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分钟全英文演讲,陈云贤联袂诺奖得主解读湾区经济

核心提示:11月21日,“世界湾区 全球对话”2017湾区经济发展国际论坛(以下简称“论坛”)在广东金融高新区举行,诺贝尔奖获得...

11月21日,“世界湾区 全球对话”2017湾区经济发展国际论坛(以下简称“论坛”)在广东金融高新区举行,诺贝尔奖获得者Sargent领衔,美国、英国、瑞典等国际顶尖专家学者、金融专家、世界500强企业代表齐聚千灯湖畔,共论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发展之道。

为期一天的论坛中,共有4场主题演讲、1场高端圆桌对话、2场论坛。在上午的主题演讲中,广东省人民政府党组成员陈云贤带来主题为《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新格局 新引领》的30分钟全英文演讲。

他提出“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才是成熟的市场经济”,并简单阐述了如何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找到新格局和新引擎。

广东省人民政府党组成员陈云贤。南方+记者戴嘉信摄

☞以下是陈云贤主题演讲的实录整理

刚才的致辞代表广东省人民政府,现在的演讲,我以北京大学教授、也是广东财经大学教授的身份来做演讲,代表我个人。刚才纽约大学萨金特教授演讲的课题,与我的演讲可以称为上下部,前面研究基本争议理论的问题,然后延伸到实际的推动,刚好有一个上下的对话,所以请原谅我用英文演讲,以取得跟萨金特教授的对话和实现讨论的延续性。

我今天的主题是想跟大家介绍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分四个部分。

第一,资源配置和资源生成。萨金特教授也讲过,所有经济发展都要讲配置,但是我们很少去探讨新的资源怎么样生成;

第二,很多人都介绍市场经济的概念。我自己的观点,我们要重视传统市场经济和当代市场结构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

第三,什么是有效市场,什么是有为政府;

第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2017湾区经济发展国际论坛会场。南方+记者戴嘉信摄

首先,萨金特教授讲到亚当斯密的书,第一本书1759年的《道德情操论》,当时他36岁。刚刚萨金特教授也提到这本书,他说这本书里面也出现了“看不见的手”的概念,他注重个人的行为,也促进了市场“看不见的手”的概念。

第二本,《国富论》这本书,也是提到了“看不见的手”概念,讲到企业看不见的手的作用,这是促成竞争的因素。亚当斯密在53岁时写成《国富论》,他在67岁的时候,想写第三本书,这本书讨论的是政府职能和政府行为。但是他没写成这本书就去世了,当时很多材料被销毁了。但是我们知道,他第三本书想提的重点是政府的职能。

政府职能,在亚当斯密《国富论》中有提到,他讲基础设施的功能,像港口、机场对于政府供应的一部分,其实是有讲到政府的职能。

经济学从亚当斯密的思潮暂时搁置。在19世纪,在一战的时候,凯恩斯参与英国财政部,在财政部怎么样做好军需供应的问题,提出了不少见解。1919年,凯恩斯写成了一本书《合约的经济后果》。他其实在批评英国政府战后的经济赔偿索取行为。

在1936年,凯恩斯发表了另外一本书《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大家知道这本书在出版之前,1931年凯恩斯去到美国的芝加哥大学,在那里他当了半年的教授。在1934年凯恩斯见到了罗斯福总统,向他推广新的思想。之后罗斯福新政的做法,很多都是来自凯恩斯经济学的贡献。

他的主要思想认为,基础设施投资能解决很多经济大萧条所带来的影响。这是凯恩斯在经济学方面的实践贡献。对于美国解决经济大萧条问题来说,是重要的解决方式,也使得经济能够实现上涨,推动就业率。同时他也推广使用相关的货币政策,促进需求,推动政府以及国家的经济发展。他当时提出的观点通过罗斯福新政实现美国经济迅速的恢复。但理论层面来说,其并没有太多的新鲜理论元素,注入亚当斯密的关于基础设施是政府公共产品的经济理论之中。

区域资源分三种,需思考资源的配置与资源的生成问题

回到现实,我们讲到佛山、珠三角地区。区域资源分为三种:

一种是可经营性资源;

第二种是非经营性资源,这属于政府的公共产品;

第三种是准经营性资源。我们可以把它看成城市资源,比如基础设施:铁路、轻轨、机场、港口、码头、高速公路,等等,这些资源为什么叫准经营性资源呢?因为它不属于工业资源,也不属于政府的公共产品范畴,它们属城市经济,介于上述二者之中。在城市经济建设发展中,政府不仅仅是做协调、监管,也要成为竞争者,推动经济发展。

所以我觉得在现实当中,有三类这种不同的资源,我们不仅仅要思考现有资源的配置,也要思考一些新资源的生成问题。包括从经济学角度去思考以后可能形成的太空资源的使用问题。

现代市场体系有六个关键部分

我们都讲到市场化的经济,市场化的行为。我们不仅仅是讲到市场经济,同时最重要的是现代市场经济结构,这一点我们要重点关注。根据西方经济学的市场理论,他们认为这里有三部分,政府只是负责提供公共产品;剩下的就是市场,市场使用看不见的手来推动经济发展;第三,社会范畴,比如宗教等。根据西方经济学的理论,这三个部分是互为独立的部分,同时他们认为政府职能单一,只是提供公共产品而已。

传统市场体系内只有四个部分。现代市场体系有六个关键部分:市场要素体系、市场组织体系、市场法制体系、市场监管体系、市场环境体系、市场基础设施体系。

基础设施体系包括硬件的设施,也包括了软性基础设施体系,比如行业的国际通用准则。

我们看一下美国的历史,美国市场体系变成现代化并不是一夜促成的。我们都知道,美国1774年建国,到1890年,其实美国市场只主要包含两部分:要素和组织,其他的没有。一直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美国慢慢稳定下来。

刚才萨金特教授也提到,1890年到1924年,反托拉斯法案开始慢慢生效。从上世纪80年代到上世纪90年代,社会信用系统发展。现在我们想到美国,就会觉得其是一个经济强国。但是他们的市场发展也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逐步慢慢形成现代市场经济体系的。

我们为什么要谈到这些话题呢?因为我们一旦讲到经济状况,就必须要考虑市场体系六个方面,只有满足市场体系六个方面,才隶属于现代市场体系。这是我的第二个观点。

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才是成熟的市场经济

第三个观点,当我们在讲经济的时候,我们不仅仅要考虑有效市场,我们还需要考虑有为政府,以及有为政府的功能。

什么叫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

刚才已经讲到,在不同国家、区域一些资源配置问题。我们可以讲有三类资源配置:一类是非经营性资源,我们把它叫做民生经济。政府的功能,就是配置这些非经营性资源或者民生经济,政府要保持公平公正,提高基本的托底,这样才能够有效提升资源利用。

而对于第二类可经营性资源,也就是我们讲的产业经济,政府要规划、引领,并且监管。我们不过多干预,但是我们要做监管和调节。

第三类资源,即准经营性资源,我认为是最重要的,也就是现在的主题,城市经济、城市资源。对这一类资源,政府不仅仅是要调配监督,同时政府也应该是竞争的参与者,要和不同的跨国企业一样参与竞争。

政府对于三类不同的资源有不同的配置功能,这三类并不是互相矛盾的,之前我们也提到产业经济,这需要有市场看不见的手来引导,政府主要是引导、规划、调节。政府不应该过多干预、压抑,应该尽力提供良好的环境。

第三类城市经济、准经营性资源,如果我们还是用亚当斯密的思想,基础设施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公共产品。我认为对现社会基础设施的概念并不完全对应亚当斯密的观点。就我的观点,城市经济需要产生一些新的社会资源,新的地区和国家甚至全球性的资源,我们必须要重新思考这些城市资源的生成和配置问题。谁是主要的竞争者,政府、企业还是跨国主体,我想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要考虑政府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这才是我们讲的有为政府。

刚才我也讲到市场,如果有一个有效的市场包含六大元素,如果我们考虑刚刚讲的六大元素,不仅仅是讲商品,也是针对市场里面的实体,包括基础设施、整个社会信用体系。如果包含了所有这些现代有效市场,我们就必须要把它跟一个有为的政府结合在一起。只有“有为政府+有效市场”,我们才能形成成熟的市场经济。

当我们在讲到经济的时候,在讲到市场的时候,我们必须要考虑成熟市场经济,有成熟的市场经济,我们就要考虑两大构成要素,分别是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而有效市场下面又有六个不同的要素。有为政府要去管理调配三种不同的资源,只有三种资源被有效调用,六大市场元素能结合,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新引擎

第四点,我想讲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到底我们要形成什么样的新格局,什么样的新引擎。我们还是要回归到现实,因为广东离香港、澳门近,以前海、横琴、南沙自贸区为基础,一旦讲到大湾区,就必须提到建立自贸区,这是基础,这个基础能够帮我们连接香港和澳门。

在此之后,我们要做进一步规划。

先做总体规划;

第二步使具体城市功能相互互补;

第三,考虑三地之间的互联互通,包括基础设施、交通、海港、空港以及各种轻轨交通,这是硬件,同时还有软件的互联互通;

第四,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不仅仅是服务贸易,还应该服务航运、科技、产业等实体经济。我们金融服务应该能够帮助实体经济进一步发展;

最后,要考虑粤港澳大湾区社会公共事业发展,比如旅游业、卫生、教育、文化、监管等。

如果我们要去建构大湾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我们就要考虑若干种不同的驱动力,我们要找到关键的经济发展动力,在我自己看来,最重要的新引擎就是基础设施投资。我们要继续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建设。

投资是新引擎;创新是新引擎;同时也要构建规则新引擎;才能有效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科学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