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儿人前为你挡刀,你却转身骂她短命?!

人生总是这么痛苦么?

还是只有小时候是这样?

总是如此

——《这个杀手不太冷》


这是里昂和马蒂尔达的宿命,也可能也是江歌和江秋莲这辈子最好的注脚。



关于江歌案,知乎上有个问题,大概就是:


如果你的好朋友,因为救你被捅了十几刀,不幸身亡。她的妈妈悲痛欲绝,你会怎么做?

1.迅速安慰她妈妈,表示自己就是她妈妈的第二个孩子,同时严惩凶手,报答好朋友的救命之恩。

2.迅速把她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如果她妈妈找上门来,就骂她女儿短命,撇清所有关系。


正常人都会觉得第二个答案估计是连编剧都不敢写的吧,可惜它却真真的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


一、童年生活。


单亲家庭独女江歌从小家庭环境不好,因为是个女孩父亲不要她了,母亲江秋莲与父亲离了婚,同时与外公外婆产生了矛盾,母亲带着她独自出了家门。


江秋莲在那样的夜里也想过不苟活了,但是江歌的一声声“妈妈回家”让她知道世界这头还有牵挂,活下去。


母亲靠给人缝补衣服,开小卖部独立把她抚养大,由于江歌的热爱,江秋莲卖了一套回迁房送她去日本留学,不出意外,她很快就可以毕业工作,回馈母亲回馈社会。实现江秋莲晚年的小确幸“她结婚生娃,我给她带娃。”


二、意外。


2016年的11月3日,因为舍友刘鑫前男友对其纠缠不清,她来到江歌公寓“避难”。据刘鑫所说,她只是去厕所换裤子,听到屋外“阿”的一声,出来要开门门却打不开,猫眼也被血迹模糊,她只好打电话报警。


但是此时江歌已经身中十几刀倒在血泊里,并因抢救无效死亡了,刘鑫在门内安然无恙。


这时江秋莲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意外,由于之前就和江歌通过电话,她知道刘鑫男朋友有过激行为,并有尾随她们,所以她怀疑是刘鑫前男友所为。


她同时不能理解刘鑫为什么不开门让自己的女儿进屋,放任江歌死于自己前男友的刀下自己却置身事外。


当然刘鑫称不知道外面是自己的男友,她说听不清声音,也否认把门反锁而是门打不开了;


可是由于其他证据,这种说辞并未令人信服。譬如据朝日新闻报道,当天傍晚,住在附近的一名70岁老太看见,两女和一男在公寓2楼走廊用中文吵架。之后,三人移动到了公寓一楼入口处,争吵持续了20分钟左右。而且公寓隔音并不好,不可能完全听不清,那可是杀人的声音!


三、江歌已死。


江歌死了,她家里更冷清了,剩下心如死灰的老母亲和孱弱的外婆,往年是三代人一起过春节,可是2017年春节,家里就剩下两个老人家和一张黑白照片。而彼时刘鑫还在朋友圈晒自拍。


母亲江秋莲想知道女儿死亡的真相,她想刘鑫出来指证她的前男友,可是她竟然被刘鑫拉黑了!她开始了寻找刘鑫的旅程,可是她找不到,刘鑫甚至连江歌的葬礼都没有出现。


当然刘鑫说这是日本警方为了保护她而做出的安排,可是她从一开始就忘了,法律不外乎人情,那是为她挡刀的人,她却为劫后余生而窃喜。


四、人肉刘鑫。


2017年5月21日,无奈之下江歌的母亲江秋莲只能“不择手段”在网上曝光了刘鑫及父母的照片、身份证信息、手机号码等,请求网友帮忙找出刘某家住址。


因为对于她来说,她余生的使命已经变为“江歌被谁杀害,为什么被杀害,她必须活下来,找出真相。”


由于被人肉,刘鑫的生活受到极大的影响,她又出现了……


她发微信威胁江歌妈妈,“你不撤回(网上的信息),我不会去作证,我给你一天时间”

更难以想象的事刘鑫妈妈还在电话里吼:“你闺女叫人家杀了,你去找杀人犯,别找着俺!是她命短!”

小编其实也不赞同网络暴力,但是人命关天,一个丧独的老人,你还要她跟你讲仁义理信,她的女儿都过命给你了,你父母还要笑她女儿短命……

这是我看过最敢写的剧本了,它践踏人性。


虽然事后刘鑫表示这是因为自己家人的生活受到了影响所说的“气话”,但是心里的口子一开,即使愈合了也是会留疤的。


五、凶手落网。


日本警方终于抓捕了刘鑫的男友,杀人凶手陈世峰。因中日两国无罪犯引渡条约,案件将于2017年12月在东京开庭审判。但日本法律杀害一人,很难判处死刑。


所以江秋莲准备卖了她仅剩一套房子打官司,上诉申请判处陈世峰死刑。


刘鑫亦走到前台接受了采访。


面对江歌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刘鑫固然在镜头前道歉了,可她也认为:


他们全家都很无辜。

被人肉之后,他们生活都受了影响,一直“忍气吞声”,都不能随便出门了……


我不否认,在法律意义上刘鑫也是个受害者,但是江歌为此付出的是一条命和整一个家庭的幸福啊,要比无辜谁比谁更无辜吗?


再说如果刘鑫早一点介入这件事,并且说出真相,事情何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人家朋友都为你两肋插刀了,你怎忍心插她两刀呢?


我们有时候迫于环境和条件,无法做善人好人,但也不能做恶人。


江歌死了,江秋莲和刘鑫还活着。


今天博主徐静波称自己看过了江歌一案的宗卷,他称:因为涉及守秘义务,我目前还无法透露细节内容,但是,在整个案件,尤其是江歌被害过程中,刘鑫是负有很大责任的。


我想无论刘鑫最后在法律的意义上是否有罪,但她在人心中始终是“有罪”的,余生也只能负罪前行。


而江秋莲呢?她说过“如果不是为了给江歌讨一个说法,我一定早已经随江歌而去。”如若此事落幕,余生又该怎么过?


人生实艰,但也只能活下去。

作者:西西,曾想仗剑走天涯,现弄屎尿襁褓中。闺中戏谈天下事,想听请关注西太后说(cci-show)

21早新闻热文推荐


其它小伙伴


21财经搜索

ID:www-21so-com

长按并识别关注



21财经搜索:迅速拨开冗杂信息的迷雾,聚焦财经热点,传递有效的财经信息,让您在这里读懂财经,玩转财富圈。

金评媒

ID:jpman21

长按并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