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新机遇,大咖热议企业如何走出去、把握投资机会

核心提示:2017年12月16日,由中国商业报道领导者21世纪经济报道发起主办,深圳国际交流合作基金会联合主办的“2017亚洲产业与资...

2017年12月16日,由中国商业报道领导者21世纪经济报道发起主办,深圳国际交流合作基金会联合主办的“2017亚洲产业与资本峰会”在深圳隆重召开,峰会主题为“新时代·新动能·新机遇”。

在本次峰会的圆桌对话《“一带一路”新机遇:多方互享共赢开放格局》环节,对话主持前海股权交易中心研究所所长孙菲菲,以及对话嘉宾深圳大学党委副书记、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发展(深圳)研究院院长陶一桃、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总经理兼任董事会秘书王洪波、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戚耀明、深圳前海坤润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总裁蒋冠、永柏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合伙人黄岩、世界一家基金理事会副会长、中伦文德胡百全(前海)联营律师事务所主任程海群,围绕“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机遇与挑战、企业该如何走出去、把握投资机遇等话题展开了一场头脑风暴。

△现场图

以下嘉宾观点精选:

  • 深圳大学陶一桃介绍“一带一路”高校联盟:与百余所大学建立学分互认机制

深圳大学党委副书记、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发展(深圳)研究院院长陶一桃表示,半个月前,深圳大学“一带一路”国际发展研究院与14所大学签署“一带一路”高校联盟,签约学校主要来自中亚、中东欧以及南亚。该大学联盟的主要目的是为双方学生提供一个学习交换的机会,建立学分交换机制。比如深圳大学学生可以到莫斯科大学上学,毕业后可以拿到深圳大学和莫斯科大学两所大学的文凭。“目前深圳大学已经和160所大学建立了学分互认机制。”

陶一桃补充道,该大学联盟面向全国甚至全球开放,除了国内的大学,“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甚至还有部分非“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亦积极加盟。“我们希望促进双方教育的沟通和往来,以开拓教育国际化的市场。同时还有这样的一个想法——本质上,‘一带一路’需要也应该培养下一代人接收和认知国际大区域概念的文化,通过教育与国际融合,减少文化认知的障碍。”

对于“一带一路”走出去,陶一桃亦给出了自己的见解,她强调:“从理论上来讲,资本是跟着利润走的,哪里利润回报高,资本往哪里走。但是‘一带一路’本身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投资而是一个国家倡议,我们应该立于国家大格局中去思考,而不是企业就随心所欲。

  • 泸州老窖王洪波:文化先行、品牌引领,用白酒文化让世界品位中国

一带一路”倡议是新形势下,中国深入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贡献的中国方案。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总经理兼任董事会秘书王洪波表示感受颇深:“作为白酒企业,我们最深刻的感受是中国的白酒已飘香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主动要求代理泸州老窖产品的人络绎不绝。我认为是‘一带一路’给我们敞开了窗户,搭建了舞台,让中国企业能够展示自己。”

王洪波指出,白酒不仅仅是简单的消费品,更是文化产品和情感产品,这与中国深厚长远的白酒文化密切相关。基于此,泸州老窖在推行海外战略时一个基本原则便是:文化先行,品牌引领。“前有张艺谋通过电影、谭盾通过音乐让世界品位中国,现有泸州老窖用中国白酒文化让世界品位中国。”

王洪波谈及“一带一路”走出去时强调:“企业到国外投资,需要综合考虑消费群体、消费习惯、市场容量、税收等问题。”以俄罗斯为例,俄罗斯人口约1.4亿,人均烈酒消费量大约15升每年,但是当地存在较强的贸易壁垒,中国白酒在俄罗斯是作为特殊商品销售,税收比一般产品高。“因此,泸州老窖正在考虑可否通过投资并购在税收做一下筹划工作,另外投资建厂的便利性等都是需要综合考虑到的。”王洪波补充道。

尽管如此,王洪波对于“一带一路”发展前景非常看好,“我相信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中国白酒一定能走向世界,这背后体现的是文化自信。目前中国白酒占世界烈酒产量的1/3,消费份额尚不足世界烈酒份额的1%,发展空间巨大。我相信,随中国的白酒一定会跟随‘一带一路’倡议飘香世界!”

  • 白云机场董秘戚耀明:“一带一路”在哪里开拓市场,航班就该开到哪儿

广州白云机场是国内三大航空枢纽之一,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戚耀明介绍称,目前广州白云机场旅客吞吐量大约为全球第12名,今年在粤港澳大湾区助力下,预计白云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将超过2亿人次,直指世界第1名。这同时也反映出粤港澳大湾区的经济繁荣程度。其次,今年白云机场国际旅客超过1600万,中转旅客占比约12%,此前这块占比较低。“我认为,机场要做大,一定要中转旅客这块业务做起来。”

推进“一带一路”倡议过程中,投资、旅游、教育、贸易等领域都离不开航班的互联互通。戚耀明表示,“‘一带一路’在哪里开拓市场,航班就该开到哪儿。开航线不仅仅看哪里的旅客多,更重要的是与‘一带一路’倡议结合,看市场方向、投资方向在哪里,那航线就开到哪里。”

对于“一带一路”未来发展,戚耀明从航权问题出发提出了三点期待:

第一,希望政府进一步加强对航权的谈判,逐步开放广州、深圳、珠海三个机场。

第二,建议成立“一带一路”民航专项基金,扶持收益不好的航线与航段。航空公司有考核,收益不佳的航线自然停飞,缺乏扶持很可能难以为继。从“一带一路”倡议的长期发展考量,部分航线对于促进与沿线国家的贸易合作具积极作用。

第三,希望进一步改善通关条件。目前香港机场70%的货来自珠三角,白云机场如今做同城联运从A到B再到C,在B点需要出关,而不能把货物直接挂到最后的航点。

  • 前海坤润总裁蒋冠:看好战略新兴产业领域投资机会

从财经角度出发,深圳前海坤润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总裁蒋冠表示,“‘一带一路’和我们的平常工作密切相关,首先一个是人民币国际化,其次是产业层面的双向合作,尤其在战略新兴产业领域,再者是资本市场的深化合作。”

从股权投资基金的机会来看,蒋冠分析认为,目前中国整个产业正处于全面的提升期,发展势头良好,大约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端左右。前海坤润聚焦于战略新兴产业的投资以及科技成果转化,这方面与国家安全自主可控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层面有关联。

展望全球,蒋冠指出,“北美欧洲的高新技术产业会成为我们与上端双向互补的过程的一换,双向互补意味着我们有大量的机会在技术来源和技术成果转化层面进行引进。如此既能不足我国在这方面的短板,又能为全球贡献我们的产能。”

其中“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蒋冠认为,“我们应该关注到,未来全球战略新兴产业的高端研究院将落地中国,带着项目和愿景。因此,我们需要一整套转化科技成果的资本服务能力。比如我们的股权交易中心便是放于全国都独具亮点的平台之一。”

此外,蒋冠指出,国家发改委在2016年6月份、12月份出台了科技成果转化的行动实施方案,“结合国家政策,我们可以往战略新兴产业、股权创投方向寻找投资机会,首先要跟随国家资本市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的部署,加上我们对研究的落实、资本服务能力,在北美、欧洲、东南亚市场,我们会发现大量的与市场合作的投资机会。”

蒋冠对于“一带一路”的长远发展表示非常乐观,同时也提出了一个期望:“国家在对外进行阶段性互补的同时,应该也注意到了国内的沿海发达地区和内陆地区存在的落差,希望从长远的角度出发,让‘一带一路’整体内外一体有一个相互促进、优势互补、吸收辐射的循环。”

  • 永柏资本控股集团黄岩:人才问题是中国企业走出去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除了央企等,越来越多科技创新型企业也开始将目光转向“一带一路”,关注海外投资机会。

永柏资本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大型投资控股公司,黄岩表示,公司在境内外都有布局,投资了非常多高科技企业。他发现这些企业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有意识地借助“一带一路”,主动走出去;一类仍比较懵懂,主攻国内市场。

黄岩介绍道:“前者比如永柏资本投资的摩拜,现在永柏资本也是摩拜的董事。前阵子我邀请国内部分企业家前往捷克做演讲,尽管时间仓促,仍有七八家企业委托我在捷克寻找投资机会,其中包括摩拜。摩拜委托我能不能拜会当地政府领导,后来我去见了捷克的市长。而后者则会觉得国外市场和自己毫无关系。我认为,一方面是他们不了解‘一带一路’的政策和机遇;另一方面是缺乏渠道去接触资源。”

对于企业走出去,黄岩强调:“企业走出去不仅仅需要去投资、做市场布局,还需要关注当地政策、文化、专利问题等等,在海外可不能因为专利被人打官司!”

黄岩还特别提及人才问题:“部分企业和我们交流的时候都表示,缺乏既懂得高科技产品技术,又懂海外销售、市场推广、政策把握的人才。我觉得这可能是中国企业走出去会碰到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另外,黄岩还提出,每个企业应该对产品特色作分析,比如部分企业在东南亚或南美发展,这些区域医疗设备发展缓慢,存在需求,如果企业产品比较好,也有销售需求,那么可以将企业与当地市场的契合程度做一些准备。“这点每个企业不同。”

最后,黄岩提出建议:“希望政府可以更多地开放人民币基金对外的投资。目前越来越多人民币基金希望投资海外企业,有的是投资收购海外企业的研究机构,有的是并购了海外优秀企业,业内存在不少优秀案例。希望大家相信资本的力量和眼光,一定能助力中国经济发展!”

  • 程海群总结企业走出去法律风险三部曲:一定要做好事前防范工作

作为法律人士,世界一家基金理事会副会长、中伦文德胡百全(前海)联营律师事务所主任程海群特别强调,企业家在关注到“一带一路”机遇的同时,需要更关注风险控制。

程海群指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为发展中国家,法律制度可能不是那么完备,政权体系也可能不是那么稳定,当地人文风俗各有不同,宗教冲突也时有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企业走出去更应注意加强风险意识,需要更加谨慎小心。

中国企业走出去法律风险三部曲,程海群总结为:事前、事中、事后。

事前——做好风险识别,了解当地文化。尤其法律制度层面上,当地哪些生意可以做,哪些不能等。

事中——做好风险控制,即企业投资后该如何管理。不少国家在管理方面有特殊规定,比如规定企业在该国必须有多少当地员工。

事后——主要指救急工作,简单说就是进行涉外争端解决。

“事前的防范比事后更加重要,企业家走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在前做好事前的防范。”程海群如是说。

(编辑:李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