旅游的,在花海草场背后,是当地居民困难的饮水环境。

在高原地区,强烈的紫外线和大量的水分蒸发,使得水中往往含有大量的碱性固体化合物,如果长期饮用这样高硬度的水会导致肠胃功能紊乱。

为此,2011年浩泽和“绿色江河”组织在长江源头沱沱河畔建立了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和浩泽净水屋,希望能改善长江源的生态环境以及当地居民的安全饮水问题。

刘洋此行任务就是为了对浩泽净水屋进行年度例行检修维护,更换过滤耗材,来保证系统的良好运转。

一开始,领了这个任务刘洋满心欢喜,但他没有想到由于高原缺氧,引发了一系列的高原反应,头疼、乏力,走路吃饭都会喘。

“冷,缺氧,前三天最难熬。但志愿者都要待一个月,确实感觉志愿者不容易,很厉害。”

尽管如此,刘洋他们还是如期完成任务,不仅按时完成对净水屋和各个青藏绿色驿站的安装及维护工作,还将水机装进了“绿色江河”守护斑头雁项目的班德湖营地。

在刘洋到来之前,营地志愿者饮用的是只经过简单煮沸处理的湖水,但是高原上水的沸点往往低于100摄氏度,简单煮沸的水也远远达不到饮用要求。所幸的是,在坚守多年后,终于有一个人一边喘着大气一边为他们装上了净水器。

“给营地装上水机后要告诉他们怎么检测,怎么换滤芯,我们还留下了耗材,高原上面的话水质没那么好,需要经常维护。”刘洋说起这一切的时候眼睛里似乎又浮现起了那幢两层的红屋子和当志愿者的那些日子。

图片2.jpg

第二排左3为刘洋

24小时*365天的安心服务

长江源的志愿活动是刘洋无数次装机经历中较为特殊的一次。事实上,在浩泽24小时*365天的全天全年服务方案中,刘洋还服务过各种各样的客户。

去年中秋国庆节假日期间,刘洋和几个工程师开始为成都地铁沿途站点安装净水设备。

地铁的装机情况比较复杂,当时刘洋他们负责的是地铁1号线、2号线、3号线和机场专线的装机工程,站点多,跨度大,刘洋每天都要背着工具随着人流挤上地铁去到下一个装机站点。

并且,因为装机涉及埋线问题,所以部分工作白天施工的话会影响乘客进入,所以只能安排在地铁结束运营之后施工。刘洋他们就是这样一站一站的装完,连续好几天凌晨一两点才从地铁的另一头回来,骑电瓶车回家。

“去年就是为了服务地铁净水嘛,我们全年只有一两个休假,其他从中秋到国庆都没有休假,都在值班装机。”刘洋淡淡的说。

平时刘洋们的工作时间是7*24小时,周末如果没有工作可以休息,但是只要客户有需要就要立刻上门为客户服务。浩泽提出的24*365全天全年服务,正是因为他们的努力和付出。

图片3.jpg

除了装机,故障维修也是他们的主要工作。浩泽的物联网系统可以远程监控机器的运行情况,主动发现故障问题,然后下发维护单给售后工程师,工程师就会主动联系客户上门维护。

虽然这些日常的工作繁复,甚至有些不起眼,但是经过这次公益活动,刘洋对自己的工作又有了新的认识。

他犹记得,在班德湖营地,长江源的志愿者原先喝的都是湖里直接打起来的水,刘洋在营地装了机器后,当地志愿者如释重负地说起“终于可以喝上干净的水了”,刘洋至今仍记得那时他脸上神情。

虽然对城市里的人们来说,喝上一口安全干净的水并不是难事,有一台浩泽净水器就可以了。但是每每想到在遥远的青海,在环境艰苦的班德湖营地,因为自己的一份努力,志愿者们也可以喝上安全干净的水,刘洋和他的团队还是很自豪的。


 返回21财搜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