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参议院通过非约束性动议 寻求限制总统关税权力

导读:“压倒性的表决结果表明,对于特朗普的关税做法美国国内精英层并不是铁板一块,在两党都存在明显的非议。但这种反对未必是出于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反对,比如他们可能支持特朗普‘美国优先’的主张,但认为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实现这一目标。”

本报记者和佳北京报道

当地时间7月11日,美国参议院以88比11的票数通过动议,指示参众两院在协商2019财年一个拨款法案中增加相关条款,使国会在“基于国家安全”的关税征收中具有发言权。尽管该动议不具约束力,却表明了国会对特朗普近日频挥“关税大棒”的不满。

继7月6日宣布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之后,美国于7月11日公布了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的建议清单。国会很多议员认为,不断扩大的贸易冲突将损害美国企业和消费者。

推动“有约束力”的投票

6月初,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鲍勃·科克、北达科他州民主党参议员海迪·海特坎普、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等10名参议员联合提出了一项议案,要求修改1962年《贸易扩张法案》,强制总统在根据232条款以“国家安全”为由颁布关税之前,先获得国会批准。据报道,该议案(S3013)已提交给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但此后一直停滞不前。

“在目前两极分化的华盛顿,我们很少看到两党在一个问题上达成广泛的共识。但今天,参议院以压倒性的多数表示支持我们的努力,以确保国会在执行国家安全相关的关税中发挥作用。”科克在一份声明中称,“关税是在向美国人民收税,随着美国经济、美国企业和消费者逐渐感受到不连贯的贸易政策的破坏性影响,相信立法支持者会增加。我们将继续推动具有约束力的表决,并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安排一次投票。”

“根据目前的消息,修改1962年《贸易扩张法案》的条款是绑在2019年能源、军事建设和退伍军人事务的一揽子拨款法案(H.R.5895)上,作为其中一部分内容,获得了参议院通过。拨款法案已经到了两院协商层次,这样的修改有可能无法获得众议院通过;即使众议院接受了有‘绑定’的版本,特朗普也很可能进行否决,因为这相当于与虎谋皮。”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

上个月,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McConnell)称,由于特朗普很可能否决,国会推动法案是“徒劳的”。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Ryan)也对该法案是否能战胜总统的反对表示怀疑。“法案未必能被国会主流领导层接受,从投票可以看出共和党人内部的分歧。所以立法能不能通过其实很难说,这次投票只是漫长、复杂的立法过程当中的一个环节。”刁大明说,“换言之,国会议员希望能通过‘立法’来表达约束总统权力的意愿,但‘立法’通过的可能性很小。”

共和党内议员反对

除了11名共和党人外,参议院其他共和党人都投票支持了这项动议。“压倒性的表决结果表明,对于特朗普的关税做法美国国内精英层并不是铁板一块,在两党都存在明显的非议。但这种反对未必是出于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反对,比如他们可能支持特朗普‘美国优先’的主张,但认为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实现这一目标。法案的核心要义是收回国会立法赋予总统的某些单边权力,使总统在决策时能更多地将国内相关方的利益纳入考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绕开国会、随心所欲地行事。”刁大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议案仅针对“232调查”,因此对中美贸易形势的实质性影响有限。

6月26日,超过270个美国商业团体给美国参议院递上联名信表示支持科克的法案,称滥用1962年《贸易扩张法案》第232条征收关税的做法不符合国家利益。此前,特朗普政府发起钢铝关税,并对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启动“232调查”。

美国石油学会(API)新闻发言人Isakower表示API支持该法案。“我们将继续对妨碍美国人贸易的市场干预表示关切。针对进口特种钢的关税和配额扰乱了天然气和石油行业的供应链,损害了我们的能源和国家安全,并将对美国的就业和消费者产生负面影响。”

7月11日,特朗普公布了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征收10%关税的建议产品清单。标普旗下市场调查公司Panjiva分析师ChrisRogers指出,这份新清单的代价是美国对中国供应商的深度依赖,减少了美国买家用其他海外供应商替代中国供应的选择,增加了供应链中断和成本上升的风险。(编辑:张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