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发指!深挖红黄蓝幼儿园:连锁园有虐童前科,背后公司9月刚上市,创始人曾说“一切为孩子”

昨(22日)晚,十余名北京幼儿家长反映,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被老师用针扎、喂成分不明的白色药片,并提供了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



据家长们说,从昨天下午孩子放学开始,便有多名家长报警。“我们孩子三岁半,腿上、屁股上都有针眼,我现在气得浑身发抖。”



一名老人告诉媒体,昨天听说有家长报案,回去仔细看自家孩子才发现也有针眼,因不放心就带孩子去医院,医生确认孩子身上的小点的确是针眼,“孩子说不睡觉老师打针,还说不听话也要给爸爸妈妈打针。”


反映被打针和吃不明药片的孩子均是国际小二班的学生家长,家长们描述针眼出现在腿部、屁股、腋下等部位。另一名家长称,她直接问孩子“老师扎你哪了?”孩子立马指指腋下。



还有一位家长说,孩子最近三四天拒绝上幼儿园,“说老师给吃过白色药片”家人才意识到问题。在家长提供的和孩子对话视频证据中,孩子捏着一个白色药片断断续地回忆“吃过……老师给吃的……睡觉吃……其他小朋友吃的……每天都要吃……”


此外,还有媒体报道称,白女士的孙子月月今年2岁7个月,在这家幼儿园读小小班。白女士介绍,听月月说,他们睡觉的时候老师会给他喂白色药片。“月月说中午睡觉的时候,老师每天都会让他们喝白药片,不用配水就喝了,不苦,每天都吃。”白女士说。


另外,还有家长表示,目前知道国际小二班有两个男孩、一个女孩被脱光衣服罚站


他介绍,得知孩子被罚站后,多名家长问自己的孩子是不是有这么件事,孩子都说是。问三个孩子是谁,每个孩子说出的名字都一样。“因为我之前问孩子今天怎么样了,发生什么了,孩子就说今天谁谁谁被罚站了。当时我以为只是孩子淘气,被罚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不知道是脱光了罚站。就是从现在往前推半个月,天气已经挺冷了。”

三名老师暂被停职


据一位家长透露,红黄蓝幼儿园小小班家长昨晚在群里收到老师微信通知,表示希望家长不要惊慌,不信谣,不传谣。“明日上午9点,幼儿园将组织家长开放活动。” 



今日(11月23日)下午2时许,有媒体在涉事幼儿园看到,门口聚集了数十名家长,“园里通知今天下午开会,但没有说明开会的具体内容”。另有部分家长在等待参加活动的孩子。



一名等着接孩子的家长介绍,上午送孩子入园的时候,发现有不少孩子缺课,未入园。“都是家长,都挺担心的,我们在这守着,也是怕随时会让通知孩子回家。”



同时,《中国经营报》记者今日下午也在事发幼儿园门口看到,幼儿园外聚集了很多家长,现场不时有家长提到虐童事件时出现情绪失控。


不少家长表示,他们从早上8点便一直等候在幼儿园外,但从昨天下午5时到现在,幼儿园方面一直没有对此事件给出任何回应。


而针对此事,今日下午5时许,朝阳区教委信访办的负责人在幼儿园门口表示,目前事发的“国际小二班”的3名老师已经被暂时停职。


该负责人还表示,目前警方正在对此事件展开调查,在最后结果没有出来之前还希望家长及媒体保持客观冷静,“一旦查实会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采取相应措施。”


另外,《中国经营报》记者在现场了解到,幼儿园的相关监控视频已经被警方带走。


而在此前,吉林省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曾轰动一时。


2016年该案一审宣判,4名幼儿园教师分别被判刑。2015年11月末,10多名在四平市红黄蓝幼儿园就读的孩子身上发现大量疑似被针扎的伤痕,这些家长先后到警方报了案,后来涉案的4名教师被刑拘。


2016年10月24日,四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4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至两年十个月,4名被告人当庭表示上诉。此后二审中,法院所认定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即四上诉人多次实施了虐待被监护幼儿情节恶劣的犯罪行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起底红黄蓝幼儿园:不是第一次出现虐待幼童事件!

工商资料显示,这家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成立于2011年4月,注册资本15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陈永春。


陈永春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还有湖南红黄蓝教育发展有限公司、天津红黄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常州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这些公司背后均指向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也隶属于该公司旗下。


根据红黄蓝教育官方网站消息,红黄蓝教育(RYB Education)成立于1998年,今年9月27日,红黄蓝(NYSE:RYB)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目前,红黄蓝的市值为7.66亿美元。


红黄蓝教育的创始人为曹赤民、史燕来,曹赤民为红黄蓝董事长,史燕来为总裁。天眼查网站显示,二人对红黄蓝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8.18%和14.59%,此次出现问题的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法定代表人陈永春也持有红黄蓝0.15%的股权。


虽然成功在纽交所敲钟,但红黄蓝教育旗下的幼儿园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类似的虐待幼童的事件。


今年4月,网络上流传出一段幼儿园老师推搡、踢打孩子的视频,据北京青年报4月21日报道,网上的一段视频显示,一排孩子正在休息,一名老师抓着其中一个小女孩的胳膊提起后猛地放下,小孩后仰躺在床铺上。另一段视频显示,孩子们在上课时一老师突然走到其中一名孩子身后,用脚踢孩子后背。报道称,该视频的涉事幼儿园为红黄蓝幼儿园大红门分园。


根据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当时发布的声明,该公司“已在第一时间成立应急小组,跟踪事态发展,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彻查此事。对于涉事教师要求立即停止工作配合调查”。


红黄蓝教育在该份声明中几次致歉,并称,“对于此次大红门村办委托管理幼儿园暴露出的管理问题,我们一定深刻反思,认真整改,依法处理。”


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9月27日,红黄蓝董事长曹赤民、总裁史燕来、首席财务官魏萍在纽交所早餐会上致辞。  图片来源于红黄蓝教育官网

红黄蓝股价下跌

根据红黄蓝官方网站消息,红黄蓝教育(RYB Education)成立于1998年,目前红黄蓝遍布中国300多个城市,拥有1300多家亲子园和近500家高品质幼儿园,平均每周有近30万孩子及家庭走进红黄蓝,至今已累计为数百万家庭提供专业的学前教育服务及指导。


在北京大学校友网2017年4月发布的一篇对红黄蓝教育总裁史燕来的采访中,史燕来称自己是2000级的北大人,在马克思主义学院学习思想政治教育专业。


对于自己创办红黄蓝教育、从事学前教育事业,史燕来称:“情怀和热爱是必须的。你爱不爱孩子?如果每天看到孩子都觉得很烦闹,工作怎么能做得好呢?”

截至美东时间2017年11月22日16时,红黄蓝股价为26.71美元/股,对比前一交易日下跌3.96%。

但事实上,关于红黄蓝针扎,虐童的相关报道,已经陆陆续续持续了一年之久,今天(11月23日),红黄蓝教育再次被吹上风口浪尖,其实只是红黄蓝教育虐童事件的冰山一角。

 

负面消息并没有阻挡红黄蓝教育的上市步伐。拆解结构我们发现,红黄蓝教育早在2015年,已经由一家海外PE接手;而用了近20年将红蓝黄拉扯大的创始人兼幼教专家史燕来,早在公司上市的时候,已经沦为第三大股东。

 

正如招股书披露风险的第一条就是名誉风险——如今这个局面,也许是红蓝黄教育在一定程度上早已预料的。然而在资本的推动下,走向扩张道路的红黄蓝,也许只能选择沦丧他们的灵魂。

迅速扩张时,是否已经沦丧了做教育的基本伦理与道德?


据i美股此前对红黄蓝ipo的研报分析,目前其拥有80家直营幼儿园分布在23个城市,其中在北京的24家幼儿园全部属于直营,在重庆的10家幼儿园中有9家是直营。这也就意味着,这次丑闻发生的地点不是时常“背锅”的加盟店,而是红黄蓝直接管理的直营店。

 

创始人之一的史燕来在公司上市之时曾表示,目前红黄蓝幼儿园采用直营带加盟的全国发展模式,红黄蓝亲子园是以直营作示范,全国以加盟连锁模式发展。

 

“直营+加盟”的商业模式通常是轻资产,发展成本低,也有助于规模扩张,在短时间内占领更多市场。据中泰研报显示,红黄蓝的直营幼儿园每年新增10-15家,加盟幼儿园每年新增40-50 家;亲子园以加盟模式为主,每年新增100-200家。

 

红黄蓝教育1998年成立于北京,从一家亲子乐园开始起步,2003年以“红黄蓝”为品牌将业务拓展到幼儿园运营。目前已建成覆盖国内30个省级行政区、307个县市乡镇的幼儿教育服务网络,包括80家直营幼儿园、20463名在校幼儿,以及175家加盟幼儿园、8个直营亲子乐园和845个加盟亲子乐园。红黄蓝教育官网上显示,目前尚有724家在建及筹备园所。

 

Frost&Sullivan研究报告称,据2016年营收数据,红黄蓝教育在高度分散的中国幼儿教育市场中份额排名第一,是国内最大的幼儿园及亲子园运营商。

 

目前红黄蓝教育的主要盈利模式便是直营的学费+加盟费。直营幼儿园按月缴纳学费,学费为900元/月-10000 元/月不等;直营亲子园按照参加课程的数量收费。加盟模式下,公司收取加盟费、教师培训等日常服务费,以及与其他商品和服务相关的多种费用。

 

数据显示,红黄蓝教育2016年直营幼儿园学费收入为7320万美元,占总营收的67.5%;2017年上半年直营幼儿园学费收入4620万美元,占总营收的71.8%。由此可见,直营幼儿园运营是红黄蓝教育的核心业务。

 

快速的扩张,带来的是业绩的快速增长。公开信息显示,红黄蓝在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以来,营收增长十分迅速,分别实现了6505.6万美元、8285.8万美元、1.08亿美元和6433.8万美元。同时,其盈利能力也得到了增强,在2014年、2015年,红黄蓝处于亏损状态,盈利分别为-133.6万美元、-129.6万美元,在2016年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588.7万美元。2017年上半年就已经实现了494.8万美元的净利润。

 

此外,“直营+加盟”的商业模式带来的弊病也是显而易见。如何保证加盟商的质量,保证加盟的幼儿园、亲子园的教学质量与服务水平,鼓动加盟商为幼儿园进行升级投资等多重问题。稍有不慎,管理都会从松散变成混乱,乃至给品牌造成不良影响。正如此前吉林红黄蓝的虐童事件中,幼儿园聘用的老师并没有教师资格证。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幼教项目毛利率不到20%,为保障公司的净利率,在师资、管理等方面的投入比重将难以保证。

对于一家企业来说,尤其是关系到孩子问题的,良好的声誉和服务质量是其发展和获得成功的根本,而蒙牛、三鹿、伊利等公司的过往事件无疑提供了惨痛的教训。

 

然而,红黄蓝教育的当家人似乎并没有从过往的事件中吸取教训。

 

当孩子们在幼儿园中遭遇着身心重创之时,红黄蓝教育机构CFO魏萍在前述颁奖典礼上发表了一番关于“资本赋能”的高谈阔论,她声称:“资本毕竟还是给公司更多的资源,但一定不能代表能力,资本本身不等于能力,能力是要用好资本,专注于做对的事,这个才能真正提升公司的能力。抓住了这个本质,提升这方面的能力,一方面这个资本才能真正赋能。另一方面,赋能的结果,对于我们整个教育行业,对于每一个做教育的个体更有价值。”

 

然而,我们不得不对这位CFO提出疑问:对于您执掌的红黄蓝教育来说,所谓的“公司的能力”“做对的事情”是什么呢?难道只是快速扩张、占领市场、赚取盈利,而对孩子们的身心健康不管不顾吗?当您在资本论坛上高谈阔论“资本赋能”之时,是否已经沦丧了做教育的基本伦理与道德?

来源:中国经营报、新华每日电讯、新京报、财新、人民日报海外版)、北京青年报(ID:beijingqingnianbao)、澎湃新闻(ID:thepapernews)环球老虎财经(laohucaijing01)

长按.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