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丨潘石屹谈与张欣初次见面、与孩子相处之道

核心提示:日前,SOHO中国(00410.HK)上海SOHO天山广场正式开幕,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以下简称“老潘”)、首席执行官张欣共同...

日前,SOHO中国(00410.HK)上海SOHO天山广场正式开幕,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以下简称“老潘”)、首席执行官张欣共同出席亮灯仪式,为新项目站台。

14年经典访谈节目《可凡倾听》也作为开幕盛典中的重头戏走进了SOHO天山广场。这是《可凡倾听》首次打破零观众模式,邀请超过500名观众现场聆听曹可凡(以下简称“可凡”)对谈老潘,目睹此次语言与思想的碰撞。

在对谈现场,老潘与大家分享了他的“改变与坚持”。从西北的小山村走到北京上海,老潘坦言,时代和人这两个关键因素改变了他的人生。恢复高考、辞职下海、结识创业伙伴、遇到人生伴侣,每一个命运节点都曾一次次改写着他的生命轨迹。

在聊到与张欣的婚姻结合,老潘还大方阐释了他的爱情观:“心里面想着对方,不愿意离开,这就是爱,这是我比较粗浅的理解。”

整场对谈不设防,现场持续高能。

以下为可凡与老潘部分对话实录:

可凡:您和您太太两人的结合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你们的文化背景、生活、成长经历都完全不一样,用世俗的观念来说,张欣女士属于高大上,您是揣着老玉米的土老帽。你们这两人怎么会走到一块去呢?这是件非常奇妙的事,也非常美好。

老潘:啊……这个……怎么说呢,对于我来说,这一生压力还是很大的,太太不断地高标准、严要求,要让我进步。我的起点比较低,所以还是比较辛苦的。所以我常常想,我的儿子们要结婚的时候,要选择女朋友的时候,选择妻子的时候,不要选择太强的,是吧,太强的话会特别辛苦。

可凡:您是有后悔的意思吗?

老潘:没有,后悔倒没有,这一辈子都过来了。

可凡:我特别想知道你跟张欣见面第一眼的时候,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当中,你们彼此都给对方留下一个什么样的印象?先来说一下,你们两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当中见到的?

老潘:这个第一面……你这问题问得很犀利,这话我还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其实我跟张欣见第一面的时候,是在我和我跟我另外一个女朋友约会的时候见的。(现场笑声、掌声不断)

可凡:难怪不能随便说!那我再问一下,就是你跟张欣见面的时候,你是跟另外一个女朋友(约会),这个女朋友是你人生当中的第几个女朋友?

老潘:这个…..这不好数是吧?

可凡:也就是说挺多是吧?说一个大概吧,三五知己当中吧算是?

老潘:额……肯定是超过第五个。

可凡:潘总还挺忙活的。能描述一下当时什么样的状况吗?

老潘:当时我记得在吃面条,我和我女朋友坐一起,结果张维迎带过来一个女孩子,我一看这女孩子长得……不一样,我就跟张维迎说,咱们坐一起吃行吗?张维迎说可以啊,坐一起吃吧,我们就四个人坐一起吃,过了一会,冯仑也过来了,我们就5个人坐在一起吃。

坐在一起吃,我就看着面前两个女的,我想了想,后来这个女的,应该是我的老婆。

可凡:当时跟你一块吃的女朋友,后来有没有跟你说过,她当时有没有发现你的眼神当中出现了一些所谓微妙的变化?

老潘:没有,很快就分开了,就再也找不着了,也不知道到哪去了。

可凡:你可以学一下薛之谦,跟十年前的恋人重新告白一下。张欣有没有跟你说,当年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她是一个什么印象?

老潘:好像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最有意思的是,她在英国有一个很特别好的朋友,参加不了我们的婚礼,就打发她妹妹来参加婚礼,并一定要她妹妹看一看姐夫长什么样子。我们当时从来没见过,也没有视频。

结果她妹妹参加完婚礼后回去跟她姐姐说,这个姐夫没有花香、没有树高、只是一棵无名的小草。

可凡:真没想到无名的小草,如今居然会长成参天大树。

老潘:还是一颗无名的小草。

可凡:有价值,因为现在草都比较贵,比如说冬虫夏草。不能请以小看这个草啊。我特别想问一下,象张欣这样优秀的女性,又有非常好的学历背景,长得又漂亮,能力又强,你靠什么绝招能把她忽悠上的?

老潘:也没有使什么招,我觉得认识3、4天的时候,我们就琢磨着要结婚了,所以整个时间也比较短。

可凡:所以乘人家懵的时候直接杀到主题?

老潘:对。我呢,做什么都比较快。

可凡:所以孩子也生了三个。我特别想再问你一个问题,一般来说,夫妻之间就像上下牙齿,总是会有打架的时候,那一般来说夫妻之间都有各自的事情,在不同的单位,有一半的时间不会闹矛盾,除了生活当中。那你们生活当中是伴侣,工作当中是拍档,所以增加矛盾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你们之间有没有因为生活、工作各种不同原因的夹杂,特别大的冲突。

老潘:太多了,尤其是我们刚结婚1年半的时间吧,矛盾特别多。最多的一次,张欣决定要离开,她就走,要回英国去,她基本上看见所有的东西都不好。

可凡:她主要对您哪方面不满意?

老潘:各个方面,穿衣、吃饭、说话,对问题的看法、工作的方式,都不满意。

可凡:我们先来说一下,为什么对你穿衣不满意呢?

老潘:穿衣呢,我觉得她是穿西服要穿黑色的,我有次穿一个藕荷色的西服,系一个绿颜色的领带,她说这不行的。我说这不挺好的,人人都穿黑颜色的西服,多难看。

可凡:您为什么喜欢穿一个藕荷色西服,配一个绿色领带?

老潘:我觉得人嘛,(总是)差一些东西,尤其是审美观方面的,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

可凡:那为什么吃饭不满意呢?吃东西不一样?

老潘:吃饭的话是一个大事情,其实人嘛,夫妻之间不满意常常是吃饭的姿势、刀叉的使用、喝汤有没声音,这是大事情,不是小事情。我记得最激烈的一次是,她要分开了,我说去送你吧,我就开着车,从西边往飞机场走,结果走了一半,又吵起架来了,她说停车,下了,她就坐了个出租车就走了。

这一次我们大概分开了一个月时间。一个月之后,我想这次婚姻要失败了。

可凡:后来呢是什么样的缘故,让你能够求大同、存小异,是你改变得比较多呢,还是张欣改变比较多?

老潘:其实这一次大的分开,一个月时间都没有书信往来,我觉得分开的话,有没有一个大的变化,最重要的是心里面有没有爱,我觉得这一个月内,我还是天天想、想着她,想着她一切,特别强烈。

可凡:您心里觉得什么叫做真正的爱?所谓的爱?

老潘:就是心里面想着对方,不愿意离开,这就是爱。我这人对爱的理解比较粗浅,(面向嘉宾)他们都专家。

可凡:那在工作当中,你们之间对某一个事情的处置,有不同看法的时候,通常谁听谁的,谁会修正自己的立场和问题?

老潘:其实一开始我们的冲突都是小的,要她来听我的,互相之间妥协。一直到我们结婚一段时间,相互之间磨合一段时间之后,听谁的不重要,谁对才重要,其实人嘛最大的矛盾,就是总认为我是对的你呢是错的,这样永远是落不到家的。

可凡:潘总嘛,事业有成,尤其是北方男人,都很有自尊心,哪怕使这件事我做得不对,我心里是这样想的,我嘴上永远不说,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老潘:会认错,刚结婚那几年时间,比较固执,不会认错,我现在知道错了,没什么面子,马上认个错。

可凡:你觉得今天事业取得这么大成功,太太在你整个事业的轨迹当中,你觉得作出最大的贡献是什么?我相信每个人在企业内部,张欣与你会承担不一样的责任,张欣对企业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老潘:我觉得这个就是两个人结合起来,再加上身边的朋友,一起创办这个事业,就是这份事业有了今天的成果,是离不开张欣的,离开她的话,可能今天的成果是零,反过来的话,离开我,也可能是零,所以只有两个人结合起来,才形成今天这个事业。

可凡:潘总虽然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企业家,可是他自己的家庭也投入很大精力,其实您在家里和孩子一起成长,是否也有这样的经历?

老潘:对,当我们有了孩子以后,张欣就给我定一个计划,星期五之后,一直到星期一上班,必须待在家。我们一般就到长城脚下公社去,这个时候我们就避开了很多应酬,没完没了的事情。这对家庭生活非常好。

其实一开始我也适应不了,我记得一开始给我定计划的时候,每个星期五要回去,在家里要健身、做饭、陪着小孩玩,完全适应不了。

我记得我跟一个朋友有一次谈话,他说周末你怎么安排的?我就说我的周末时间怎么安排,他就问了一句你戴不戴手铐呢,我说带什么手铐呢?他说这不跟坐监狱一样吗?

实际上后来就慢慢就适应了。我觉得对家庭建设还是很有好处的。

可凡:你在家和孩子聊什么?特别是孩子慢慢成长,慢慢形成自己人生观和世界观的时候,跟他们聊些什么呢?

老潘:一开始聊小时候的故事,我觉得我成长的年龄和他们成长的年龄差不多,能够聊一聊。他们小的时候还愿意听,稍微大一点就反感了,就不听了。我就顺着他们的思维,他们喜欢听什么问题,我就聊什么。

可凡:孩子们会有什么问题请教您呢?遇到人生的困惑,遇到生活当中有趣的事情合您分享?

老潘:没什么请教我的,都是和我抢。小孩到了17、18岁的时候,特别愿意讲,什么哲学史、艺术史,讲得我还听不懂,赶紧拿着本子查一查,别显得我太无知了。

可凡:在孩子成长过程当中,你是什么类型得家长?有的家长对孩子的成绩要求特别严格,有一些可能就会比较放松,让他们在一个比较放松的状态中成长,您是偏严还是偏松?

老潘:在我们家,妈妈偏严,我是偏松。我们两的分工就那样。

可凡:其实你对自己是一个要求很严的人,每天很早起来写书,为什么写书对你那么重要?

老潘:我觉得人哪总要有目标,就是你有一个生意的目标也有一个思想的目标,其实写书的目标制定,就是可以把自己的思想整理一下,写出来别人喜不喜欢看是次要,关键是对自己有一个交代。

可凡:对你来说,知天命的年龄,有些什么样的变化?未来你想创造什么样的事业或者业绩?

老潘:对我来说,最大的感受就是世界变化太快了,我记得十年前,有一个美国人做了个节目叫学徒,他来中国做节目,选中了我,拉了一个赞助是法国的品牌,当时我没看上这个节目,没有做。结果十年之后,这个人做了美国总统,我却还是一个开发商。

可凡:你想什么时候退休?

老潘:60岁。

可凡:用一句话来对自己做个评价? 

老潘:我潘石屹没有树高、没有花香,只是一棵无名的小草,可是赶上这样一个好的时代,我这棵草长得像树一样,这就是我对我的评价。

(编辑:陈东球)