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 美国经济增速3.5%-4%几乎不可能实现

核心提示:他称,很多人一见面就问他,今年美联储会加几次息,两次还是三次?“我说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美联储已经进入加息的上升通道,利率只会往上走,不会往下走,这决定了所有债券市场的价格,这个最关键。”他认为,加息一次还是两次只是微妙的变化,质的变化是利率开始上升了。

从IMF副总裁职位上回国的朱民,已转身成为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的院长。2月19日下午,在“CMRC中国经济观察”第48次季度报告会上,他发表题为“低迷、变局和拐点”的演讲,分析全球经济走势。

他认为,2017年全球经济会处于低位运行状态,这是由全球金融危机后的大趋势决定的。而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和实施存在许多不确定,实施过程中会有很多波动,而美国经济金融走势是全球最大的不确定性来源。

他还认为,全球经济政策和政治正在进入拐点。货币政策从零走上升息的阶段,这是个拐点;由货币政策走向财政政策转变,是个政策拐点;因为收入分配的恶化,民粹主义的上升,全球政治格局的恶化这也是一个拐点。所以,他认为,政策风险和利率、汇率风险会是2017年主要的风险,“金融市场波动加大是必然的”。

针对特朗普试图采取的紧货币政策,扩张的财政政策,减税以及贸易保护等措施以促使美国年度经济增长达3.5%到4%,但朱民认为这几乎不可能实现。

究其原因主要是两点:第一,特朗普说的很多事也反映了美国实际的需要,但没有人知道这个事情怎么做,他没有细节,他没有团队。第二,他的组合政策的协调一致是非常困难的,技术上不是那么容易。

他分析了特朗普政策框架中的矛盾之处。“美元走强虽有利于资本流入,但美元走强对于利率的影响、对整个出口的影响是负的。同时减税以及加大对基建的投资很可能会像2008年一样导致美国出现双赤字,在双赤字的情况下美元会从政策主导的走强变成走向市场主导的走弱。”他认为,在这个过程里,特朗普要管好财政赤字,管好经常账户赤字,美元不能走强,又不能走弱。这是个难题,所以这也会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

他称,很多人一见面就问他,今年美联储会加几次息,两次还是三次?“我说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美联储已经进入加息的上升通道,利率只会往上走,不会往下走,这决定了所有债券市场的价格,这个最关键。”他认为,加息一次还是两次只是微妙的变化,质的变化是利率开始上升了。

(编辑:谭翊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